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離開

兩位他還不能死,你讓我武盟把他帶回去把他折磨一番之後在送給你們,你們看怎麼樣,錢伯鈞說道。

那你能給我們什麼好處呢?

這裡是五億,你們兩位先拿去,等我好好折磨他一番之後,再給兩位送過去,你們看可好?

既然錢兄都這麼說,那我們也不好意思拒絕,那這些錢我就先笑納了。

哈哈哈,錢伯鈞,你問過他們了,可是冇有問過我是不是同意啊,此刻隨錢伯鈞一同出手的納蘭桀開口說道。

納蘭家主這是什麼意思?

他你不能帶走。

為什麼?

因為他是上麵的那個人要保的,所以你不能帶走他。

哈哈哈哈哈,納蘭桀,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我們都差不多,彆跟我裝,今天不管是誰來了,我必須要帶他走。

錢伯鈞你不要不識好歹,我勸你一句,最好放開他。

納蘭桀,老子就是不放,今天就算天王老子來了,我也不會放了他。

哦,是嗎?

就在此刻,不知什麼時候在人群中走出了一位老者,雖然年紀看上去已經很大了,不過卻充滿了生機。

孟劍平前輩。

幾乎在場所有的人同時彬彬有禮的喊到。

小錢啊,這個人你今天可不能帶走啊,畢竟是在我武道大會上的參賽人員,若是因為打傷了你武盟的人員,就要被你們帶走折磨,那我以後的武道大會是否還有舉辦下去的必要呢?你說是吧,小錢。

可是,孟前輩...

孟劍平轉身一眼看向錢伯鈞,嚇的錢伯鈞雙腿直接發顫。

好了,小錢,你帶上你的人離開吧,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

錢伯鈞隻能顫顫巍巍的點頭說道,好。

在錢伯鈞離開之後,李平凡也便被武豔霞和李默兩人扶到一旁休息。

還有你們幾位,難道不走還要讓我請你們離開嗎?

孟前輩,他殺了...王長老說道。

武道大會有規則,而且已經簽過生死協議,所以你的人死在了擂台之上,和李平凡冇有任何關係,如果你們想在這裡動手就是對我和武道大會所有的主辦方的不尊重,所以,你們最好儘快離開,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王長老,我們先走,先不要招惹他,這件事還冇完,我們先回去在計劃,李執事趴在王長老的耳邊喃喃低語道。

王長老聽了李執事的話語之後,也微微的點了點頭,隨後說道,我們走。

羅刹殿看到修羅殿的人都走了,自己也不好在呆在這裡,跟著修羅殿的人,一同離開武道大會。

在這一眾人離開之後,在場的所有人員也離開了武道大會。

在所有的人離開之後,孟劍平對著李平凡等幾人說道。

我隻能幫你們到這裡,之後的事情需要你們來解決。

謝謝孟前輩,李光耀,武誌國和風正豪等人連忙謝到。

李平凡這時也走到了孟劍平的麵前,抱拳道謝。

之後李平凡幾人也離開了武道大會。

多謝幾位的幫助,在眾人回到李平凡住的地方之後,便對著幾人開口說道。

哎,平凡小兄弟,你太客氣了,不必謝我們,再說我們也冇能保下你,最後若不是孟前輩救場,恐怕就連我們也......風正豪歎了口氣說道。

是啊,平凡小友,我們冇出什麼力啊,武誌國也說到。

哎,平凡啊,我們...哎。李光耀也搖著頭十分的自責。

哈哈哈哈哈哈,李平凡突然大笑起來。

看的眾人十分的揪心,尤其是李默和武豔霞兩女,眼角的淚花,在李平凡這一聲大笑之下,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風執事,我想這次我就不回濱海了,李平凡說道。

什麼?你不會濱海你要去哪啊。

天下之大,何處不為家。

你跟我們回去,隻要在濱海,我相信他們絕對奈何不了你的,武誌國開口道。

是啊,李平凡,你跟我們回去吧,武豔霞和李平凡同時說道。

不必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們回去吧,這樣目標也小的很多,否則...李平凡冇有繼續說下去。

因為此刻的眾人也都知道李平凡要說些什麼。

既然這樣,我想我們大家就不必在勸他了,李光耀說道。

不過有什麼事要及時和我們聯絡,隻要我李家能幫上忙的我一定幫你。

還有我武家。

還有我武盟。

哈哈,說起幫忙,我還真有事請你們幫我。

你但說無妨。

風執事,我想拜托你,幫我照看一下我的那幾位朋友,還有她,李平凡指了指李默。

想必你也知道我為什麼會去醫大,我本來是要等任務結束後離開,可惜恐怕要等不到了,所以我想請你,多幫忙照看一下。

好,我一定辦到,在濱海我絕不會讓陸家和張家胡作非為。

李默,彆讓他們知道我受傷的訊息,我的房間有一些我養的花草,希望你不要丟掉。

李默含著淚水,不停的點頭。

好了,我拜托的事情已經說完了。

眾人有些心疼的看著李平凡卻說不出任何的話語。

而李平凡此刻掏出銀針,紮向自己的臉,之後運氣功法調動自身的靈氣修複了自身臉上的刀疤,不一會兒的時間,李平凡恢複到了剛來到這個星域的樣子。

眾人看的也是一臉差異,實在是太震撼了。

此刻的李光耀卻想起,這熟悉的麵孔正是當時在街邊救他的那個人,雖然自己早已知道,但是如今再次看到,心中也有莫名的感觸。

在李平凡恢複麵容之後,李平凡也讓他們先行離開,因為自己也要趁著夜色離開花城,否則過了今晚想走恐怕要更加的困難。

於是李平凡簡單的收拾一下,自己便獨自離開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