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的眼眸在桑柔身上微掃而過,並未阻攔。

然而,獸潮的恐怖並不受人力控製。

所有人都已經是強弩之末,眼看著最後一絲力氣也將耗儘,連動動手指都覺得困難。

眾人同時收手,相視而笑。

下一刻,互相伸出手,牢牢挽在一起。

“我們護**,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生。即便做鬼,也斷不會放過小人!”

“護國常在,西楚不亡!”

震徹九天的吼聲如雷,幾人邁著整齊的步伐,毅然走向獸潮。

“好戲就要來了。這些雜碎們終於要死了。”

看台上一瞬興奮,人人瞪大眼睛,專注瞧著試煉場。

鄧久蘭歎口氣,撣撣衣裳,作勢起身:“結束了。”

嗷嗚!

嘹亮威武的獸吼自密林深處劃破長空,在遍地混亂中,驚人的清晰。

暴動的獸群肉眼可見的靜了半瞬,無數獸眼抬頭,望向蒼茫的虛空。

它們的眼底有一瞬的清明。然而,時間卻太過短暫。

似乎隻有眨眼的功夫,它們的眼眸便再度被腥紅覆蓋。

嗷嗚!

獸吼再起,這一次卻已近在咫尺。

野獸們動作又一頓,忽而齊齊轉過了身子,再度茫然的望向虛空。

“怎麼回事?”

看台上有人發出疑惑:“這些畜生怎麼不動了?”

胡鈺狠狠皺著眉,目光在人群中穿梭。瞧了半晌,始終不見方纔去放尋夢草的跟班,眉峰不由蹙的更緊。

“是你搞的鬼?”

鄧久蘭媚眼如絲,幽幽掃過胡鈺。對他心裡打的盤算清清楚楚。

“這回真不是。”

胡鈺急切辯解:“小人也不知出了什麼問題。”

“那……那是什麼?”

人群中陡然傳出驚呼,胡鈺聲音一頓,扭頭觀瞧。

隻見燦金碩大一條身軀自樹林中飛出。

它的身軀劃過漂亮的弧線,穩穩落在屋頂。它甩了甩碩大的頭顱,頸間金燦燦的鬃毛,隨風盪出漂亮而柔順的弧度。

在它額頭正中,長著雪白的一根獨角,夕陽下散發出冰冷聖潔的光。讓那東西瞧上去,神聖而高貴。

胡鈺瞳孔微縮:“那……那是什麼玩意?”

“是獸王金獅!”

鄧久蘭眼底閃過一簇亮光:“早聽聞獸林裡出現了一頭獸王,能號令天下群獸。冇想到今天的獸潮竟將它引了出來。”

“嗷嗚!”

獸吼如響在耳邊的炸雷。金獅昂首一聲長嘯,另山河震盪,日月變色。

“嗷嗷!吼吼!昂!”

山林裡,長空中,地麵上,無數野獸相合。狂躁的獸群在同一時刻匍匐在地,將頭顱緊緊貼在地麵上。

獸王出世,群獸膜拜!

這般壯觀的景象,另所有人深深震撼。人人皆驚得合不攏嘴。

鄧久蘭抿了抿唇,按捺住狂跳的心,眼底閃過誌在必得的貪婪:“這個畜生是我的!你必須想法子,給我拿下!”

胡鈺不可置信的張大了嘴,讓他抓獸王?不是叫他去死麼?

他心中暗恨卻不敢反抗,唯有假意臣服。

屋頂上的金獅半垂著眼睫,不屑的掃過匍匐在地麵的獸群,如睥睨天下的帝王。

下一刻,它的眼眸瞧見了試煉場邊緣的人群,瞬間變得赤紅。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