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訊息,孟芙華眼中閃過欣喜,娓娓起身,指揮著車隊中的將帳篷收起。

林厭離一行人跟著車隊緩緩入城,最後在主乾大道上停下了腳步。

將借用的兩隻駱駝還給水雲幫,她們一行人與水雲幫的露水緣分便算是到這裡了。

林厭離身後馱著李裳,與董烈和孟芙華、宋知魚等人道了個彆,隨後驅使著駱駝來到劉九身邊,眯著眼睛笑道:“劉大叔,你人好,祝你早些尋到良人!”

劉九滿頭是汗,連頭也不敢抬,點頭哈腰道:“厭離小姐說得對。”

林厭離雙手揣在袖中,從袖中取出一個護身符遞到劉九手中,低聲道:“劉大叔此物送給你,你一定要常日戴在身上。”

劉九身上汗毛倒豎,接住那個護身符,忙不迭點頭,笑著比哭著都難看,“謝謝厭離小姐,小人一定常日佩戴在身上,洗澡、睡覺也不離身!”

林厭離攏了攏袖子,“劉大叔,這次回去了,用這些人頭領來的賞金將債務還了,然後置備些房產和土地,尋位良人成親吧。”

“是是是,厭離小姐說的是,一定按照厭離小姐的辦!”劉九連連點頭,不敢拒絕。

孟芙華看著劉九一副卑微到恨不得將腦袋貼在地板上的模樣,不由眉頭皺起問起身旁的董烈,“林厭離說了什麼,劉九怎是這般態度?”

董烈聳了聳肩,與盧幺對視一眼,輕聲道:“不知道,興許是一些聖賢道理吧!”

李竹酒手中的竹劍拍了拍林厭離駱駝的屁股,“可以啦,話就說到這裡吧,天都黑了,快些去找家客棧住下。”

林厭離見李竹酒催促,隻好閉上嘴巴,輕輕將手中的韁繩一拉,等駱駝行了幾步後,她突然想起什麼,猛地拽停駱駝,又扭著頭十分認真地朝劉九道:“娶妻可不是什麼馬虎事,你年紀不小了,可不能挑,如果有那性格溫順,品行端正的女子,就不要等了,準備好聘禮讓媒人去說一說,我想大多女子是願意嫁的......”

李竹酒見林厭離又要滔滔不絕起來,拍了下駱駝駝峰來到林厭離身旁,抬起手刀輕輕敲了一下林厭離的腦袋,“可以了,我發現你特愛管閒事!”

林厭離耳朵一動,立馬扭頭朝向李竹酒,憤憤道:“這可不是管閒事,這是很重要的事情!”

李竹酒擺擺手道:“啊,是啊,很重要,說完婆娘是不是要說生大胖兒子?說完大胖兒子是不是還要說說孫子?屋子裡頭的豬狗雞鴨是不是也要拿出來說道說道?”

林厭離心中一驚,雙手將李竹酒推開,大駭道:“李竹酒你什麼時候學了老劍仙讀心的神通!”

李竹酒翻了個白眼,“讀個捶捶心,你瞅瞅天,再不尋客棧,今天連晚飯都吃不上啦,你能頂餓,李裳小弟能頂餓嘛!”

李裳停下揮劍的動作,眨了眨雙眼道:“竹酒姐姐,我還好,現在不咋餓!”

李竹酒惱羞成怒地將手中竹劍劈在李裳頭上,惡狠狠道:“話咋這麼多嘞,乖乖閉嘴!”

“哦。”李裳摸摸額頭,感覺自己就挺無辜的。

林厭離撥出一口氣,眼中泛起一抹凶厲,在劉九驚駭的目光中抬起了右指,“總之不要讓我知道你再乾壞事了,不然--噶了你!”

說完,林厭離拽動韁繩,帶著李裳快速跑遠,留下臉色慘白的劉九,在原地心神出竅許久。

一行人沿街尋找,在一處街道路口處見到了一家客棧,從儲物袋中提前摸出銀袋子。

客棧的掌櫃的是一位黃色素裙的婦人,看見林厭離幾人顯得很是熱情。

在得知林厭離等人是從笙州來的旅人之後就更顯得熱情了。

四人圍成一桌,要了個一大份古董羹。

一開始老闆娘好心提醒林厭離幾個人小吃不了這麼大的鍋,但隨著李竹酒拍桌子要求加菜的次數多了之後,一張嘴巴怎麼都合不攏。

“這位小客人的食量,比那豬還厲害呢!”

李竹酒聽著這話怪怪的,但看著婦人微笑的模樣,姑且便當做婦人是在誇讚她了。

簡單過夜,林厭離心神出竅來到神識海。

最近一段時間,她每天都跟著江晚離練劍。

神識海中的劍意種子全部都發芽開花了,有的甚至結果吐露了新的劍意種子。

林厭離身負的劍意太雜,太過繁重,從孤雲山一路走到定風城,竟是將沐天城劍仙賦予的劍意消化了三成,可以說林厭離的心劍初有雛形了。

揹著雙手來到神識海中的巨大樹木底下,抬頭可以見到樹梢美人裙底下的修長雙腿,白皙若蔥的腳趾上近乎透明的指甲,泛著瑩潤的光澤。

林厭離不由想起一首詩。

“勝如西子妖繞,更比太真澹濘。”

如此女子,不知再次臨世時,又是何等光景。

再次壓勝一次修行界?

林厭離伸出纖指輕觸樹枝,心念一動,樹枝上的樹葉紛飛飄落,飄落了一地,林厭離彎下腰撿起一片落在手心,輕撫葉片,柔軟而舒適,猶如撫摸在了一塊暖玉上。

心念再動,那些樹葉再度飄揚,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後,在掌心中飛舞飄揚,再者煥然變化,一條條遊魚在掌心散出,將此番小天地變作浩瀚海洋。

“玩夠了嗎?”

樹梢上的素衣女子話語冰冷,冇有太多感情,相反另一邊倒掛在樹乾上的青衣女子倒是一臉壞笑。

林厭離雙手合十,輕輕拍手鼓掌,天上遊魚在脆響中破滅。

林厭離彎起眉眼,笑道:“今天不練劍,就想和你說說話!”

江晚離手指扶過手臂,身影消失,美如天上雲朵般在林厭離身後出現。

林厭離生長的速度很快,現在的個頭已經到江晚離胸口,恐怕再過兩三年時間,到及笄的時候,就會以江晚離的青澀姿態再臨人間了。

另一旁的江惡離,悄然出現在林厭離身旁,她的雙手上是魔氣變化的長指甲,十指交叉一搓,指甲碰撞,刺耳的聲音讓林厭離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小厭離想知道什麼,可以問我呀,我什麼都知道。”

林厭離捂著耳朵,撥浪鼓似的搖起腦袋,“有些事,讓她來回答更有真實性!”

江惡離撇撇嘴巴,抱怨道:“嘿,還不相信我,我還不願意回答嘞。”

江晚離神色淡漠道:“有什麼想問的就直接問吧!”

林厭離嘴巴咧起,笑道:“那我就直接問嘍!”

“你和林兮風之間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團寵師尊千千歲更新,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跟林兮風是什麼關係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