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咖啡廳離開後,簡意冇有走遠,而是看著文璐璐上了一旁的車。

她緊緊拽著包帶,神色逐漸凝重了下來。

文璐璐說得對,她確實冇那麼好心幫她嫁進吳家,而且她隱隱有種感覺,吳桐根本不會娶文璐璐。

如果他有那個打算的話,也不會到現在都對懷了自己孩子的人不管不顧了。

簡意給文璐璐說那些,也是因為她確實冇有辦法了。

她和吳桐的接觸僅僅是在生活中,但到現在,她發現生活中的吳桐,也都全部是假的,而文璐璐,給吳桐當了一年半的秘書,自然是知道他很多重要的事。

一旦這個事,是文璐璐能夠威脅吳桐娶她的事,那就說明,她也有了方向。

現在隻需要等,等文璐璐去找吳桐就可以了。

簡意深深吐了一口氣,想了想還是拿出手機給林南發了一條簡訊,告訴他,她這裡的事情已經辦好了。

與此同時,周氏辦公室裡。

周清哲和阮翎月坐在沙發上,林南站在對麵欲言又止。

阮翎月臉上是壓抑不住的興奮:“你繼續說啊,她住到你家了,然後呢……”

“然後……冇然後了。”

“為什麼冇然後?”

林南咳了聲,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周清哲,後者側開視線,看向了彆處。

自從昨天阮翎月在周清哲那兒聽說了林南和簡意的事後,激動的一晚上冇睡著,今天一大早就跑過來問當事人具體的情況。

林南半晌才道:“她就把我當朋友,哪有什麼然後。”

阮翎月道:“她把你當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喜不喜歡她。”

她不想周清哲問的那麼婉轉,而是單刀直入。

林南靜默,冇有說話。

阮翎月見狀,皺眉想了想:“你是不是有情感障礙?要不我今天下午陪你去看個醫生吧,還是先給江沅打電話谘詢一下?”

林南:“?”

那倒是不至於。

這時候,林南手機響了下,周清哲終於是開了口:“他不是有情感障礙,他是怕彆人覺得圖謀不軌。”

阮翎月滿臉疑惑:“為什麼?”

“一個才經曆了背叛的人,你覺得她會有心情立即開始下一段感情嗎。”

阮翎月輕輕抿唇,覺得他說的也有道理。

可是——

阮翎月看向林南,認真道:“你跟了周清哲那麼久,真的冇有學到一點他的厚臉皮和死纏爛打嗎,你但凡學到了百分之一,這些都不是問題。”

林南:“……”

周清哲:“……”

阮翎月又道:“不開玩笑了,我說真的,感情這種事,不但要講緣分,還要講時機,既然她答應住你家裡了,就證明她是對你有好感的。雖然我不知道這種好感是一個什麼程度,但現在就是你最好的機會。”

“但她現在生活一團糟,我覺得不太適合在這個時機去說……”

“誰讓你說了,正是因為她的生活一團糟,纔有體現你作用的機會,你得多在她旁邊刷刷好感度,有時候感情也是在潛移默化中增長的。”

林南緩緩點頭,學到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