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出雲唇角輕勾,她原本對隨扈什麼的並不十分感興趣。但是如今……

既然新來的這麼想要,她必須搶走!

“隨扈成員並未確定,你答應的太早了。”

婉言冰冷的眼眸輕瞥過月出雲,無情打臉。

這個自以為是的女人,誰給你的自信處處跟少主作對?不虐你,老天都不答應。

月出雲麵色僵冷,眼底的憤怒如火噴湧。

她可是天之驕女,一貫被人捧在手心裡,什麼時候這麼憋屈過?

可惜,無論是林楚還是她帶來的人,連半分眼風也不曾給過她。讓她,無處發泄。

“各位大人,天塹四大營已集合完畢。現在可以出場了。”

婉言的聲音另所有人精神一震,齊齊瞧向高台。傳說中的大人物要來了,人人眼底充滿期待。

天字營眾人一掃方纔的萎靡,狠狠瞪一眼林楚等人。冇本事的蠢貨終究蹦躂不了多久,榮光始終屬於天字營。

很快就要看到你們痛哭後悔的表情了,真好!

一行人,在眾人期待中穩步走向高台。

他們身姿筆挺,黑衣如墨,人人袍角下繡出的海水雲紋在行走間,盪出整齊而優雅的波濤。周身皆是難以言表的凜然氣勢,竟半點不輸久經沙場的營主婉言。

但是,冇人能瞧清楚他們的麵目。隻因他們臉上都帶著張猙獰的惡鬼麵具,以猩紅而詭異的目光傲對人生。

“這些人看著……。”石菲菲眯了眯眼:“有點眼熟。”

林楚抿了抿唇,何止是眼熟?已經熟的不能再熟。

這分明就是宗正府的鬼衛!

林楚的心情略有些複雜,幽幽瞧向隊伍最後頎長挺拔的男人身軀。

他一襲烏袍曳地,袍角上栩栩如生的白玉蘭花迎風招展。他眉目如畫,難以形容的俊美。冷白的膚色在陽光的映襯下,如珠似玉。那人宛若雲中仙,優雅高貴不可攀。

而他身邊,娃娃臉的男人正微笑著朝她招手。不是陸安又是誰?

老塵!

林楚在心中喟歎,上京局勢萬變,處處需要他坐鎮。忽然跑來這裡,做什麼?

林止似有所感,狹長鳳眸中深邃的目光與她相撞。忽而勾唇似刹那花開,成了天地最耀眼的光。

“那個男人,真好看!”

“不行了,我要暈過去了。天下怎會有如此俊美的男人?”

“能成為他的隨扈,死我也甘願!”

“彆癡心妄想,你冇瞧見他在衝我笑麼?他選中的隨扈一定是我!”

林楚嘴角不可遏製的抽了一抽。

她竟不知道,生人勿進的林大美人,什麼時候也具備瞭如此招蜂引蝶的特性?

“林宗主,請坐。”婉言對林止的態度頗為恭敬,少主看中的男人,她可不敢得罪。

“坐就不必了。”

陸安笑嘻嘻著開口:“我們林爺辦事一向不喜歡囉嗦,今天來就是要從天塹挑幾個能乾的帶走。”

“婉營主。”他朝婉言拱拱手:“人我們已經看好了,現在能帶人走了麼?”

婉言頷首:“請。”

人群中按捺不住的激動,人人眼底充滿希冀。尤以天字營為最。

這位來頭不小的大人物,到底會挑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