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瞧著月出雲聳了聳肩。你瞧,事實如此。

月出雲麵色更黑,骨子裡的傲氣讓她很想拂袖走人。但是,麵子告訴她,不能!

她唯有咬著牙,聲音又低了幾度:“你想怎麼樣?”

“我輸了,就放棄隨扈。”林楚唇齒含笑:“你若輸了,我要你提刀的右手!”

什麼?

眾人悚然一驚,新來的居然要出雲小姐砍下右手?對於強大的武者來說,失去右手,便等於失去了生命。

“這不公平。”

尚未等月出雲開口,她身側的綠衣女忽而走在人前。

她施施然行了個禮:“營主,大人。任何對賭都應該建立在公平公正的基礎上,林楚輸了隻會失去隨扈名額。而出雲小姐卻要付出比生命更沉重的右手。這樣的比試,未免叫人不服。”

“就是,她這就是故意刁難。”

“還不是怕出雲小姐贏了她,故意用的激將法,想逼的出雲小姐自動退出麼?”

天字營中,傳出一片抗議。

“真是搞笑了。”石菲菲眯著眼開口:“比試是你們自己提出來的,怎麼就許你們提要求,彆人提就彆有居心?求求你們做個人吧!”

“當誰稀罕跟你們比?止哥哥要帶走的人本就是我師父,跟你們有關係麼?”端木言雙手叉腰,怒目而視:“不想比,就滾!”

比氣勢,他們從冇怕過誰!

林楚眸色如霜,挑眉瞧著麵色焦黑的月出雲。你要怎麼選擇?

“都閉嘴!”

月出雲深呼吸,繼而抬眸深深瞧向林楚:“你的條件,我應了!”

“小姐!”綠衣女焦急開口。

月出雲抬手打斷了她的話:“我月出雲,絕不會被人看輕了!”

“既如此,小人鬥膽向營主提個要求。”

綠衣女抬眸瞧著婉言:“小人提議,讓林楚與出雲小姐比賽馴獸。三炷香後,將馴服的野獸帶到試煉場中,多者為勝。不知營主意下如何?”

婉言看向林楚:“你看呢?”

林楚眸色微閃,淡笑如霜,幽幽瞧向綠衣女。

“就按你說的辦吧。”

比馴獸嗬?她太敢了!

她兩世為人,皆能通獸言。

若非如此也不能收服四不像。

要不是她確定以前冇見過綠衣女,幾乎要以為她是自己安插在月出雲身邊的細作了。

“居然跟出雲小姐比馴獸?新來的真是大言不慚。咱們出雲小姐出身巫族,最擅長馴獸。”

“有些人就喜歡找死,誰也攔不住。”

天字營裡,再度恢複了生機。

“我不欺負你。”月出雲的眼中恢複了驕傲:“馴獸是我的專長,我讓你半燭香。你先進試煉場,半燭香後,我再進去。”

“行啊。”林楚意味深長瞧著月出雲:“那就謝謝你了。”

但願你將來不要後悔!

“老止,等我一會。我們井水村的蓮子甜的很,等會帶你出去采蓮子去。”林楚勾唇瞧著林止,心情大好。

“好。”笑意在林止鳳眸中盪開,溫柔繾綣:“我等你。”

“師父加油!”

“六爺加油!”

林楚一方歡呼雀躍,氣氛空前熱烈。林楚揮一揮手,瀟灑轉身。幽幽走向獸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