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任何一個人去糾結,蘇凡到底能不能成功。

不論蘇凡能不能成功,現在他都是掉在他們麵前的胡蘿蔔。

不撿起來啃一口都對不起他們這些驢。

“你們又想要什麼樣的丹藥呢?”

蘇凡把目光投向了其他人。

武敵千聲音如同雷霆炸響,帶著有些難以控製的激動。

“九轉丹那麼難以煉製的丹藥,如果你都能夠煉製成功的話,那麼我想要的丹藥對你來說必定不是問題。”

“我想要的丹藥名字是複靈紫丹。”

他的目光灼灼。

“我當然也會自己準備材料。”

“全看你知不知道這一味丹藥的藥方。”

知不知道這丹藥的藥方?

蘇凡的嘴角勾勒起來了一抹笑容。

“緣何不知?”

“為何不知?”

“好大的口氣。”武敵千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來,一雙眼睛如同猛虎一般直接瞪向了蘇凡,但是隨後立刻就變成了彌勒佛一般的笑容。

“但是我喜歡。”

“既然如此,若是蘇丹師能夠答應為我煉製的丹藥的話,如同容婆婆一般,等丹藥煉成之後必定有著重謝,不論丹藥到底能不能夠煉製成功,重謝早就已經準備好。”

蘇凡點點頭,又道:“我自然能夠為你等煉製丹藥,不過我並不屬於這裡,相信你們也知道,我也不可能在這裡久待。

或許最多隻在這裡停留幾個月,或者是半年的時間,就會離開,在這段時間之內,你們要安排好求藥的順序。”

“既然你們能夠一起前來想要我為你們煉製丹藥,那麼這種事情——這種小事,相信你們自己應該就能夠解決。”

旁邊的幾人頓時沉默,但是也冇有人出聲反駁。

蘇凡對於煉丹師的地位有了更加清晰直觀的瞭解。

這簡直就是說一不二。

容半煙咳嗽了一聲,率先開口:“既然這樣的話,那麼老婆子我想要的丹藥,可以往後挪一挪。”“也希望幾位手裡,如果有老婆子我想要的東西的可以高抬貴手。”

武敵千拱拱手,“容婆婆大度,放心吧,你想要的東西,我們都是知情,若是能夠有朝一日遇上,必定會為婆婆留意。”

容半煙含蓄點頭,“那老婆子我就先謝過幾位了。”

武敵千也隨後道:“我想要的複靈紫丹雖然有些緊迫,但也冇有到非常不可的程度,隻要兩年之內能夠拿到,我就無他所求。”

“老陸,你想要的丹藥,應該是最緊張的了吧。”

他把話題開頭,拋給了坐在他旁邊的黃袍老者,也就是陸君玉。

陸君玉沉吟片刻,歎了口氣:“自然是緊迫,然而卻並不一定能夠煉製出來。”

蘇凡聽到這話倒是來了一些興趣。

“你想要什麼丹藥?”

陸君玉搖搖頭,“我想要的丹藥的名字叫做混元塑骨丹。”

“這種丹藥的藥方極為偏門,世間少有人能夠知道,我來到這裡,也並冇有抱有多大的期望,隻不過是走投無路罷了……”

越說他越覺得自己不應該把期待放在這裡。

說起來他也是著了魔,忽然聽到有人煉丹能夠引動天地異象,便不顧其他,瘋了一樣衝了過來,想要尋找一絲絲可能的機會。

可來到這裡以後,卻又突然清醒了過來,深知這又怎麼可能呢?

陸君玉嘴角的笑容苦澀。

可是就當他說完了這句話以後,蘇凡在腦海中回憶了一下,然後隨意的點了點頭。

“混元塑骨丹是吧,這種丹藥的藥方裡麵記載著需要用到蔚藍之海中所存在的一些較為特殊的藥材,你是否有門路能夠獲得?”

陸君玉幾乎是不顧其他,失去了儀態和形象的抬起頭來,一雙眼睛快速的閃過了金黃的光芒,緊緊的盯著蘇凡,好像在判斷,蘇凡是在說大話或者是哄騙自己的一般。

他近乎是嘶吼著,“你知道這一味丹藥的藥方??”

怎麼可能!?

自己能夠知道這丹藥的名字還有功效,還是翻遍了古籍,翻山越嶺,不惜一切代價才得知,至於藥方早就已經失傳在上古的戰爭之中。

這世間怎麼可能還有彆人知道?

“我當然知道。”

蘇凡點了點頭,態度淡定自然。

“我知道需要用到什麼藥的藥方,不過我也知道,這丹藥的藥方在現在應該早就已經失傳,我能夠將這藥方給你,讓你去蒐羅藥材,但是……”

陸君玉急急忙忙的開口,直接把自己所有的底線都交托了出去。

“你想要什麼?隻要是我能夠做到的,我全部都答應,就算是要我的命,要我奉你為主都可以。”

怎麼又來一個?

蘇凡的嘴角抽了抽,然後趕緊打消了他的念頭:“冇有必要奉我為主。”

“還不到那個程度,我隻是想說這藥方頗多,而你口中的那個病人,竟然需要這種藥方,那就代表他的時日應該無多了吧,現在應該是苟延殘喘,吊著命纔對。”

陸君玉瞬間臉上就露出來了痛苦的表情,好像被說到了傷心事一樣,不過他也知道,這些事情最怕諱疾忌醫,麵對要治療自己牽腸掛肚的人的丹師,有什麼可以隱瞞的呢?

他乾脆利落的交代了。

“冇錯。”

“在最開始那些為我的……妖獸,進行診斷的人,都說他的壽命隻剩下了短短兩年,可是我走遍荒郊野嶺,翻越大山四海,用儘一切辦法,硬生生將他的壽命延長到現在!

已經過去了足足八年之久!

根據我所得的各種偏門方子,要是硬撐的話,估計也隻能再撐個三年,甚至不到三年。”

陸君玉抿著嘴:“也就是在這個過程中,我得到了一個訊息,有人告訴我,讓我去聖地翻閱圖書,說不定能夠得到徹底治癒我的妖獸的辦法。

可惜的是,聖地也冇有這種辦法,我隻在那裡找到了這個名字,還有這種丹藥的功效。”

他眼神看著蘇凡,帶著微不可查的懷疑。

“蘇丹師……並非是我懷疑你,而是我不甚理解,為何聖地所不知道的資訊,你卻能夠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