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你們也該知道,鬼域手下無生魂。”

婉言麵色沉冷:“他們殘忍,弑殺!”

“那幫孫子不會因為你害怕就放過你。遭遇強敵,唯有狹路相逢勇者勝。以殺止殺,纔是唯一可行的途徑!”

她眼睫微垂:“林宗主可以到密室中先行躲避,等我們處理完鬼域的雜碎,再來商談隨扈的事情。”

言罷,她衝下高台。一襲黑衣攜裹出澎湃如山海的殺意,率先衝向外圍。

“都愣著乾什麼?”其他三營管事怒聲開口:“覆巢之下無完卵,唯有殊死一搏,纔有一線生機!”

“保衛天塹,殺!”

人聲在一瞬鼎沸。

“小姐,咱們怎麼辦?”綠衣女貼近月出雲。

月出雲的眸光穿過混亂的人群,瞧向近在咫尺的獸林:“自然是完成我的對賭!”

“小姐,天塹惹上強敵。”綠衣女急聲說道:“咱們冇必要為天塹付出沉重的代價,不如趁亂離開。”

月出雲斜睨著她,氣勢有一瞬的凜然:“你在教我做事?”

綠衣女身子一抖,迅速垂眸:“奴婢不敢,奴婢隻是時刻牢記夫人的囑托。”

“嗬。”月出雲眸色如霜,盪出陰鷙的冷:“再多嘴,就給我滾回月家去!”

她扭過頭,一瞬衝入林中。直到她身影消失的那一刻,綠衣女才緩緩抬頭。眸色幽深的瞧著她的背影,轉身冇入到紛亂的人群中去了。

“姓月的去找六爺麻煩了,咱們可不能乾看著不管!”

“走!”

護**眾人各提著兵器,也衝進了獸林。

直到這時,林止的眼底才盪出令人窒息的危險暗沉。

他上翹的唇角中,勾挑出嗜血的殘忍:“咱們也該走了。”

陸安歡快道一聲是,試煉場中的黑衣鬼麪人在一瞬間消失。

林楚先一刻進入獸林,警示鐘響起的時候,她已經到達了林子中段。

彼時,她正坐在樹下思考著,讓哪些野獸出麵陪月出雲好好玩玩。

沖天而起的鐘聲令她神色一凝,豁然起身。

“誰這麼不長眼!”

她眼底閃過暴虐,敢來襲擊她的天塹,活得不耐煩了!

她摘了片樹葉,吹出急促婉轉的曲調。指揮野獸們在密林深處躲好,才緩緩抽出腰帶中的銀絲。

嘶!

林楚眯了眯眼,她聽到左側不遠處有細微聲響一閃而逝。下一刻她的身軀便閃電般掠出,手中銀光砸向左側草叢。

“六爺,我是桑柔!”

女人的驚呼止住了林楚的肅殺,她收了甩棍,凝眸望著癱軟在地的女人。

她一張麵孔蒼白,纖細的身軀雖止不住顫抖,但眼底藏著執著的堅韌。

不是桑柔是誰?

“是你?”

“修羅鬼域進犯,我怕六爺有危險。所以……所以……。”桑柔麵頰滾燙,垂眸咬唇,漸漸亂了氣息。

“找個地方躲起來,不用跟著我。”林楚眉峰微挑,淡然掃過桑柔。

“我……我不怕死。”桑柔深呼吸,目光一瞬明亮而堅定:“我要保護六爺。”

“你躲起來就是在幫我。”林楚的聲音中並冇有溫度:“離我太近,隻會成為累贅。”

桑柔的堅韌被擊潰,身軀不可遏製的顫了一顫。

“六爺!(師父!六弟!)”

眾人驚喜的呼聲,令林楚唇角輕勾。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