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聖院選拔再戰”。

方岩狠狠的說道,隻是語氣中冇有太多的底氣,再者李天夜的出現,有外人在,他也冇有辦法出手,這場戰鬥在他的預想中,本來就是應該神不知鬼不覺的。

雲昆可不同於方岩,他身為劍客,感知力最為驚人,他看向李天夜,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遠勝於方岩,而且氣息內斂,返璞歸真的地步,讓人探不出任何的虛實。

這個少年眼中,冇有任何的畏懼和恐慌,要知道他和方岩的戰鬥,可都是地元境九重天的層次,處在這個北境最頂尖的天才,放眼北境,能夠勝過他們二人的屈指可數,所以這個少年絕對不一般。

李天夜的出現,可以說引起了雲昆的興趣,正所謂棋逢對手將遇良才,這纔是人生一大幸事。

“這個傢夥有點門路”。

李天夜心中想到,他自然也是察覺到了雲昆的異樣,不同於方岩的不屑,這種人更聰明,也更危險,不過他現在是一位看戲的,並不打算出手,反而覺得兩個人打不起來,有些許的遺憾。

還以為自己閉關出來後,能夠看一場好戲呢。

“奉陪到底”。

雲昆脾氣雖然不至於火爆,可也不是什麼好相處的傢夥,因此麵對著方岩的挑釁,倒也是點點頭,接了下來,隻是他眼中的輕視之意,還是讓方岩怒火中燒,相當的不爽。

方岩隻是看了李天夜一眼,就不再看他了,一個螻蟻,根本冇有資格讓自己注視,雲昆纔是自己的對手,多說無益,也就打算離開了,雲昆則是和他完全相反的一個方向,就在他要離開的時候,突然看向了李天夜。

先前雲昆可是盯著李天夜看了許久,莫非這個路過的少年有什麼古怪不成?這讓他相當的好奇,難道其中有什麼貓膩不成?。

方岩是體大無腦,可也不是什麼白癡好吧,太過明顯的一些細節,他還是能夠發現的。

李天夜在看到方岩看向自己,處於禮貌,倒也是回了一個微笑,哪知道就是這個微笑,徹底讓方岩炸鍋了。

“艸,小子,你是在嘲諷我嗎?找死”。

方岩大怒道,剛纔跟雲昆戰鬥,自己敗了,所以李天夜現在的微笑,實在是不合時宜,正是方岩神經最脆弱的時候,一下子就讓他想偏了。

他就覺得李天夜是在譏笑自己,想到這裡,眼中閃過一抹殺機,這讓李天夜相當的無語,這纔是躺著中槍啊,我就是笑一下,就要被殺啊?北境的這些天驕果然不能以常理來判斷。

“殺”。

方岩怒火沖天,殺意森然,一拳轟向李天夜,至少施展出了九成的實力,他要秒殺了李天夜,也是拿著他當一個宣泄口,泄憤用。

李天夜則是苦笑的搖了搖頭,怎麼的?自己看上去,就那麼像是一個軟柿子不成?。

“小心”。

雲昆有些皺眉的轉過頭,看到方岩的舉動,閃過一絲厭惡之意,雖然看不清楚李天夜的虛實,但至少在他看來,不應該成為方岩的針對的對象,所以立刻出聲提醒道。

“也好,本公子也正好看看北境頂尖天驕,有幾分斤兩”。

李天夜倒也冇有太過認真,隻是笑說道,將北境頂尖天驕幾個字咬的很重,因為先前方岩十分看重自己北境頂尖天驕的身份,果然方岩聽到這幾個字,有些炸毛了,更是確定了李天夜就是在笑話自己。

李天夜體內元力湧動,眼神宛如劍芒一般洗禮,氣勢整個人都變了,彷彿瞬間化為了一柄絕世神兵,拳掌之上,彷彿星河流淌,那都是元力幻化的異象,快若閃電一般,與方岩的拳頭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雙拳之間,爆發出可怕的元力波浪,甚至扭曲了空間。

方岩的感知中,李天夜就像是一個冇有修為的傢夥,在自己地元境界九重天的天驕麵前,還敢出手,無非就是自取其辱,可是在雙拳碰撞在一起的時候,他臉上的表情瞬間就凝固了,隨後湧現出一抹駭然之意,彷彿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一般。

站在元力形成的風暴中間,一股越來越強的力量從李天夜的拳頭之上傳出來,越來越強,最後竟然化成了排山倒海之勢,該死的傢夥,自己看走眼了,現在方岩就是一個傻子,也明白了眼前的李天夜極強,強的冇邊。

方岩體內氣血翻湧,一口鮮血忍不住噴了出來,神色閃過一蒼白,身體不受控製的倒退了十幾步,方纔止住自己的腳步,心中苦澀異常,自己先是敗給了雲昆,如今又輸給了一位名不經傳的無名小輩,這是怎麼了?自己的不敗戰績,就這麼被打破了。

方岩再無顏麵留在這裡,扭頭灰溜溜的就逃跑了,消失在了山林之間,因為他覺得雲昆可能和李天夜認識,一個人自己都對付不了,更彆說兩個人聯手了,說不定自己今日就要隕落在這裡了,想到這裡,不逃纔怪呢。

雲庫則是忍不住笑出聲來,方岩本來想要找人泄憤,結果踢到了鐵板,那一副吃癟的樣子,看上去讓人真是爽啊。

李天夜就冇有什麼了,畢竟他已經成功進入結丹境界一重天了,跟方岩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差了天元境界一個大境界,何況修行了長生天決這部禁忌功法,他隻是單純的動用了元力,更多的是依靠肉身的力量,就將其擊敗了。

擊敗一個地元境界的天才,還真不能讓他產生多麼大的成就感。

雲昆自然也是察覺到了李天夜的漫不經心,這讓他心中大震,他擊敗方岩可做不到這麼簡單和輕鬆。

“這位兄弟,好實力,不久之後的聖院選拔,想必將要大放異彩,我叫雲昆,若是在聖院選拔中相遇,還望兄弟手下留情”。

雲昆主動示好,自我介紹道,說完就化為一道流光離去了,聰明人說話辦事都很聰明,結交,也不會做的太過明顯,那樣容易惹人厭惡。

李天夜則是點點頭,說了一句好說,冇有絲毫的謙虛,因為自己本來就是有那個實力,想到這裡,他與齊道天的戰鬥,也是時候做個瞭解了,想到這裡,他也是開始返迴天聖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