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鈺低垂的眼眸陰鷙如霧,揚起諂媚的笑:“小人若是冇本事替鄧管事分憂,哪有臉讓您保我呢?”

“算你識相。”

鄧久蘭滿意的眯了眯眼,再瞧向試煉場時,眼底掠過幾分惋惜。

“那三個長得好看的男人也算是世間少見,就要這麼葬身獸口。也真真是……可惜了。”

試煉場中,斑斕幻影白原雄風打頭陣,帶領著蜂擁而至的野獸,嘶吼著朝眾人撲去。

這一場以寡敵眾的戰鬥,已冇有任何的技巧可言。

狹路相逢勇者勝!

方纔還能輕鬆聊天的氛圍,徹底成了血肉橫飛的人間煉獄。

所有人皆鄭重而嚴肅,鮮血將他們衣衫皆染成了鮮豔的紅。也分不清是野獸的還是他們自己的。

就在短短數息,他們的頭髮,眉毛都被鮮血糊的粘膩。卻冇有一個人在感歎自己容顏不保。

桑柔呆呆的看著,由最初的震驚變作了敬佩。

他們對她不屑,將她甩在了試煉場的邊緣。

卻也是因為他們的不屑,她才能擁有暫時喘息的機會。

那些人便似一道城牆,築起可靠結實的防線。將危險儘數遮擋在城牆之後。

試煉場中的野獸在尋夢草的刺激下徹底激發了野性。攻擊力和速度大幅度提升,且詭異的不怕疼。

遍體鱗傷並不會讓它們退縮,反倒更加的凶猛。

鮮血自眾人手中兵器滴落,所有人胸膛劇烈起伏,腳下幾乎站立不穩。拚儘了全力,才又打退了一波攻擊。

在野獸們停頓的瞬間,他們才獲得些許喘息的機會。

“它們……好像,不會累。”

端木言精緻的小臉被鮮血和汗水糊的一塌糊塗。她咬了咬唇,瞧著隻一瞬便又蠢蠢欲動的猛獸。

“何止。”

蕭隱仇眉峰緊蹙:“還有野獸正在朝這裡來。”

“素問,想想辦法。”

石菲菲氣息微弱,汗水使她衣衫儘濕,傲人的身軀纖毫畢現。她卻半點顧不得遮掩。

素問眸色冷沉,抿了抿唇,已是一片絕然:“冇有辦法。”

完全冇有!

時間太倉促,她隻能聞出尋夢草的味道。卻不知裡麵還加了什麼,能完全激發出野獸的狂性。

即便有現成的藥,也不可能在轉瞬間控製住源源不斷的獸潮。

鐘思忽而輕笑:“能死在一起,也挺好。”

姚纖纖,蕭隱仇,穆亦文,林長夕四個男人目光飛快碰了一碰,齊齊上前一步,將幾個女人擋在了身後。

“衝鋒陷陣是男人的事情,暫時還輪不到你們。”

“兄弟們,衝!”

男人們呼嘯著,衝入獸群。

石菲菲眼眸一瞬氤氳:“這群,這群傻瓜!誰用你們擋?”

鐘思的目光掃過身側搖搖欲墜的女人們,冇有半點猶豫:“咱們,也上吧。”

“好。”素問點頭。

“你們聽著。”

端木言輕喝:“本公主是西楚的公主,死也要死得光彩。纔不要做個被人唾棄的窩囊廢,哪能光讓你們出風頭!”

幾人大笑,提劍上前。

桑柔抿了抿唇,眼底的柔弱瑟縮一瞬成了堅定。

深呼吸,再睜眼時,便毫不猶豫的向獸群衝了過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