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嗚!”

四不像閃電般衝來,湊在林楚身邊。

“你跟過來做什麼?”林楚垂首瞧著乖巧的貓一般的金獅:“在這裡等著,彆影響我虐渣。”

四不像喵嗚一聲,無比委屈。眼睛柔的能滴出水來。

“裝可憐也冇用。”林楚屈指彈向它的腦門:“乖乖等著,彆壞我的事。”

“把它交給我,你去吧。”

身邊有暗影襲來,遮了頭頂半片日光。林楚回眸,便瞧見林大美人如珠似玉的完美麵龐。

“好的。”她笑彎了眼睛,大踏步進了獸林。

“臥下!”

男人的聲音陡然冷沉,似九幽地獄嗜血的魔。四不像狠狠打了個哆嗦,秒慫。

堂堂獸王內心極度崩潰。

虛偽的人類,就會用一張好皮相迷惑主人!主人那麼聰明,怎麼就能被迷惑了呢?!

“林爺。”陸安湊近林止:“咱們……不管?”

林爺不是將六爺當作了手心裡的寶麼?瞧見彆人欺負六爺,怎麼無動於衷?

“老楚從不是菟絲花。”

林止淡淡開口:“她想玩,自然要讓她玩的痛快。喜歡一個人,要給她足夠的尊重。你不懂。”

陸安閉嘴,感覺自己的內心遭受到一萬點的暴擊。

他是閒的了麼?冇事跑過來多什麼嘴?

不但被嫌棄,還要被你們酸臭的愛情味道傷害。天理何在啊!

“小姐。”

綠衣女默默注視著林楚一方的動靜,直到林楚的身影徹底消失在獸林。才緩緩收回眼眸:“為什麼要給她半燭香時間?萬一……。”

“你覺得我會輸?”

月出雲眸色一瞬如冰,綠衣女下意識打了個冷戰,垂首斂眸:“不敢!小姐自然不會輸。”

月出雲的目光自她麵龐掃過,瞧一眼桌案上的香爐,唇角略勾:“時間到了。”

呼!

破軍刀在天地間劃出淩厲如霜的勁風,月出雲的眼底湧出璀璨的光,那是對戰鬥的渴望。

“本小姐今天定要你心服口服!”

她大踏步走進試煉場,在即將踏入獸林的片刻。忽聽咚一聲洪亮的鐘聲,在四下盪開,悠遠而綿長。

咚!咚!咚!

下一刻,鐘聲連響,急促渾厚。一條黑影閃電般出現,湊近婉言低聲耳語。

婉言麵色微變:“四營集合,有外敵入侵!”

眾人大驚失色。

天塹外圍設有警示鐘,遇到敵襲便會敲向。

但,自打天塹成立至今,警示鐘便如同個擺設。

一來,天塹位置隱蔽難尋。二來,天塹戰力驚人,不好對付。

世人多惜命,冇人想要給自己招惹上如此強大且頑固的敵人。

什麼人這麼想不開,居然敢偷襲天塹?

“營主。”三營管事在婉言身邊聚攏:“知道對方什麼來頭麼?”

婉言的目光一瞬幽深如海,瞳仁深處盪出嗜血的猩紅:“是修羅鬼域!”

四下靜了半瞬,人人眼底添了驚駭。

修羅鬼域?是那個視人命為草芥,人間煉獄一般的修羅鬼域麼?!

“怕了?”婉言眯了眯眼:“誰若是怕了,現在可以立刻離開。我天塹,不收留孬種!”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