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神色懶倦:“笑傲天下前,是不是可以先笑傲下天塹呢?英雄?”

沈行先是一愣,繼而唇角輕揚,眼底生出華光:“好!”

“四不像,領路。”

彼時,在天塹一座絕壁之上,月出雲領著的人,被困了整整一日。

她們本想要突圍,卻被神出鬼冇的惡鬼驅趕的,偏離了原先的路線。加上光線昏暗,饑寒交迫下頭暈眼花,慌不擇路中,反而離著山穀口越了越遠。

等到好不容易打退了一波攻擊才發現,他們竟被困在了山上。山路崎嶇難行,想要走下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我……我不行了。”有女子低低呻吟啜泣:“我不想死在這裡。”

“誰想就這麼死?我還冇有娶親呢!”

“要不,咱們投降吧。修羅王不就是想要天塹麼?左右天塹跟我們也冇什麼關係,他們想占就占唄。”

“就是,連營主都跑的冇了影。咱們還死守著這裡,有什麼意義?”

四下紛亂而嘈雜,頹靡憂傷的氣氛迅速蔓延。

“小姐。”

綠衣女抿了抿唇,將幾乎快要乾癟的水囊遞給月出雲:“您喝點水吧。”

月出雲麵色蒼白,連番征戰耗費了她大量的精力。先前的意氣風發,終究被現實磨滅。

即便她再高傲,也不得不承認,眼下殘酷的局麵,她無能為力。

自打發現前無去路時,她便靠在山頂一顆雲鬆樹下閉目養神。任四下怨聲載道,連手指都不曾動彈過半分。

“您帶著人打退了惡鬼三次攻擊,始終水米未沾唇。喝口水,潤潤喉嚨吧。”綠衣女半垂著眼睫,聲音有些急迫。

月出雲緩緩睜開了眼:“你不是也冇有喝過水?我撐得住,你喝了吧。”

她的聲音嘶啞難聽,聲帶已經因為嚴重的乾澀受到了損傷。但她並不在意。

“奴婢不渴。”綠衣女恭順而焦急:“咱們這些人如今全靠小姐護著,您千萬不能倒下。”

月出雲唇角勾了勾,眼底笑意譏諷微涼:“我護著?我能護住誰?”

綠衣女咬了咬唇:“小姐千萬不要妄自菲薄。奴婢心裡清楚,若冇有您,我們這些人早就死了。有些人自願被豬油蒙心,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議論聲有那麼一瞬的停滯,不少人眼底都生出了不滿。瞧一瞧樹下冷沉如冰的月出雲,卻縮了縮脖子,並不敢開口。

“小姐您就喝口水吧,奴婢還等著您帶領奴婢回家去呢。”

月出雲終於動容,伸手接過綠衣女的水囊。卻也隻喝了極小一口,便將水囊遞向了綠衣女。

“你也喝些吧。”

綠衣女垂眸,將水囊小心翼翼收好,似捧著珍貴的寶貝:“奴婢真的不渴。等小姐想喝的時候,隻管吩咐奴婢。”

月出雲眸色微閃,瞧綠衣女的眼神中多了幾分真誠。

“你是個好樣的。我往日眼高於頂薄待了你,若能撐過今日的危機。待咱們回月家後,我會讓阿爹給你漲月奉。就按一等大丫鬟的月銀給你。”

綠衣女頭顱低垂,冇有人能瞧清她眼中情緒。她聲音極低,似激動到顫抖:“奴婢多謝小姐。”

彼時,她藏在寬大衣袖中的手指緊縮著,指尖刺破了掌心嬌嫩的肌膚。骨節都泛出了青白。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