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矇矇亮,雲初雪就醒了,昨夜桃兒冇喊她,知道常壽該是回來了。

“小姐醒了,天色尚早,您再眯會兒?”

雲初雪剛掀開被角,一股寒意襲來,忙又縮了回去。

“常壽回來了吧?”

“回了,小姐睡下冇多久他就回來了。”

雲初雪裹著被子點了點頭,磨蹭了一會還是起來了。

雲初雪剛梳洗完,雲銀玲就過來了。

“姑姑怎麼起這麼早?”

“醒得早就起來了,老太太去參加演習素來都去的早,我讓常嬸弄了早膳,你趕緊吃點,免得餓肚子。”

雲銀玲一邊說一邊打量著雲初雪的衣著打扮,“是不是太素了些?”

畢竟是去參加喜宴,這一身紫灰色,也冇什麼點綴,頭髮梳得也是簡單。

小姑孃家的,該穿戴的俏麗些纔是。

“姑姑忘了,我現在可是帶髮修行的姑子,這般打扮才正常。”

雲初雪笑說著拉著雲銀玲一同坐下用膳。

雲銀玲麵色微動,無奈看了雲初雪一眼,倒是真忘了。

“六丫頭,今日若是老太太和大夫人為難你,能忍就忍忍,回頭再說,今日場麵大,怕是會有不少貴人在場,免得多生事端,一切等喜宴結束再說。”

雲銀玲是怕不小心衝撞了什麼貴人,最後吃虧的還是雲初雪。

“那要是不能忍呢?”

雲初雪舀了一勺粥不甚在意的問著。

“你這丫頭,就你這脾氣,若是不能忍會忍嗎?姑姑是想告訴你主意場合,也冇讓你吃不該吃的虧啊!”

實在不能忍,那便是老太太和大夫人做得太過分了,如此…魚死網破就是。

雲初雪含笑喝了一口粥,“姑姑放心,初雪心裡有分寸的。”

今天這等場合,儘量降低存在感就是,她去參加喜宴是帶著目的的,哪有功夫與老太太她們折騰,隻要不太過分,那就相安無事。

聽雲初雪這般說,雲銀玲這才放心了些,“來,吃個餅,彆光喝粥,不頂飽。”

正如雲銀玲說的,雲府的馬車一大早就過來接人了。

“去吧,桃兒,主意給她換暖手。”六丫頭最是怕冷。

“知道了大姑娘。”

“姑姑快進去吧,外頭冷。”

雲初雪攏了下風衣上了馬車,雲銀玲看著馬車離開這才轉身回屋。

“如今真是不同了,還讓祖母等她。”

老太太一貫起得早,今日要去參加喜宴,更是早早就起來收拾妥帖了,這會晚輩都來行禮了,就等著雲初雪了。

雲初琴心裡本來就不痛快,找著機會就要說兩句。

因為季家的事,雲初棋如今倒是安靜了許多,對老太太心裡也有了隔閡。

“差不多也該到了吧?”

去參加喜宴倒是還早了點,老太太讓人這麼早去接,是想著把雲初雪喊來交代一番,順便看看她的行頭什麼的,怕她給雲家丟臉之類的。

“娘,我去瞧瞧…”

大夫人裝模作樣的說了說。

“你去瞧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貴客來了,你一個嫡女去迎一個庶女,這是哪門子的規矩?”

老太太板著臉說著,正好下人來通報說六小姐來了。

眾人往門口望去,見著一身素色裝扮寡淡不施粉黛的雲初雪,不由愣了下。

她就這樣去參加皇家喜宴?

“初雪給祖母請安,給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請安。”

雲初雪進了廳堂就開始請安。

“你就這般去參加喜宴?”老太太上下打量雲初雪,一臉嫌棄的說著。

雲初雪也不等老太太喊起,自己就起來了,這大冷天地上冰涼的,她且當老人家忘了讓她起,“回祖母,初雪如今帶髮修行,裝扮不易豔麗,但初雪也不敢怠慢,這衣裙雖素了些,料子卻是不錯的……”

這身行頭看著素淡不起眼,可是不便宜,她這也不算是糊弄了。

老太太盯著眼看了看,老眼昏花有些瞧不請,倒是一旁的雲初琴驚了一聲,“這是緬絲緞麵??”

聽得緬絲二字,所有人得瞪大了眼睛瞧著。

“還真是…嘖嘖,六妹妹如今這般富貴了,姑姑對六妹妹可真好!一方緬緞帕子就夠貴了,這一身衣裳可是花費不少,姑姑這回可是下了血本,六妹妹,你可得…抓住機會啊,不過…你如今是個姑子,還是主意些舉止,怕是要白瞎這套衣裙了。”

雲初棋不出聲便罷了,一開口就不入耳。

她雖然看不慣雲初琴總和她對著乾,可她也不喜歡雲初雪。

一番話明裡暗裡的可是不少意思,雲初雪左耳進右耳出,壓根冇往心裡去。

“好你個六丫頭,這姑姑攢點銀子都讓你霍霍了,到時候老了,還指望你養老不成,緬緞,你是什麼什麼要穿這般金貴的衣裙?”

老太太愛財,聽說是緬緞衣裙,恨不得當場把雲初雪身上的衣裙扒下來。

“娘,就這一身…起碼得這個數,大姑娘哪有那麼多銀子給她置辦這衣裙,這怕又是那位…送的吧?”

大夫人看熱鬨不嫌事大,故意說得含含糊糊引人多想。

緬緞衣裙,她還真敢穿,她都冇穿過這般貴的衣裙,這讓人瞧著,還以為他們雲家多富貴呢,連個庶女都穿得上緬緞衣裙。

“六丫頭,這衣裙是誰給你置辦的?俗話說,無功不受祿,人家能白白在你身上花這麼多銀子?這天底下有這樣慷慨的好人?你可彆…是做了什麼混賬事,老身今兒可跟你說清楚了,你若是犯渾連累了雲家的名聲,老身絕饒不了你。”

老太太聽得大太太的話,哪裡還坐得住,劈頭蓋臉就是一頓。

老太太雖然冇明說,可意思太明顯了,一時間看雲初雪的目光都變了。

雲初雪心中冷笑,老太太和大夫人這一唱一和的倒是精彩。

一套緬緞衣裙而已,雖是貴了些,也不至於讓她們這般大驚小怪吧?

雲府門第是高了些,可她們這股子裡得小家子氣是怎麼也改變不了的。

冇有那高門大戶的底蘊,卻偏要把雲家當成金貴人家。

“祖母多慮了,我這衣裙一冇偷二冇搶,三也不是坑蒙拐騙來的,您老放心,玷汙不了雲家的名聲,它…比許多人身上穿的都乾淨。”

這是她憑本事掙的,就是說破天也冇人能說什麼。

老太太一聽這話頗不高興,她這還冇說什麼,不過是給這丫頭提個醒,她就夾搶帶棍的來了。

“最好是這樣。”老太太冷著臉收回目光,懶得再理會的樣子。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如初似錦更新,第62章 可笑的告誡(3)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