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消遣你,你能怎麼樣?”

霍曉瀅咬牙切齒,強壓下心中的痛恨,冷笑著開口:“世上有千萬條路你不走,非要來闖宮找死,我當然要成全。”

她眼底翻出狠戾和陰鷙:“但願你死的時候,還能如現在一般嘴硬!”

“霍曉瀅。”

林楚容色清淡:“我奉旨入宮護衛皇上。你緊鎖宮門將我等拒之門外,如此公然抗旨,到底誰該死?”

“嗬。”

霍曉瀅冷笑:“本女史從不曾聽聞皇上下過什麼聖旨。”

“皇上舅舅下旨需要經過你同意?”端木言輕蔑的斜睨著霍曉瀅:“你的臉怎麼那麼大?”

“言兒你這話就不對了。”

霍曉瀅麵色漲紅,眼底有頃刻的陰暗。她纔要開口,便聽林楚以責備的語氣朝端木言說道。

“霍綠茶的臉一向很大,大到整個上京裝不下。你方纔那麼說,是有多看不起她?”

端木言噗嗤笑出聲:“我錯了師父,我以為霍女史不喜歡要臉呢。原來她不但要,還特意打腫了纔開心。”

這是**裸譏諷霍曉瀅喜歡打腫臉充胖子。

下方一片鬨笑,霍曉瀅卻奇蹟般的冇有惱怒。

她懶懶散散盯著林楚:“自昨夜娘孃胎動,皇上便一直在龍彰宮中等候訊息,哪裡有功夫去給你下旨?林楚,假傳聖旨可是……”

“哦。”林楚長長舒了口氣,再一次打斷霍曉瀅。

“原來娘娘還未曾生產,多謝相告。”

霍曉瀅眸色一凝,緊抿著唇瓣。

她又上當了!

林楚哪裡有那個閒心來消遣她?無非是引逗著她將宮中的現狀吐露出來罷了。

若是百裡明霜還不曾生產,那麼皇上就還活著。隻要皇上活著,林止與林首輔便不會有危險。

隻要林止和老爹冇有大礙,百裡淵便不能做最後的破釜沉舟之舉。

宮中如今定還在僵持中,未來可期。

“林楚。”

霍曉瀅冷聲開口:“本女史領了皇後孃娘懿旨駐守於此。但凡闖宮之人不分情由,可先斬後奏。”

她唇角笑意漸漸擴大:“今天,終於可以同你說永彆了。”

“來!”她揚起頭顱:“叫林六爺長長見識!”

嘩啦!

一言落,便見她身後禁衛軍上前,將垛口處蓋著的數塊紅綢掀起,露出下麵烏油油一個物件出來。

“這是……。”

眾人狠狠吸了口冷氣,居然又是火炮!

“嗬。”

林楚輕挑起眉梢:“你的手段,就不能新鮮一點?”

“林楚。”

霍曉瀅咬牙說道:“托你的福,讓本女史下定決心,花大力氣才從彭大帥手中購回這幾門火炮。”

“少帥叫我給你帶句話。來而不往非禮也,他會永遠記著你。”

“今日……。”她眼底漸漸冷凝:“便是你的死期!”

“霍曉瀅,但願你能始終堅守本心。”林楚不在意的吹了吹手指,將霍曉瀅的叫囂徹底無視。

黑黝黝的炮口在晨光裡爍爍生輝,瞧上去明亮而耀眼,能叫人心底裡生出無限恐懼。

林楚輕瞥過炮口,眼底翻滾出暗沉如海的冷沉。

“來。”她略垂了眼眸,朝身後勾勾手指:“將貴客請出來吧。”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