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菲菲挺了挺胸膛,滿目驕傲:“謝謝誇獎。”

林楚……

我這是誇你麼?

將鐘思幾個偷偷放入城中已經違背了律法,但人少到底好掩藏。石菲菲卻直接調動了兵馬,這回的動靜……

今夜的行動,隻能成功!

“六爺是不高興?”鐘思目不轉睛盯著林楚。

“哪有?”林楚深呼吸:“我是高興的……心情複雜。”

“那還等什麼。”

石菲菲笑嘻嘻:“趕緊開城門把兄弟們放進來。跟咱們一起,打狗去!”

“走吧。”

林楚揮一揮手,眾人鬼魅般衝向城門。

“小楚,你給我站住!”

斜刺裡忽聽見馬嘶瀟瀟,塵土飛濺一騎如虹,電光火石般到了近前。

馬上一人穿著身暗赭色的道袍,麵孔緊繃著,眼底帶著幾分冷然和銳利。

他手中提一把厚重關刀,月色裡寒光碩碩。

再之後,空無一人。

林楚半眯了眼眸:“大司空?!”

她能想到今日入宮勤王定會困難重重,瞧見章平遠並未讓林楚心緒波動。

但,玉子夫的出現,林楚表示不能淡定

(本章未完,請翻頁)

婉言說,為百裡明霜催產的郎中,來自玉子夫的推薦。如今……他更是橫刀攔截。

這老頭是……

“小楚,回吧。”夜風將老頭花白的鬍子揚起,他歎口氣,輕輕開了口。

“司空大人。”林楚冷下了麵孔:“榮國公府家將近百,皆不能將我攔下,你隻有一人。”

“小楚。”

玉子夫將手中關刀一抖,火紅的刀櫻隨風飛舞:“我曾經也是一員武將。為了西楚,為了……我也可以一戰。我不能……”

不能什麼,終是冇有開口。

“你打不過我。”

林楚挑眉瞧著他:“司空大人該很清楚,我今夜要做什麼?”

玉子夫身軀一顫,關刀上的銅環鐺啷啷響了數下。

林楚眼底飛快閃過銳利暗芒:“我認識的司空大人,絕不會做出助紂為虐的事情。”

“你莫要說了。”

玉子夫深呼吸開口:“你若想要引護**入城,除非踏著我的屍體!”

林楚略垂了眼眸:“好。”

玉子夫楞了一愣,卻見林楚一雙眼眸燦若星辰,叫人莫名膽寒。

“那麼,得罪了。”

“什麼

(本章未完,請翻頁)

?”

林楚勾了唇角:“對不起,即便踏著你的屍體,我也不會放棄!”

玉子夫立馬橫刀,盯著林楚一瞬不瞬。眼底飛快劃過一絲欣慰。

他就知道,上京林六爺,絕對不會讓他失望。

可惜夜色闌珊,並無人瞧見他一瞬的淺笑。

“你若執意如此。”玉子夫斂眸,冷聲開口:“便來與我一戰吧!”

夜色裡,林楚狠狠將馬鞭一甩。

美人駿馬,呼嘯著自玉子夫身邊疾馳而過。

玉子夫瞪著眼,將一把關刀高舉,虎視眈眈卻……

動也不動。

眼睜睜瞧著林楚與他擦肩而過,越去越遠。

待人群去的遠了,他輕咳一聲。一張麵目漸漸變做紫紅,終於噗一口鮮血噴出,身體晃盪兩下自馬背滑落。

林楚並不知道身後發生了什麼。

一匹駿馬飛奔至城門下,林楚勒馬抬首。

城牆巍峨,在夜色中蹲於眼前,如一隻緊閉了巨口的野獸。稍有不愉,便能將你一口吞吃入腹。

她半眯了眼眸,眼底一片幽深。

“緊急軍務,速開城門!”

一聲輕啼,徹底擊碎了夜的寧靜。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