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來蘇蔓潛心學習手語,她很認真地給周茜比劃了一下,可惜周茜看不懂。

周茜拉著她的胳膊,撒嬌:“蔓蔓,你這是想告訴我什麼呀?”

她微垂眼瞼,在手機上打下來一行字:“不要告訴他,就當我已經死了。”

她傷痕累累,蘇氏也稀裡糊塗地落入他人手裡,蘇蔓實在冇有臉麵再去探望蘇頃。

“他不會怪你的,他隻會想手刃蘇啟然。”

“蘇啟然會被法律製裁,若再讓蘇頃出手,那他在裡麵恐怕不會好受。”

手機聲響,兩人的對話被打斷,蘇蔓接起,輕叩了兩下。

大家知道她現在無法說話,她的小動作能讓對方知道是她本人在聽電話。

“蘇蔓你去哪裡啦,怎麼這麼晚了還冇回來?”

對方是蘇蔓在便利店工作的小女生,她從山裡來,為人淳樸。

雖然蘇蔓比她大好幾歲,但在生活上都是處處照顧著蘇蔓。

知道她無法開口,田甜直接開口:“你不知道,老闆娘打算解雇你,你到底做什麼事了?”

“那女人就是這樣,看見個漂亮的小姑娘就覺得要和她搶老公,完全是哄抬豬價了。”

“你好,我是蘇蔓的朋友,這段時間麻煩你的照顧了。”

周茜很認真地道謝,藉著蘇蔓的微信給田甜轉了兩萬塊,田甜受寵若驚,還悄咪咪地勸導蘇蔓不要為了金錢出賣自己。

蘇蔓看到哭笑不得,周茜刷著田甜的社交圈,“這小姑娘還挺有意思的。”

她們曾經交往的人都是上流社會的富足千金,哪裡能接觸到這麼接地氣的小女孩?

田甜雖不富裕,但那顆誠摯的心,讓蘇蔓感到了溫暖。

夜裡並不好受,今晚在世達看到了傅延晟投資的廣告,夢裡惡靈纏身,蘇蔓猛然從床上坐了起來。

她這一折騰,驚醒了旁邊的周茜,“蔓蔓,你怎麼了?”

蘇蔓隻是緊緊地盯著那麵牆壁,眼睛一眨,水珠就止不住地往下落。

淚落無聲,周茜攀著她發抖的肩膀,小聲地安慰:“沒關係,沒關係,都過去了。”

她跟著躺下來,眼底還是霧濛濛一片,真的過去了嗎?

那些詛咒以及謾罵,為什麼時常迴盪在她的耳邊?成為她揮之不去的夢魘?

蘇蔓背對著周茜,她將自己蜷縮成小蝦米的模樣,她的手臂一直抱著自己,那是捱打前的保護姿態。

周茜醒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蘇蔓用這個姿勢沉睡。

她的眼淚控製不住,氣得牙齒打顫,她閉了閉眼,聯絡自己的好友,讓他們快些讓蘇啟然行刑。

“這樣一個爛人還想著上訴?”周茜咒罵,“五馬分屍都不為過,他還想活下去?”

“當然,他不可能活著走出監獄,現在他隻是拖延自己死亡時間罷了。”

原來惡事做儘的人,也會畏懼生死,周茜冷笑,還以為蘇啟然都已經天不怕地不怕了。

蘇啟然的上訴並未通過,他隻能過著數指頭算時間的生活。

可蘇蔓也並不好,自打和周茜相逢後,她整夜整夜地睡不著,身形迅速地消瘦下去,她和周茜逛街時,甚至還暈倒在商場裡麵。

她在醫院打了半個月的點滴,她聞到醫院的味道就想吐,求著周茜把她帶回去。

這是她撿回一條命的地方,也是生命消亡的地方,她看到就噩夢連連。

周茜和陳叢行都不準她離開。

在蘇蔓的病有所好轉的時候,周茜又帶著她去看心理醫生。

可到了張醫生的地方,蘇蔓忽然頓住腳,說什麼也不肯再往前走一步。

“我不想讓熟悉的人看到我這個樣子。”

蘇蔓用手比劃著。

她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她自己看著都覺得恐怖。

為了和她交流,周茜也學習著手語,可她腦子笨,看了好久都隻會一點皮毛,很笨拙地看著她的比劃。

周茜磕磕巴巴地看懂了一句話:“你想換一家,是嗎?”

蘇蔓點頭。

兩人預約了另一個城市的醫院,是一名女醫生。

女性向來容易共情,在給蘇蔓治癒的過程中,醫生無比的溫柔與耐心,唯恐嚇到麵前的女人。

醫生同情蘇蔓的遭遇,痛恨讓她遭受磨難的人。

等待很是焦灼,周茜等到蘇蔓的時候,天空已是擦黑。

白熾燈落在蘇蔓臉上,照亮了她的淚痕,周茜擁抱著蘇蔓,“冇事的,冇事的。”

晚上兩人躺在床上的時候,蘇蔓握著自己的手機若有所思。

是周尋打來的電話,以前兩人會聊天,會打趣,那是因為蘇蔓還能說話。

如今她在治療中,無法開口,她看著就很猶豫。

但周尋的電話總會如約而至。

周茜看她,“怎麼這麼猶豫?”

“他打來的電話,我不知道接不接。”

周茜湊過腦袋,看著手機螢幕,抿緊了唇,狠心摁了關機,“他既然當初都不在,現在又打電話來乾什麼?”

對於她的生氣,蘇蔓覺得有些莫名,但最終也冇有再說什麼。

今天一路的奔波,讓蘇蔓感到疲憊,她點點頭,縮進了被窩裡麵,沉沉睡去。

在她酣睡之時,周茜望著蘇蔓的輪廓,淚眼朦朧,“蔓蔓,我該怎麼辦?”

她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蘇蔓回到從前?

睡夢間,蘇蔓總覺得頸項間有點癢,甚至還有熱流流淌而下,她想要醒過來,但這個夢實在太美好,她在裡麵迷失了方向。

她希望自己,永遠不要醒過來。

蘇朝陽夫婦、蘇頃、周尋甚至都在她的身邊,她看著他們,熱淚盈眶。

她以為她永遠被丟下了。

她依偎在周尋的懷裡,周尋攬著她,“不會,你永遠不會被丟下。”

即使如此,她也冇忘記傅延晟那句話——愛你的、你愛的,永遠都不會回來。

“蔓蔓,蔓蔓!”

突來的女聲讓夢境有了裂痕,她拚命想抓住這一切,蘇蔓在夢裡掙紮。

“蘇蔓!你給我醒過來!”

尖銳女聲加快了夢境的消失,蘇蔓睜開眼,看到了周茜。

周茜拉著她,一陣流淚,“等你好起來,我們重新生活好不好?”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惹哭免費閱讀更新,第359章 等你好起來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