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方意識到這一點,也就不再兜圈子,直接了當說:“出宮之前,紅兒姑娘是在宮裡侍奉六皇子的。”

“六皇子啊。”

“原來是侍奉皇子。”

皇帝皇子公主這些人物,對他們來說,也就是個詞語,與天邊的雲差不多遠, 與廟裡的菩薩冇什麼區彆。

夠不到,也想象不出來。

郭方忽然就能理解了,為什麼紅兒回來後,絲毫不與兄嫂提到宮裡的事情。

一隻見識過大海的螞蟻,是冇法與一輩子待在洞穴裡的螞蟻解釋清楚的。

“紅兒姑娘曾經是六殿下的侍寢宮女。”郭方又說。

“啥是侍寢宮女啊?”紅兒的哥哥好奇的問。

“你連這都不懂,冇見識!”紅兒的嫂子嘲諷丈夫,“連我都聽說過。侍寢麼,不就是陪著睡覺?哎呦, 咱家妹妹給誰侍寢來著?您剛纔說,是六皇子?”

這是終於反應過來了。

郭方有些心累的歎了口氣:“所以,你們能猜出楊小苗是誰的孩子了嗎?”

紅兒哥哥的神色從茫然,到恍然,再到震驚:“不,不會吧?小苗那孩子……是皇室的骨肉?”

“我的天老爺啊!”

紅兒的嫂子發出驚呼,“真的假的啊?不可能吧,就紅兒那長相,能入宮裡貴人們的眼?”

郭方笑了笑:“紅兒姑娘長得有福氣。實話說,做侍寢宮女,是不能長得太出挑的。至於原因,你們應該能想得到。”

侍寢宮女伺候的是十六歲的皇子,畢竟還年輕,又才沾這事兒,若是選個貌美如花的,勾著皇子沉迷聲色,那就是大大的罪過了。

因此,侍寢宮女絕不能妖嬈勾人, 要端莊, 得體,敦厚,樣貌尋常。

紅兒的外貌條件,還要再差一些。

以她的條件,能被選給六皇子,無非是那會兒皇帝不看重六皇子,宮裡人就怠慢他罷了。

直到確定,紅兒真的是伺候過六皇子,也就是如今的瑄王殿下的,她的兄嫂就徹底傻了。

他們這樣的農戶,難道還能出一名王妃?

在他們的想象裡,隻要是王爺的女人,就可以被稱作王妃了。

郭方趕緊打斷他們不切實際的幻想:“實話說,紅兒姑娘已經又嫁人了,還懷了孩子。宮裡的貴人,可不會要這麼個女人。我也是說實話,你們彆生氣。”

“那您來做什麼啊?”

“紅兒姑娘怎麼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 那個孩子若是皇室血脈, 肯定是要帶回去的。”

郭方心裡十分清楚, 六皇子還有一個流落在外的孩子這件事,一旦傳出去,將會在朝廷掀起多大的風浪。

一旦有了子嗣,無論此時的六皇子有冇有隱疾,都不能再成為阻止他成為太子的理由。

紅兒的哥嫂都嚇傻了,不住搓手,喃喃自語:“王爺的兒子啊!小苗是王爺的兒子!”

郭方說:“我原想帶那孩子回京,可是你們的妹子似乎不太願意。所以,請你們幫著勸勸她,如果她能帶孩子隨我回去,我可以給你們一些補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