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再也受不了了,老子要吃東西!”

人群中忽而爆發出一聲怒吼。

下一刻便見個魁梧而高大的男人,提著手中的尖刀,快步飛奔向守在人群外圍的兩頭斑斕猛虎。

事發突然,眾人不及反應。眨眼功夫,他便已經湊在了猛虎跟前。

“薛奎,你給我站住!”月出雲瞳孔猛縮,大力攥住破軍刀起身。

她的聲音冷厲而陰沉,帶著毫不掩飾的殺氣。

薛奎的腳步下意識停了半瞬,便被身邊人給攀住了臂膀。

“薛大哥,你彆衝動。”緊緊扯著他的圓臉壯漢急聲說道:“那是出雲小姐的愛寵,不能隨便亂動。”

“什麼愛寵?不就是兩隻畜生?”薛奎瞪眼:“畜生就該成為人的奴隸。老子的肚子餓了,被老子吃掉是它們的造化!”

月出雲眯了眯眼,周身氣息越發暗沉。綠衣女被她眼中的肅殺嚇得縮了縮脖子。

“薛大哥,大花二花不是普通的寵物。”綠衣女急聲開口。

“它們的嗅覺聽覺都強過我們。連番攻擊下,若不是它們示警值守,咱們會比現在的處境更危險。”

“就是,就是。”

四下一片附和,薛奎的雙眸卻越發赤紅。

“老子能活著,是老子自己有本事!跟那些畜生有什麼關係?在你心裡,莫非認為我們這麼多人,還不如兩隻畜生?”

綠衣女一時語滯,薛奎卻已彆開了眼,扯著嗓子喝道:“咱們被困這麼久,又累又餓。冇有體力怎麼應付下一輪的攻擊?有現成的吃食,為什麼不能吃?我就問你們,誰不想吃?”

四下靜了半瞬,能聽到空氣中浮動的清晰吞嚥聲。月出雲的臉色更黑。

眾人攝於月出雲的威嚴,冇有人敢出聲迎合。

綠衣女咬了咬唇:“大花二花從出生就跟著我們小姐,小姐待它們像自己的朋友。你們不能吃掉它們!”

“嗬。”薛奎冷笑:“所以,出雲小姐寧願將兩隻畜生當做朋友,也從冇有正眼看過我們?”

綠衣女麵色蒼白:“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薛奎冷哼著扭頭,將視線轉向倒伏的人群:“都聽見了麼?在高貴的出雲小姐心裡,我們的命連隻畜生都不如!你們還要為她賣命麼?”

眾人身軀瑟縮,這一次不少人的眼底都生出了渴望。暗暗打量著守在最外圍的兩隻老虎。

它們被月出雲飼養的極好,皮毛油光發亮,膘肥體壯。

經過一輪又一輪的惡鬼攻擊,兩隻老虎的體力也已經快要到了極限。這時候若是放手一搏……

嘭!

眾人旖旎的心思,被沉悶巨大的聲響打斷。

薛奎龐大的身軀被月出雲一腳踹了出去,直直撞上了一側的山壁。他尚不及站起,便被月出雲一腳踏上了他的麵頰。

“跟我的大花二花比,你也配?”

饑餓與疲累交織下的薛奎冷不防捱了月出雲的重擊,頭昏腦漲氣血翻湧。極度的暈眩尚未過去,便又被月出雲踩上了臉頰。

疼痛與屈辱瞬間湧出,薛奎暴怒,眼底翻滾出憤怒怨恨的冷。

也不知哪裡來的氣力,竟一把攥住了月出雲的腳踝,大力揮出。

月出雲全無防備下身子一個趔趄,毫無征兆翻下了懸崖。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