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道歉已經來不及。”

林楚連半分眼風都懶得給她,隻似笑非笑瞧著婉言:“你說,是麼?”

“去個人,把她丟進獸林裡去。”婉言淡淡朝身側人吩咐。

獸林?

眾人被驚出了一身冷汗,試煉場後的獸林中,野獸橫行。被扔進去,根本冇有活路。

瞧見朝林楚等人湊近的護衛,人群裡一陣歡呼。得罪出月小姐,等死去吧!

藍衣女嗬嗬笑:“要被丟進獸林,你們完了。早些服軟多好?非要弄得不可收拾。”

她嘖了兩聲,似無比惋惜,眼底的喜悅卻難以掩飾。

端木言等人挑眉,提著兵器便要上前。被林楚一個眼神攔下。

纖細而高挑的身軀束手而立,陽光下似笑非笑,淡笑如霜。莫名讓人生出周身的寒。

嘭!

眼看著護衛的手指就要觸碰到林楚,身軀卻陡然踉蹌,重重跌在塵埃裡。後頸處鑲著一枚束領的珠扣,鮮血如柱噴湧。

“事都不會辦,留著命也無用。”

婉言緩緩整理著略微鬆散的衣領,眸色如冷厲的劍。

死者後頸的珠扣,數息之前,還彆在她的領口。眨眼,就成了殺人利器。

“把人送去獸林。”她神色清淡如水:“再弄錯了對象,就都留在獸林不用回來了。”

眾人狠狠打了個哆嗦,所以……婉言營主要送去獸林的人是……藍衣女?

“是!”

護衛們身軀一顫,神色凜然衝向藍衣女。

“營主,我冇有!”

藍衣女嚇得麵色慘白,她可是天字營數一數二的高手,為什麼啊?

“我不是那個意思,是她們故意陷害我。我……。”

她不敢質問婉言,隻得將一腔怒火發泄在林楚等人身上。

她惡狠狠瞪著林楚,眼底紅的能滴出血來:“是你們不知好歹,我好心勸說你們不聽。還想要害死我,你們是不是人?”

“這麼委屈的麼?”林楚唇角輕勾:“那便不要丟到獸林裡去吧,營主覺得呢?”

婉言的眼皮子幾不可查的抖了抖,脊背生出冰寒。

藍衣女作死的時候,她一個字都冇有說過,甚至推波助瀾。

不是她豬油蒙了心,真的忌憚天字營和月出雲。而是她瞭解自己的主子。

少主任由那愚蠢的女人在作死的道路上瘋狂試探,就是為了在最合適的時機,給她致命一擊。

送入雲端時,再狠狠打臉,纔會真的爽。她可不敢破壞少主的興致。

所以,得到少主的訊號,她便毫不猶豫出手教訓不長眼的傻子。但是……少主忽然要放過藍衣女就……

婉言抿唇瞧一眼藍衣女,在心裡默默給她點了根蠟。少主暫時不肯弄死的人,大約纔是……真的慘。

“算你識相。”

藍衣女心裡暗暗鬆口氣,隻當林楚怕了她。

態度不由越發傲慢:“既然你這麼識趣,我便不再與你計較了。”

“是麼?”林楚勾唇淺笑,眼底盪出冷冽細碎的紅芒:“可惜,我卻要與你計較。”

“你!”

啪!

藍衣女話音未落,便被林楚狠狠扇了一巴掌。她捂著紅腫是麵頰,不可置信的盯著眼前如煞神臨世般的人。

“你敢打我?”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