林楚並未阻攔林止,比起進宮,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待林止離開後,她先將自己舒舒服服泡在水中後,才意味深長朝房梁上看了一眼。

“出來吧。”

“少主,您可算回來了。”

一條黑影夾雜著女子木然的聲音傳來,略帶了幾分忐忑。那人停在她身後一丈處,再不上前。

“離我這麼遠,我會吃人麼?”

她聲音才落,忽聽身後傳來一聲啜泣。

林楚瞪大雙眼,猛然回首瞧著一丈外冷豔的女子,如同見了鬼。

“婉言,你竟然會哭?”林楚大奇:“我是冇有睡醒麼?”

婉言被她調侃,麵龐紅了一紅,眼淚便再落不下來。

“少主,您是……原諒我了麼?”

她自小在林楚身邊伺候,幼時曾同吃同住。她曾親眼見證了林楚從一個軟嫩可愛的小粉糰子,一步步變成今日遊走於權力巔峰的少主。

她對林楚的感情,早超越了主仆。

林楚與她,是主子,更是個讓她心疼的妹妹。

正因為如此,她不能讓林楚受到丁點傷害。纔會糊塗的與大掌櫃一道算計了她一次,希望她遠離紛亂的上京,回到天域。

那一次,婉言瞧見了林楚對她露出冷淡如霜的目光。

她知道,少主是真的生氣了。

她以為,她徹底失去了在少主身邊伺候的機會。今日聽到密探說少主回城,她便想著遠遠看她一眼,確定她完好就回千機閣去。

她儘量放緩腳步,又用了閉息術。卻還是……被少主察覺。

“走近點。”林楚蹙眉瞧著她:“離我那麼遠看你還得仰著頭,累。”

婉言勾唇:“好。”

她在林楚身側跪坐下來:“少主,百裡淵在您離京之後所接觸到的人,我都記錄下來了。”

林楚瞧著她,扯唇笑:“你記這個乾什麼?”

婉言正色:“我覺得有用。”

婉言自袖帶中取出個小匣子遞給林楚,裡麵裝著巴掌大一本小冊子。

林楚隨手翻開,一目十行的看完,不由唏噓:“百裡黨羽,竟如此龐大!”

這個天下能讓她震驚的事情不多,這算一樁。

林楚曾以為,老爹林首輔擁有足夠與百裡淵抗衡的資本。但,瞧見婉言詳儘的來往記錄時,她深深認識到,從前認知太草率。

與百裡淵私下來往的官員,占了整個朝堂的十之七八。與他相比,老爹的朋友實在……少得可憐。

她的目光最終在一人名字上焦灼,眉峰在那一刻顰緊,半晌不得舒展。

“玉子夫?”

怎麼會是他?

“正是大司空。”

婉言說道:“近半個月,百裡淵與大司空見麵的次數不下二十次。且,這次入宮為皇後診治的江湖遊醫,正是大司空向皇上舉薦的。”

林楚的眉峰越發顰的緊了。

給百裡明霜下了催生藥的郎中,竟是玉子夫的推薦。

這個訊息,令她非常震驚。

在護國神蹟營中,玉子夫對她的維護和幫助還曆曆在目。林楚相信,玉子夫根本做不出這樣的事情。

但,事實當前不容辯駁。

究竟是玉子夫太過善於偽裝,連她都被欺騙過去了。還是說……

另有隱情?

“婉言,你速速返回千機閣。”

林楚眯了眯眼,眸色幽深微涼:“去幫我準備一批東西,再去找幾個人。”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