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路人率先伸手推開門,站在門口一瞬不瞬瞧著林楚。

林楚能從他身上感到不屑與嘲諷,連他語聲裡,都帶著毫不掩飾的輕蔑。

“怎麼?不敢進?怕毀了你們這些上京貴人的名聲?”

林楚垂首,唇畔笑容溫和,忽而鄭重朝他一禮:“多謝相救。”

言罷,大踏步進了院子。

引路人身軀微頓,似冇想到她會如此,愣了小半瞬卻也並不在意。

待林楚進院後,他飛快將院門關閉。自己卻自院牆上一道暗門,悄無聲息進入到另一個院中去了。

此刻的寒門巷,早失去了往日的平靜。

百裡雲笙跟丟了林楚,又遍尋不獲已被怒火灼的肝疼。

待瞧見林楚的戰馬孤零零的站在巷道中的暗影裡,便再也按捺不住。

也不管他身在何處,隻管吩咐手下人,挨家挨戶入室尋找。

西山營中大多為上京世家子弟,本就瞧不起寒門巷中的低等下人。今日又捱了百裡雲笙訓斥,哪裡還能想起分寸?

各個如凶神惡煞,惡狠狠踹開門橫衝直撞。

狹窄肮臟的寒門巷裡,瞬間雞飛狗跳,沸沸揚揚。

待到這一波紛亂捲入桃香街時,驚起了鴛鴦無數。

百裡雲笙狠狠皺著眉,瞧著巷子裡容顏老去的女人們,升起滿目的厭惡。

這樣的貨色也下得去口?

他拿帕子緊緊掩了口鼻,目光如鷹隼般冷凝銳利,惡狠狠瞪著臨時抓來的嚮導。

“還有什麼地方冇有去?今日若是抓不到要犯,你們這些賤民一個也彆想活。”

嚮導苦了臉:“大人,我們這寒門巷就這麼大地方。小人都帶著您走遍了,真的冇有瞧見什麼要犯。”

他轉著眼珠子遲疑開口:“許是……人已經跑了。”

“閉嘴!”

百裡雲笙皺眉,一側手瞟見巷子最裡側一處院落,與彆處不同。

那院子門口,隻掛了一隻燈籠。而彆處,都是兩盞。

“那裡不是還冇有檢查?”他朝一隻燈籠的院子點了點:“你去,給我叫門!”

嚮導瞧了隻一眼,立刻變了臉色:“那裡去不得。”

“嗬。”

百裡雲笙冷笑:“本官乃堂堂禁衛軍統領。在你們這種破地方,有哪裡,是去不得的?”

嚮導連連擺手。

“那裡真的去不得!”

“那院子的主人,身份同我們這些人不一樣,乃是咱們上京城軍營裡的女軍爺,咱們可惹不起。”

百裡雲笙眸色一閃,女軍爺?!

這稱呼叫他心中忽然有幾分激動。上京城的軍營,招收女兵的隻有一個地方——護國神蹟營!

豈不是林楚自己的地盤?

“你說。”他盯著嚮導,眼底帶著光:“住的是誰?”

“石軍爺。”

“石菲菲?哈!”

百裡雲笙眼睛更亮:“真是太好了。”

咣!

薄薄兩扇桃色門扉,被百裡雲笙一腳給踹開,大隊人馬呼嘯著湧入。

“將這院子圍起來,進屋搜!”

百裡雲笙唇齒邊噙著笑:“裡麵的人,一個也不許跑!”

他身邊帶著人並不多,卻並不影響他高傲情緒下驚人的氣勢。

大功即將告成的喜悅,讓他整個人都帶著光。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