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菲菲輕哧:“不要看她長的好看就心軟。天底下蛇蠍美人多的是。老蕭,小心你被吞的骨頭都不剩!”

鐘思冷笑:“嗬,男人。”

蕭隱仇被擠兌的麵色漲紅:“我……我就問問。”

寧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一點不錯!

瞧瞧一個個牙尖嘴利的,還是並肩作戰的好朋友麼?

“素問,你發現了什麼就說出來。”

林長夕半眯著桃花眼打量桑柔,怎麼都覺得那膽小怯懦的丫頭,不像個壞人。

“也好叫大家都明白明白。”

素問點點頭:“她……。”

“吼吼!”

“嗷嗚!”

她纔開口,忽聽試煉場後的山林裡,傳出震耳欲聾的野獸嘶吼。

素問氣息一凝,小巧的鼻翼動了動,勃然變色:“不好!”

眾人一驚:“怎麼了?”

“是尋夢草!”

素問麵色蒼白,第一次在眼底浮出驚駭:“是尋夢草的味道!”

“快走!離開這裡!”

“嗷嗚!昂!”

然而,她的聲音尚未落地。試煉場中已經奄奄一息的四頭猛獸,忽然起了身。它們的體態依舊能瞧出虛弱和疲憊,但眼底對鮮血和殺戮的渴望,與方纔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退後!”

素問扯著桑柔迅速遠離四個大傢夥,眾人反應也很迅速。眨眼退至試煉台的邊緣。

四頭猛獸雙眸赤紅,透出令人戰栗的瘋狂。一步步向他們逼近。

同一時間,樹林中傳出劇烈的震顫。肉眼可見的起了沙塵,顯然有大量的不明生物正在靠近。

“怎麼回事?”林長夕挑花眼中閃過鄭重。

“尋夢草是獵戶為了增加收成,而使用的一種草藥。點燃後,氣味可以吸引野獸。”

“所以,有人在咱們周圍點燃了尋夢草?”鐘思皺眉。

“而且是提純的尋夢草,威力驚人。”

驚人的程度,大家已經親眼目睹。

“事到如今。”姚纖纖雙眸明亮:“乾就完了!”

“打……打不過的。”

桑柔拚命搖頭:“樹林裡的野獸,都是經過天塹精挑細選的猛獸。”

“打不過也得打!”

素問一把將桑柔丟在地上,陳冷的眼眸盯著近在咫尺的野獸:“今天這一戰隻能……不死不休!”

“若我們能活著……。”她唇畔挑出殘忍的笑:“下黑手的那些,一個都彆想活!”

試煉台上壓抑而沉重,眾人似有默契牽引。齊齊扭頭,朝著看台一瞥。

那一眼,冰冷,決然。宛若血獄修羅,冇有情感,隻餘殺戮!

看台有一瞬的寂靜,驟然喧囂。

“什麼情況,我怎麼覺得,已經被那些人給殺了?”

“囂張什麼?冇看到斑斕它們緩過來了麼?”

“何止,好像還……引來了獸潮。那麼多猛獸,有他們好看的!”

眾人再度興奮,遙遙指著試煉場大笑:“允許你們囂張片刻,一會就叫你們屍骨無存!”

“鄧管事您瞧,又有熱鬨了。這一次,保您滿意。”

鄧久蘭嗬了一聲,吐氣如蘭:“你就不怕獸潮爆發後控製不住,到時候那些畜生連你也給咬死?”

“哪能呢?您是我們黃字營的天,我們都是您的追隨著。您到時候一定會保護我們的。”胡鈺笑的諂媚。

“這你可說錯了。”

鄧久蘭眸色微凝,眸色如啐了冰:“私自引發獸潮,是天塹的大忌。今天若冇引起亂子也就罷了,若是出了什麼事……。”

“我一定不會保你!”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