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瞧向風一般捲來的眾人,眼底閃過華光:“都到了?”

“虐渣的事情,怎麼能少了我們?”端木言笑嘻嘻扯住林楚衣袖:“師父的成就,得有言兒一份功勞。”

林楚莞爾,輕點她鼻尖:“那是當然。”

桑柔遠遠看著,滿目的羨慕。

林長夕蹙眉,桃花眼中閃過莫名焦躁。總覺眼前一幕,瞧著多少有些礙眼。

“你一個女人,總與個男人舉止親密成何體統?我六弟將來,可是還要成親的!”

“林大爺,你又不是我爹,管得著麼?”端木言的白眼快要翻上了天。

大爺?爹?!

林長夕額角青筋突起,桃花眼中閃過陰霾。

他是英俊無敵玉樹臨風的翩翩貴公子好麼?這女人眼瞎也就罷了,怎麼心也瞎了呢?

林楚的目光幽幽掃過端木言和林長夕,笑容略有些意味深長。

“咱們要不要趁亂殺出去?”姚纖纖打量一眼空蕩蕩的獸林,眼底閃過華光:“有鬼域拖住天塹,咱們正好可以趁勢離開。”

“不行,得把鬼域那群雜碎趕出去!”林楚下意識反駁。

“為什麼?”眾人不解。林楚輕咳,要怎麼解釋?總不能說,天塹是她的地盤吧?

“不為什麼。”林楚深呼吸,眸色繼而幽深:“純看修羅王不爽!”

這理由發自真心。

修羅王那雜碎找她麻煩不是一次兩次了,這回更是明目張膽殺到她地盤上來。不給那人長長記性,她的臉可以徹底不要了。

“不爽就乾他!”石菲菲雙眸亮晶晶:“老孃最近憋了一肚子火,正好拿龜孫子們練練手!”

“我聽菲菲的。”姚纖纖立馬改變立場:“咱們也到外圍去。”

“不用了。”

林楚眸色微凝,眼底閃過細碎紅芒:“修羅王,在獸林!”

嗡!

話音才落,眾人耳邊響過一道奇異的聲響。下一刻,炙熱的太陽陡然消失,天地陷入一片黑暗。

“閉眼!”

林楚急聲輕喝,心情有一瞬的沉重。

六月如火,日正當空時,炙熱而明亮。

從極致的亮陡然進入深沉的黑,人的眼睛會有瞬間失明的狀態。

無法視物的瞬間雖然短暫,但對於修羅王帶領的那一群變態來說,足以改變很多事情。閉眼,是縮短不適最便捷的方法。

“東……東南,剛剛有人過去。”桑柔的聲音在萬籟俱寂中響起,異常清晰。

“你!”林楚陡然睜開眼,在黑暗中將麵頰轉向桑柔聲音傳來的位置:“能看清東西?”

“嗯。”

桑柔的麵頰紅撲撲的:“我……我從出生時,便能瞧清黑暗裡的所有東西。正因為如此,族裡的人纔將我當作怪物。爹孃都……都不喜歡我。”

她的聲音漸漸低沉,生出無邊的傷感。

林楚嘴角抽了抽,不過是有點夜視能力,連正經的異能都算不上,就被當作了怪物?

世人還真是愚昧。

“你來指路,追尋剛纔那人的蹤跡。”

“好。”桑柔勾唇,眼底的失落一瞬變作華光。

她起身,站在眾人身前:“大家跟……跟我來。”

她行走時,故意加重了腳步,帶領林楚等人走入更深的獸林深處。

“鬼啊!惡鬼在吃人!”

刺耳的尖叫驚的眾人腳步齊齊一頓,下意識睜開了眼。

嘶!

眼前的情景,讓所有人狠狠吸了口冷氣。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