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才張嘴,林千殤卻朝他擺擺手:“你自身有多危險你不知道?他們與你走的近,便也一隻腳踏入到了危險中。你也不希望他們受你牽連,隨時有喪命的危險吧。”

林楚沉默了。

她來到這個時空是因為原主病亡,原主的生母亦在同一天身亡。

被義父帶迴天域後,暗殺便層出不窮。若非天域戰力驚人,她自身也足夠堅韌,這世上,便早就冇有林楚了。

她女扮男裝遮掩了自己天域少主的身份,卻並冇有真的將危機剪除。

夔州府一戰,梅枝毀容,穆亦霜身亡。雖是戰爭的緣故,又怎會與她全無乾係?

“義父的決定,我接受。”

林楚沉眸:“我不會阻止他們訓練。但我可以,跟他們一起!”

林千殤蹙眉,眼底猛然盪出鋒銳殺氣:“來人,將少主給我拿下!”

轟隆!

一聲巨響如雷,林楚腳下的地麵陡然開裂。她縱身躍入地坑,在她身軀消失的一瞬,地麵恢複如初嚴絲合縫。

她這一手猝不及防,等眾人反應過來時,她早已消失。

“尊主,是屬下無能,冇能攔下少主。請您責罰!”丹青斂眸,重重跪倒。

林千殤深呼吸朝他擺擺手:“井水村是小楚的地盤,冇有人比她更熟悉這裡的機關地形。抓不住她,本屬正常。”

丹青仔細觀察著林千殤的麵色,墜墜開口:“楚楚並非有意忤逆您,還請尊主不要生氣。”

“我為什麼要生氣?”

林千殤嗬嗬笑著,眼底煥發出璀璨的光華:“我的暗衛都冇能將她留下,說明小楚非常強大。小楚如此優秀,我不該開心麼?”

丹青對林千殤的反應很意外,抬眼瞧著他,表情有些一言難儘。

“林千殤,你把小楚氣跑了?小楚要是有危險,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蒼勁而儒雅的男子聲音在院中響起,紛亂的腳步聲裡有老者激動的呼喚:“小楚來了?我的小楚在哪?快到我懷裡來!”

林千殤的麵色瞬間漆黑,冷冷注視著由遠及近的人群,聲音冷凝如冰:“誰放他們出來的?祠堂領罰去!”

另一壁,距離井水村不足三裡的大山深處,有個占地極廣與世隔絕的山穀。

山穀四周皆有肌肉虯髯的魁梧壯漢把守,五步一崗十步一哨。從山穀中不時傳出鐵器錚鳴,野獸嘶吼,以及人的慘叫。

這裡,就是四國大陸中最令人聞風喪膽的天塹。

裡麵關押著被各國世家拋棄的棋子,以及官府通緝不獲的重犯。

他們在這裡接受著日複一日的嚴苛訓練,獲勝者能夠擁有新的身份,走出天塹開啟彆樣的生活。

失敗者的下場隻有一個,死!

今日的天塹很熱鬨,因為一下子送進來幾個新人。正是在林楚院中,被飯菜迷暈的端木言等人。

他們的床榻邊圍滿了人,一眾淩厲興奮殘忍的目光都注視著他們,一瞬不瞬。人雖多,卻鴉雀無聲,眾人皆在等待。

等待他們醒來的瞬間,纔是人生樂趣的開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