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林長夕身軀狠狠一顫。

夜色幽深溫泉水滑,兩人衣衫皆被池水打濕緊緊貼在身上。林長夕正要上岸卻被端木言撞了個滿懷,立時卸了力道。

軟玉溫香抱滿懷,少女身體上淡淡幽香合著酒香飄來。林長夕心中一蕩,強壓下悸動,立刻彆開了眼。

“你喝多了,六弟來讓我帶你回去。”

“彆走。”

端木言悶哼,將林長夕抱的更緊,整個身軀都貼在了他身上。

林長夕心跳如雷,周身生出燥熱的難耐。

兩人這樣的距離,又隻隔著薄薄兩件濕衣。少女肌體纖毫畢現,毫不費力便能感受到她玲瓏起伏的柔軟身段。

林長夕呼吸漸漸粗重,隻覺溫泉池水滾燙的讓人難耐,蒸騰的讓他口乾舌燥。這樣的感覺,並不叫人歡喜。

“你可以鬆開手。”

林長夕漂亮的桃花眼中,生出壓抑的紅。

語速較往日快了許多:“我帶你回去醒酒。”

“彆走。”

端木言語氣飄忽不定,隻反覆呢喃著這兩個字,似再也不會旁的言語。

林長夕腦中嗡的一聲,覺得渾身的血液都朝著腦中去了。

他似也被她酒氣沾染,有那麼片刻的眩暈。這樣的感覺,叫他抗拒。

他不喜歡這種脫離掌控的感覺,他知道任由這個感覺發展下去,會墮入深淵!

“走開!”

他下意識出手,按向端木言肩頭,想將深淵的源頭推開。

但,掌心的滑膩卻叫他心中一蕩,驟然卸了力道。渾身滑膩若無骨的端木言叫他……無法下手。

“你,放手,你得休息。”

“不要。”

端木言閉著眼,眼角處有晶瑩一抹水痕淌下:“不要離開我,對不起對不起。”

她的聲音中漸漸添了濃重鼻音,瘦削的雙肩止不住顫抖。

林長夕渾身一僵,垂首瞧向懷中女子麵頰。端木言的肌膚頭髮皆被溫泉池水打濕,滿麵的水痕裡,卻能清晰瞧見眼底泛出些微的紅。

她哭了?

林長夕隻覺震驚。

上京魔女端木言是個什麼人?她比任何人都要堅強。即便麵對生死,母親早亡,父親拋棄。也從不曾瞧見她露出半分柔弱。

如今她居然……哭了?

瞧她的樣子分明哭了許久。原來,她躲進溫泉禁地,隻為了掩飾這滿麵的淚痕?

“端木言,出了什麼事?”林長夕的語調難以想象的柔和。

他聲音本就悠揚,如今刻意放的柔緩,便成了天上地下最動聽的音樂。叫人聽著,立刻能失了神魂。

端木言抬頭,隻覺眼前男人一雙眼眸幽深如海,仿若一下子能瞧到人的心裡去。

被那樣一雙眼睛瞧著,似乎周身的煩憂都一下子找到了宣泄口。她隻覺心中一酸,眼淚便似斷線的珠子再也控製不住。

“我……我能信你麼?”她目光迷離,聲音細若遊絲。

“可以。”林長夕瞧著她雙眸,瞬也不瞬:“信我。說出來,我聽著。”

“我……。”

端木言遲疑著緩緩張口:“我誤會了他,我一直誤會了他。他因我而死,至死我卻……從不曾喚過他一聲父親!”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