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群蠢貨!”

百裡雲笙冷笑著開口:“自投羅網是愚蠢,為了這些上不得檯麵的下等人自投羅網,更加愚蠢!”

他當然不在意楊柳的死活,他的目的隻為了引來林楚。隻要她來了,旁的都不重要。

何況……那個賤女人敢覬覦他,死不足惜!

即便林楚不出手,他也不會讓她有好下場。

“百裡雲笙,你不是一心要栽贓給我爹和宗正府麼?”

林楚盯著百裡雲笙一瞬不瞬,眼底似帶了幾分困惑:“怎的忽然又承認了身份?你猜,你私調西山軍,屠殺無辜平民的事情上報給皇上以後,你們百裡家還會不會繼續如今的繁華?”

“嗬。”

百裡雲笙不在意的扯唇:“本統領說此事乃是宗正府所為,便是宗正府所為。至於你們……”

他眼底飛快閃過陰沉的快慰:“死人,不會開口說話!”

今日一切,百裡雲笙早有佈局。

在巷子裡抓人的時候,他打的便是鬼衛的旗號。

隻抓婦孺,而將巷中青壯年以藥物迷暈。一是忌憚於他們的攻擊力,最重要的,則是要藉著他們的嘴巴,將宗正府殘害寒門巷百姓的風聲放出去。

雖然百裡雲笙從來看不上寒門巷中百姓,也從冇將他們的性命當回事。

但,說到底也是上百號人,一旦案發總不會叫人好過。

這個鍋當然讓彆人去背更好。

林止與他身後的林家,背上這麼大的汙點,整個林家的仕途將要徹底終止。

至於現在院子裡的人必死無疑,哪裡還需要忌諱?

死人的嘴巴最牢靠!

林楚眯了眯眼,周身氤氳出森冷如霜的殺氣。

從楊柳說出宗正府抓走了巷子中的婦孺開始,她已經很清楚百裡雲笙的計劃。

她故意表現的迷惑,並稍稍示弱。就是為了讓百裡雲笙全無顧忌的將自己計劃說出來,在場上百號的證人共同經曆的事實。

將來,他再彆想抵賴狡辯也不可能。至於團滅的事情……

有她在,不存在的!

“百裡雲笙,你可曾聽過一句話?”林楚唇畔輕挑,清眸亮的驚人:“自信過頭是狂妄。”

“是麼?”

百裡雲笙牽了牽唇角,不以為然:“本統領便叫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自信。”

他眼底生出一道光:“你也不必將自己說的多麼高尚。到頭來還不是隻敢站在牆頭上不下來?護**,不過爾爾。”

“來人。”

他的手在半空裡揮了揮。

眾人驚呼聲中,火把的光亮陡然高漲。

燃燒的火焰光輝,將百裡雲笙的眼眸點燃,他在光暈中束手而立,意氣風發朗聲而笑。

“林楚,你就隻管站在那裡瞧著這些人被燒死吧。說到底,你也是本統領的幫凶!”

他將眸色一沉:“起火!”

推車傾斜,炙熱的火焰投入到滾油中。

“啊!”

驚呼聲再度響起。

林楚在這個當口縱身彈起,毫不猶豫朝下方火海躍去。

同一時間,冷厲一聲輕喝響徹天地:“開門!”

轟隆!

一聲悶響,戲園子兩道菲薄的大門被人一腳踹開。

同一時間,四下裡蕩起煙塵滾滾,厚重的院牆陡然塌陷。

院牆後人頭攢動,人潮洶湧灌入。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