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思與石菲菲的眼底熠熠生輝,寒門巷眾人亦在此刻齊齊抬頭。

眾人目光的焦點,皆在束手立於牆頭的少年身軀上。

她就是暗夜最明亮的星,總能在最混沌的深夜破開迷霧,照亮天地。

“寒門巷中的百姓,麵對刀槍出鞘的兵卒,麵臨油烹火燒的危機,不曾摧眉折腰事權貴。他們是真正的勇士,是我林楚佩服的人!”

清冷的聲音擲地有聲,掀起眾人心底波濤洶湧,壯誌如瀾。人人眼中都似點燃了一把火,再度生出了希望。

“百裡雲笙,你蔑視他們,就是自取滅亡!”

“娘。”

人群中有個三四歲的孩子,揚起稚氣圓潤的麵頰,脆生生說道:“那就是傳說中的林六爺麼?她在誇我,我喜歡她。”

“何止是你喜歡她。”

他的母親抬手撫摸著孩子細軟的頭髮,唇畔掛著溫柔的笑:“整個西楚的百姓,都會喜歡她。”

百裡雲笙的臉徹底黑了,咬牙喝道:“都給我閉嘴!誰再亂說話,就把他扔進油鍋裡!”

林楚居高臨下瞧著百裡雲笙,抬手點向油鍋下昏死過去的楊柳。

“你的人就要死了,不趕緊去救,還有心思考慮旁的事情?”

“嗬。”

百裡雲笙連半分眼風都不曾落在楊柳身上。

“一個能被利益驅使的賤……”

想起林楚剛纔說的話,百裡雲笙改了口:“那樣的人,死不足惜。”

林楚歎口氣瞧向楊柳:“真是可憐人。”

“她為了幫助百裡大人,出賣了所有的親人朋友。結果……卻得不到您半分的憐憫,她若還能說話,也不知會不會心疼的想死。”

楊柳不大聰明,偽裝的功夫也並不高明。

憑百裡雲笙的手段,要是能將寒門巷中婦孺儘數抓獲,楊柳憑什麼能逃掉?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寒門巷中佈局暗合陣法。石菲菲曾斷言,百裡雲笙一時半刻根本出不去。

但他不但逃出生天,還在極短的時間內抓獲了巷子中諸多婦孺。

這種時候,主動出現的楊柳若是冇有問題,鬼都不能信!

林楚從冇相信過楊柳,纔會故意將她扔在屋頂上。那麼大的動靜,以百裡雲笙的功力不可能冇有察覺,可他卻毫無動靜。這也就徹底印證了林楚的懷疑。

之後,她便毫不猶豫將楊柳扔下去,讓她替寒衣巷婦孺擋了油鍋。

算是替她償還了,多年來寒門巷中眾人的照拂之情。

百裡雲笙蹙眉,冷冷注視著林楚:“她心不心疼,與我何乾?”

林楚挑眉,特意多看了百裡雲笙幾眼。敏感的捕捉到他眼底一閃而逝的厭惡和侷促,仿若被人侵犯了尊嚴。

她隻是暗指楊柳收取了百裡雲笙的好處,他這個反應是不是過於強烈?

莫非……

林楚雙眸猛的一亮,唇畔勾挑出痞冷的笑容:“原來百裡大人用的是美男計?效果不錯。”

“哈哈哈。”

林長夕笑的誇張而放肆:“百裡雲笙,看來你娘子跑了,並不影響你日日做新郎麼。不錯不錯。”

他的聲音大的驚人,這一回連寒門巷百姓都知道百裡雲笙被帶了綠帽。

莫名成了焦點的百裡雲笙麵色焦黑,卻不知想到了什麼,眼底忽而生出了得意。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