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眼底盪出狠厲猩紅的血芒。

既然不想要命了,那便成全!

林長夕與林楚目光交錯一碰,兩人極有默契盪開了去。兩條身軀似夜梟掠起,雪亮鐵器冷光灼痛了人的眼眸。

瀲灩血光劃破長空,收割的是人的生命。

“林六爺,快住手!”

林楚的短劍反轉,正要刺入身後敵人的前心,忽聽遠處有人疾呼。

這一聲,竟……莫名有些熟悉。

她眯了眯眼收劍,足尖輕點地麵,身軀如風蕩起,回到戰馬上,抬頭觀瞧。

“是你?”

她怎麼都冇有想到,會在此時此地,瞧見榮國公世子章平遠。

這人,名義上算是林大美人舅舅的兒子。可惜,一家子都是拎不清的討厭玩意。

榮國公府,無利不起早。

章平遠謹慎又惜命,上次被她幾句重話就嚇得縮手縮腳。

今天,明目張膽帶家將阻斷了她的去路,誰給的底氣?

林楚皺眉,眼底有細碎紅芒一閃:“你要與我為敵?”

章平遠端坐在馬上,燈火下盔甲鮮明正氣凜然:“本世子並非與你為敵,而是要救你。”

林楚挑眉:“哦?”

“咱們明人不說暗話。”

章平遠說道:“如今更深露重,六爺要去往何處,真的以為旁人不知麼?”

“知道又如何?”林楚不以為意。

榮國公府章家,雖與林止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牽扯。與她,卻半毛錢關係也無。

她要做的事情,哪裡輪到他們置喙?

章平遠瞧見她眼中不屑,麵色有些微的赧然。

“上京城已然宵禁,非事出緊急不得開啟。”

“你不但要夜開城門,還想要私自調軍入城,樁樁件件皆為誅九族的重罪。”

“你畢竟是林止的弟弟,我若今日瞧你萬劫不複,卻不管不問。將來,榮國公府定然受到牽連,我怎能放你過去?”

“嗬。”

林楚冷笑,為了富貴榮華真的可以臉都不要!

“想攔下我?你配麼?!”

林楚的說很是尖銳,眼中的不屑如一根刺,狠狠紮進章平遠的心頭。章平遠麵色發青,怒意捲上麵龐。

“林楚!”

他冷冷開口:“上京那些平庸之輩稱你聲六爺,你就真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本世子是太後孃孃的親外甥,你如此藐視榮國公府,是要付出代價的!”

“林止亦是我章氏子孫,不管你們認不認,他身上始終流著我們榮國公府的血!”

章平遠瞪著林楚,眼底帶著幾分輕蔑。

“今夜之事既然已經被我知曉,便不會叫你開門放護**的人進來!若你執意以下犯上助紂為虐,我定不饒你!”

林楚冷睨著他,心裡煩的要命。宮裡十萬火急,這貨話真多!

“四哥。”她淡淡開口:“給我打!”

“你敢!”

章平遠挑眉,氣的胸膛劇烈起伏:“我乃是堂堂榮國公世子,是章氏宗族除父親母親外,地位最高之人。你要以下犯上?”

林楚隻瞧著林長夕,根本不理會章平遠的叫囂:“動手,留口氣就行。”

“明白!”

男人身軀一閃,閃電般迅猛,亦如閃電般銳利。

不過眨一眨眼,便有無數肢體倒伏在血泊裡。沉悶的街道上,硬是被林長夕砍出了一片空地。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