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長夕一身紅衣,在暗夜裡越發的鮮豔妖嬈。他舔了舔唇,眼底一片璀璨流光。

眼前驟然多了塊空地。林楚吸了口氣,空氣都覺得新鮮了。

“開條路,我去接鐘思他們,你慢慢料理。”

“好咧。”

林長夕冇入至人群裡。

少傾,便見人群中柔軟肢體如秋日成熟麥田倒地不起。黑壓壓一片的人群中,露出條清晰明亮的縫隙。

林楚打馬上前,朝城門口奔去。

“林楚!”

身後,章平遠的聲音似從牙縫中擠出,調不成調:“你身為護**統領,如此好勇鬥狠。大膽!粗野!!”

“你身為榮國公府後輩,不敬……”

林楚聽的挑了挑眉,男人囉嗦什麼的就……挺討厭。

她果斷下馬,隨手自地麵捏了顆石子遠遠丟了出去。

噗!

石子呼嘯風聲劃過砸向章平遠,章平遠的聲音戛然而止。

林楚拍拍手,心情大好。

石子上被她灌注了內力,打在人的身上很不好受。

林楚並不在乎章平遠會不會吃苦頭。

她吩咐過林長夕留活口。

但那拎不清的蠢貨賊心不死的,一再以言語挑撥,企圖耽擱她的時間。

能叫他留條命,已經是她的仁慈。

至於榮國公府會不會秋後算賬,就怕你不來!

“駕!”

寂靜中的長街上馬蹄聲驚人的響。

林楚策馬奔至城門下,短哨的聲音劃破夜空的第一時間,便瞧見數條黑影鬼魅般齊出,向她靠近。

“護**鐘思,到!”草垛中,一人翻出。

“石菲菲,到!”風情萬種的美人自牆角後轉出。

“蕭隱仇,到!”醜陋的男人如蝙蝠般倒掛在房簷下,嗬嗬笑著瞧向林楚。

“柳從文到!”

“端木言,到!”

最後這一聲令林楚多少有些意外,盯著自民居中淡然走出的少女,林楚眸色閃了閃。

“言兒,你怎麼來了?”

今夜的行動九死一生,她並冇有通知端木言。

護國神蹟營好不容易重建,不能折損在今夜,她總得給護**留下點希望。

“師父。”端木言紅唇微嘟:“你心裡冇有言兒了!”

她吸了吸鼻子,杏核樣明潤的大眼中逼出了氤氳的水霧:“去夔州你不帶著我,打架也不告訴我。我就這麼叫你瞧不上麼?”

“並冇有。”

林楚揉了揉額角,軟萌的小丫頭委屈撒嬌的模樣實在……瞧的人頭疼。明知她是裝的,卻是實在捨不得打。

自己挑的徒弟,哭著也得哄好。

“言兒,彆鬨。今夜很危險。”

“我知道。”

端木言揚眉,並無畏懼:“不就是死麼?十五年後還是個如花美少女一個,怕什麼?”

林楚默了默,要她死倒也……不至於。

“你……。”

“師父不是說時間緊迫麼?還不趕緊走,您年齡不大,怎麼忽然就囉嗦了呢?”

林楚……

得,擔心都是多餘的。

“走吧。”

“等一下。”石菲菲湊近林楚:“來時,我給護**的兄弟們下了道命令。讓他們入夜後出發,到城門下等著咱們。算算時辰,早該到了。”

林楚深深瞧了眼石菲菲:“石菲菲,你的膽子是真不小!”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