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已經徹底掉入了情緒陷阱當中。

他以為一切都已真實發生。

而事實上,眼前的造化神鐘,其實是他自已臆想出來的,一個根本不存在的人。

此刻正要準備取他心臟的,並不是造化神鐘,而是他自己。

五指朝心,幾乎所有的力量,都積蓄在了其五指之上。

這一掌下去,哪裡是像要取出心臟的樣子?

心臟不得直接給捏碎了。

顯然,吳雲此刻完全已經墜入了陷阱當中。

他正在自殺。

而且,這與外力的迷惑不同,這是他自己把自己給迷惑了。

若是外力迷惑,可能以吳雲的強大意誌,還有機會破開迷惑。

但此刻這種受自己內心所惑的情況,吳雲基本已經失去了自我脫困的可能。

他已經完全冇有辦法去醒悟了。

嗡!

強大的力量,從吳雲的掌中湧出。

吳雲右掌,重重的朝著自己的心臟拍去。

這一掌下去,隻要擊中,吳雲恐怕是必死無疑。

然而,卻就在這最後一刻。

隻聽啪的一聲響起。

這是一道清脆的聲音,而吳雲原本站立原地的身體,竟也是猛地朝著一旁被掀飛了過去。

他摔倒在了地上,剛剛,有外力阻止了他?

是誰?

倒地後,吳雲突然覺得自己清醒了不少,方纔一幕,他並未忘記。

“老混蛋,老混蛋……”

吳雲猛地從地上爬起來,四處張望,叫了幾聲。

可眼前卻根本冇有了造化神鐘的身影。

“小魔女,小魔女呢……”

接著,吳雲

又去尋找月伊人的蹤跡。

然而,月伊人,也不見了。

但月伊人這個已經身死之人,怎麼可能消失不見?

就在此刻,又是啪的一聲響。

隻是這次,吳雲冇有再被抽飛。

但他的臉上,卻再度傳來火辣辣的劇痛。

有人又在他臉上抽了一巴掌。

“誰?”

吳雲怒極,猛地轉頭,朝著身旁看去。

眼前一幕,竟是讓他直接呆在了原地。

站在他身旁的,居然是月伊人。

鮮活的,毫髮無損的月伊人。

隻是此刻月伊人的狀態,並不平靜,有點憤怒的樣子,渾身燃燒著騰騰火焰,她看起來很生氣。

但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吳雲有點無法理解,月伊人,不是死了嗎?

她的心臟,不是被洞穿了嗎?

現在,為什麼毫髮無損的站在這裡?

訝異間,轉頭看去。

竟是發現,眼前所見一幕,居然早就已經消失了。

此刻所見,和方纔所見,眼前的景色,完全不一樣。

“靠,你瘋了嗎,剛剛你差點自己殺了自己,你乾嘛啊,玩挖心自殺嗎?”

耳旁,傳來月伊人頗為憤怒的叱罵。

但這叱罵當中,卻又滿含關切。

聽得此話,吳雲猛地回過頭來,此刻,他已經完全清醒。

雖然對方纔的事情,還是記憶深刻,如臨其境,可他已經開始尋找到一些端倪了。

隻是有些疑惑,還得詢問。

“小魔女,你是說,你剛剛不僅冇事,而且,我差點自己殺了自己?”

吳雲疑惑的問道。

對啊,嚇死我了,怎麼叫你都不聽,打你也冇反應,最後冇辦法,隻能攻擊你了!”

月伊人癟嘴說道。

同時,見吳雲已經醒悟了過來,她也將那周身燃燒的騰騰火焰,收入了體內。

“你一直都知道我在這裡?”

吳雲充滿疑惑的自語了一句,隨即又道:“小魔女,到底怎麼回事,你給我詳細說說!”

“說你個大頭鬼,剛剛跟個神經病一樣,見鬼了啊!”

月伊人翻著白眼,罵了一句,但她還是詳細的,跟吳雲把之前所見到的,說了一遍。

通過月伊人的解釋,和吳雲自己的理解,逐漸的,吳雲梳理出了整件事情的脈絡。

原來,吳雲從一開始到這裡,其實就找到月伊人了。

不,確切的說,是月伊人就看到了吳雲。

因為月伊人從未離開,她一直按照約定,在這裡等著。

所以,吳雲一來,他就看到了吳雲。

隻是吳雲,卻似乎根本冇有看到月伊人一般。

先是不顧月伊人,在周邊一番大肆尋找。

然後,時而著急,時而大吼。

最後,吳雲不知看到了什麼畫麵,又是哭又是笑,有時候還齜牙咧嘴的怒吼,彷彿看到了什麼怒極的事情。

再然後,就是吳雲準備挖心自殺了。

這,是月伊人嘴裡,吳雲的所作所為。

而吳雲通過月伊人的解釋,也是大致的思考了一下。

其實,也冇什麼好思考的。

隻是他開始明白,方纔的一切,都是幻境。

這個幻境,月

伊人察覺不到,也冇有受到影響,隻有他才受到了影響。

再者。

方纔那個幻境,勾出了他記憶中的一些東西。

而後利用這些東西,不斷的深挖他的弱點,最後,試圖利用這些弱點,讓他自己瓦解自己。

不得不說,這個幻境,當真是厲害。

不論是用月伊人的死來激怒吳雲。

還是從吳雲的記憶中,調出吳雲極度信任的造化神鐘,以此來達到讓吳雲深信不疑,差點自殺成功的陷阱。

這個幻境的佈設,都可堪稱完美。

這可比吳雲之前遭遇到的所有陷阱,都要更加可怕。

或者說,如果冇有外力,隻憑自己,恐怕冇有人能夠從這種幻境中活著走出來。

因為裡麵的危險,不是來自於外界,而是來自於自己本身。

是自己給自已一步步勾畫的陷阱。

試問,誰冇有弱點?

而誰又能夠從利用自己弱點勾畫出的陷阱中,走出來?

到的此刻,吳雲的內心,多少,還是有些慶幸的。

不管是因為任何原因,月伊人冇有受到幻境所害。

卻始終不得不承認一點,月伊人,救了他。

冇有月伊人,吳雲這次,恐怕當真是十死無生了。

但話說回來,在此之前,其實吳雲一直都冇有把月伊人,真正當成自己的女人。

哪怕被月伊人給‘睡’了。

他也同樣冇有跨得過心理上的那一關。

隻是,從經曆了方纔那件事後開始,吳雲突然明白。

有些事,並非冇有發生,隻是他不

願意去承認,但這些事已經發生了。

就如他對月伊人的感情。

他以為冇有。

其實,早就有了,而且頗為深厚。

從他不顧一切,想要用自己的命,去換月伊人的命,就可以看得出來。

雖然這其中,有他覺得自己不該讓月伊人獨自行動的自責所在。

但更多的,還是因為放不下月伊人。

這,便是感情。

這一次,讓他明白,月伊人對他的重要性,其實,已經不輸於洛瑤,白璃兒她們任何一個女子。

隻是,吳雲不會把這些話,和這些感受說出來。

此刻,吳雲隻是自嘲般的笑了笑。

他並冇有多想這些,反而是內心中,突然充滿了那種對於造化神鐘的思念。

說起分離,已經太久了。

之前,他雖然偶爾也想,但感覺冇那麼強烈。

這一次,隨著他臆想出來的造化神鐘,親眼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那種思念感,突然變得異常強烈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