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仙姿玉色的林大美人卻滿目淡然。默默瞧著身邊容貌清秀的小太監,取了紅泥小火爐出來,現煮了水給他泡茶。

百裡淵等了半晌,那人卻連理都不理他。

百裡淵挑眉,彆以為假裝波瀾不驚,就能與護**撇清關係。若非你在背後撐腰,西楚哪裡來的護**?

挑唆京城駐軍擅離職守,即便你當了攝政王,也難逃乾係!

“嗬。”

百裡淵冷笑著彆開了眼,斜睨向傲然的端木言。林楚的徒弟,護**副統領是麼?

那就先來解決了你,看林家還怎麼淡定!

“端木言。”

百裡淵淡淡開口,聲音如同啐了冰:“你率領部下擅離職守,該當何罪?”

“不對不對,攝政王這話說的不對。”

玉子夫笑吟吟開口:“人家方纔說了,是來告狀的。先帝素來以賢治國,遇見冤屈那裡還能叫人家憋著?”

“老元,你說呢?”

元修點頭,微微掀了掀眼皮子,昏昏欲睡:“不錯不錯。”

“這是什麼場合?”百裡淵皺眉:“現在是告狀的時候?他們像告狀的人?”

“當然不像。”

端木言懶洋洋開口:“因為,我們就是。”

林長夕嗬嗬笑著挑起大拇指:“說得好!”

鐘思鄭重點頭:“對!”

“不光我們,還有旁人。”

石菲菲眼眸晶亮,緩緩側過頭去,朝著堂下聽審百姓掃去:“都出來吧,大人不信咱們來告狀呢!”

付冉久身軀又一抖,還有誰?

好好一個公堂,杵這麼幾個盔明甲亮的不夠,你們還打算要將整個護**都搬來?

“嗬。”

百裡淵勾起唇角,心情大好:“這是要嘩變麼?”

就是要這樣鬨,鬨得越大,等下死的才越慘!

隻要坐實了護**嘩變,嗬……

護**政績斐然又如何?隻要敢嘩變,天下間至此便再不會有護**!

他微微側頭,瞧向悠然品茶那人,心中快慰。

林止,這一次要你一敗塗地!

“大人,草民冤枉,要為草民做主啊!”

公堂下陡然間有女子悠長哭腔傳來,期期艾艾如同帶了鉤子在半空裡迴盪。

下一刻,便是哭爹喊娘一陣撕心裂肺的嚎。

“什麼玩意!”付冉久驚著了。

他絕對冇有看錯,公堂下烏泱泱來了一群……老幼婦孺。

那些人粗布麻衣,出身並不高貴。步履虛浮,不善武功。麵有菜色,三餐不濟。

不是護**!

“打出去,打出去!”付冉久坐直了身軀:“公堂之上高聲喧嘩,成何體統!”

“誰敢!”鐘思站直身軀,橫眉冷對。

付冉久嚇得一哆嗦:“你……還敢打人麼?我乃朝廷命官!”

“鐘思。”

端木言玉白的小手扯了扯鐘思的衣袖,眼神似略帶責備:“我們是斯文人,說話溫柔些,莫要叫人詬病咱們護國粗魯。你退開,我來。”

“哦……好。”鐘思撓撓頭,頗有些不好意思。

端木言微笑著自她身邊走過,緩緩走向付冉久,儀態萬千。

嘭!

就在她站在堂桌前那一刻,冷不丁一巴掌拍了上去。

下一刻,小臉便如同掛了霜:“這些都是我西楚子民,你打一個試試?看老子敢不敢剁了你的爪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