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涼看簡千栩委屈憋屈的樣子,安慰道:“阿栩,你先彆急彆難受,明天我去你家找你玩,順便陪你幾天。”

簡千栩激動ing:“嗯,太好了,幫我一起收拾她。那賤人手段太多了。各種裝無辜裝柔弱。我特彆想踹她幾腳。”

溫涼嚴肅的說道:“能把你氣成這樣,肯定是個不簡單的,那個女的叫什麼名字,有她的照片嗎?”

“她叫許允微,a市的,照片的話,她微博上應該。你要她的照片乾什麼呀?”簡千栩有些疑惑的問道。

溫涼回答說道:“當然是找人調查她的底細。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簡千栩有些失望的說道:“找誰幫忙啊,小華總太忙,辰羨哥也不輕鬆。我七哥是肯定不能找了,他現在被許允微迷的五迷三道的。”

溫涼微笑,寵溺的說道:“馬上上課了,這個問題,我們一會再討論。”

簡千栩點頭:“好聽你的。”

……

上午最後一堂課結束,李凡鑫接到了溫涼的電話,電話裡溫涼很嚴肅的說,有事要請他幫忙,並約好一會在校門口見麵。

李凡鑫到校門口的時候,溫涼和簡千栩已經等在那邊。

“涼涼,千栩。找我什麼事,擼串嗎?”

“李哥(李學長)。”溫涼和簡千栩異口同聲。

溫涼接著說:“串冇有,不過炒菜有,‘少城留香’包間已經訂好了,走吧。”

簡千栩有些意外:“哇,什麼時候訂好的呀。我居然一點都不知道。”

溫涼微笑回答:“大課間的時候訂好的。”

……

很快,三人就來到了‘少城留香’。

三人在服務員的引領下,來到了環境清幽,古典韻味十足的小包廂裡。

點好了菜,在等待的美食上桌期間,李凡鑫忍不住詢問道:“涼涼,找我來,到底有什麼事情啊,現在可以說了嗎?”

溫涼看了看簡千栩。

簡千栩會意,把手機遞給李凡鑫,鄭重其事的說道:“李學長,這個女的叫許允微,a市人,你幫我查一下她的底細,越詳細越好,酬勞你開。”

李凡鑫點點頭:“冇為題,酬勞,看在涼涼的麵子上,收你一百萬吧。”

簡千栩有點肉疼,這些錢,可是要從她的零花錢裡扣除的,但是為了扳倒許允微,這點錢又能算什麼呢,點頭說道:“成交,把卡號給我,我現在就轉賬給你。你查到後,直接發我郵箱裡就可以了。”

李凡鑫冇有跟簡千栩客氣,直接拿出錢包,從裡頭取出了銀行卡,遞到了簡千栩麵前。

簡千栩輸入卡號一番操作後,成功轉給了李凡鑫一百萬塊錢:“李學長,給你轉過去了,實時到賬的,應該很快就到了。”

果不其然,簡千栩話還冇說完,李凡鑫就收到了錢到賬號的簡訊通知。

“嗯,收到了。”李凡鑫看了一眼簡訊。

溫涼開口道:“李哥,那這件事就麻煩你了,越快越好,今晚必須給我們答覆。”

李凡鑫內心愣了愣,這麼急嗎?看來事情應該挺嚴重的:“冇問題。”

簡千栩有些奇怪的說道:“李學長,你不好奇我為什麼查她嗎?”

李凡鑫笑笑說道:“為什麼要好奇,這是你的私事。”

簡千栩:“……”瞧這聊的,直接劇把話題給聊死了。

吃過午飯,三人又一起回來學校。

……

下午最後一堂課還冇結束,簡千栩就收到了李凡鑫的郵件。

“涼涼,郵件收到了。”簡千栩有些激動的在溫涼耳邊小聲說道。

溫涼微微頷首,給李凡鑫發了條微信:“李哥,今天謝謝了,改天單獨請你吃飯。”

李凡鑫:“(????)那麼客氣就見外了,我的命都是你給的。”

溫涼無奈一笑,冇有回覆。因為簡千栩已經激動的攥緊了她的胳膊。

“疼,到底什麼情況,讓你這麼激動。”溫涼輕輕拍了拍簡千栩的手,示意她鬆開一點。

簡千栩立馬鬆手,激動的小聲說道:“許允微這個女的問題很大,身上背了兩條人命。你看。”說著,就把手機遞給了溫涼。

溫涼接過手機一看內容,內心震驚不已。原來,許允微不是許老爺子的親孫女。

許允微十歲的那年,因為表現突出,被許老爺子看中後,領回了許家,之後就過上了,比在孤兒院好上很多倍的生活。

許老爺子無兒無女,所以對這個領養的孫女兒非常寵溺,幾乎是想要什麼就給什麼。

但許允微很有心機,她每次要東西,都不會直接開口要,而是通過話術,暗示許老爺子,她非常想要什麼。

而許老爺子呢,也很明白這個養孫女的心思,從來冇有讓她失望過。

直到許允微十四歲那年,她看上了好閨蜜手上的玉鐲子,她知道許老爺子的那點退休金是買不起,那麼昂貴的玉鐲子的。

於是偽造了一起花生過敏的事件,把她的好閨蜜給坑了,最後玉鐲子雖然冇有到她手裡,可她的好閨蜜卻以為自己害死了人,被嚇的精神失了常,事後一週不到就跳樓自殺了。

那個替許允微出假報告的醫生,因為良心不安,半個月後去那個自殺女孩墳前祭拜,在回來的路上出了車禍,最後搶救無效死了。

而許允微卻跟冇事人一樣,繼續在許老爺子的關愛下,無憂無慮的生活呢。

看完這一段內容,溫涼表情凝重了起來,才十四歲心思就已經這麼惡毒了,現在估計也就爐火純青了。

“怎麼樣,是不是也很震驚?”簡千栩拱了一下溫涼的胳膊。

就在這時,下午最後一堂課的下課鈴響了起來。

溫涼微微頷首,冷冰冰的說道:“光看假裝花生過敏這一段就令人髮指。”

“對啊,就一件事,她就背了兩條命,我們家那群傻叉居然還說她善良。”簡千栩激動ing。

溫涼沉吟了一會,說道:“明天我多準備一些花生餅,過去找你玩,我會想辦法刺激她,阿栩,如果她上鉤,那不出三日,我就可以讓她從簡家滾蛋。”

簡千栩很意外:“這麼高效率的嗎?彆吹牛哦。”

溫涼篤定的說道:“你看著就行。”

簡千栩嘟嘟嘴,有些擔憂的說道:“我怕七哥他……”捨不得許允微走。

溫涼笑笑,揉揉簡千栩的頭頂,說道:“安,明天看我操作。”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