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下靜了半瞬,黃字營眾人眼底露出赧然,略有些窘迫。

“是營主。”

一個眸中帶著傲氣的少年說道:“她下了死令,要求我們必須跟隨你。馬上死和等會再死,我選後者。”

“嗬。”林長夕輕哧:“貪生怕死也說得這麼理直氣壯,你們天塹的臉皮真讓人長見識。”

林楚咳了一聲,飛快瞥一眼林長夕。

雖然林小四不知道她纔是天塹真正的主人。但是吧,被人這樣咒罵自己的心血,多少還是很不舒服。

林長夕縮了縮脖子,莫名覺得脊背發冷是怎麼回事?他暗暗咬牙,都是修羅鬼域搞出來的把戲,弄得人奇奇怪怪。

“有我在,婉營主不會強迫你們。你們大可以立刻離開,相信月出雲會非常歡迎你們的加入。”

一眾目光瞧向婉言,婉言黑著臉點頭:“我聽林六爺的。”

眾人狠狠吸了口冷氣,天塹營主,多了不起的身份?竟對林楚言聽計從,這個人到底什麼來路?

端木言撫掌大笑:“師父威武,師父最厲害了。”

“既如此,那……那我去找出雲小姐了。”

隻一瞬,黃字營二十人的小隊便隻剩下五六個。眾人瞧瞧桑柔和傲氣少年,雖眼底有些掙紮和猶豫,到底冇有動彈。

“你怎麼不走?”林楚挑眉看向傲氣少年。

“小爺向來好奇心重,我很想知道你何德何能,讓婉營主對你如此敬重。”

林楚眸色深了深,這就是個嘴硬叛逆的熊孩子!

“你叫什麼名字?”

“沈行。”少年挺直了胸膛。

“東唐惠臨沈家的人?”

少年眼底閃過一抹不自在,抿唇無語。

桑柔訥訥開口:“他是沈家主的嫡子。”

林楚點點頭,難怪熊孩子一身的傲氣。原來是惠臨沈家主的嫡子,曾經也算是錦衣玉食站在雲端上的天之驕子。

不過麼,落毛的鳳凰不如雞。已經到了寄人籬下的地步,就該有個寄人籬下的態度。

“既然想跟著就跟著吧。”

林楚的目光淡淡自他身上掃過:“不過,你若是冇本事拖累了大家的行程,我是不會救你的。”

言罷,她牽著四不像率先走入到密林深處。

沈行胸膛劇烈起伏:“誰需要你來救?小爺是等著來揭破你虛偽嘴臉的英雄!”

“英雄。”

蕭隱仇的機關手臂輕圈住沈行的肩頭:“你會對你現在的正確選擇感到驕傲!”

“你這醜鬼,離小爺遠一點。”

沈行眉峰緊蹙,惡狠狠瞪著蕭隱仇:“小爺是惠臨沈家的公子,是你這種醜鬼能高攀的麼?”

“呦吼,我這暴脾氣。”

蕭隱仇盯著漸行漸遠的傲然身軀,狠狠咬了咬牙:“家主公子了不起啊?你爺爺我還是個家主呢?你看老子驕傲了麼?”

想當年黑巫蕭氏縱橫天下的時候,沈家算個毛?!

“消消氣蕭家主。”林長夕一雙桃花眼笑眯眯看著他:“等會比他多殺幾個人,看那臭小子還怎麼擺出一副高傲的嘴臉!”

“對!”蕭隱仇鄭重點頭:“用實力打敗那幫龜兒子才痛快!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