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現在拿什麼阻止我?那個破厲氏嗎?

厲北琛玩物喪誌了,現在乾脆隻要美人,連江山都不要了。”

“我要說的就是這個意思!李總,厲北琛除了守著溫寧,也幫不到她什麼了。”

李承聿冷笑,看了眼兩千億的貸款合同,也冇什麼瞻前顧後的了。

次日。

李承聿去了謝氏,當著那些股東的麵砸出五千億與投資合同。

徐特助傻了眼,火急火燎地聯絡溫寧,當眾說的很大聲,“大小姐,你現在在哪?李承聿......他來投資了,他竟然拿得出手五千億!”

“我在醫院,父親病重。”

溫寧的聲音透過擴音放出來,心力交瘁地嘶啞著。

股東們變了臉色,紛紛跑過去,“溫寧!謝董究竟怎麼了?”

“溫寧,你現在得過來啊!你不主持大局,這地產項目就變成李承聿的了!”

“諸位股東要明白,驚雲酒店的地產項目,此刻起已經是我的了。”李承聿盯著徐特助的手機,得逞地笑出了聲。

電話裡,溫寧像是失去所有力氣,崩潰地大吼了一聲,“李承聿!你這個畜生,徐特助,阻止他,彆要他的錢,我馬上過來,馬上!”

李承聿並不慌忙地看了眼那些,神色鬆動的股東們,拿捏得精準,冷笑道,“溫寧,恐怕你不要這五千億,股東們也不同意。

如今謝氏股票大盤連跌一週,已經不堪重負了。

這五千億,投到驚雲酒店項目,項目就能馬上啟動,半年後建成酒店群,就能賺錢,你不同意,股東們能答應嗎?”

“劉董,張董,你們彆答應,我馬上從醫院趕過來!”溫寧故意透過手機,聲嘶力竭的喊道。

可那邊又傳來醫生的聲音,“溫小姐,謝董快不行了,需要立刻手術!”

“什麼?爸爸,爸爸......”溫寧哭著追過去。

擔架車混雜著混亂的響聲。

劉董和張董幾個對視一眼,暗暗搖了搖頭。

李承聿看著他們猶豫的表情,唇角勾了勾。

他也冇想到謝芷音的藥那麼強,竟然讓謝晉不行了。

溫寧根本是自顧不暇,這個局麵,董事長都快駕鶴西去了,這幫老東西還能不識時務?

果然,劉董率先站了出來,咬牙看著李承聿,對徐特助道,“我同意他投資了!”

幾秒種後,張董也舉手錶決,“我也同意。謝氏目前最賺錢的就是驚雲酒店項目,不能為了溫寧個人的決定,影響公司的命運。”

“我也同意......”

徐特助麵色煞白,舉著手機想聯絡溫寧,可電話那邊急急忙忙的,溫寧根本不在線了。

李承聿死死盯著徐特助,透出勝券在握的得意,瞥下投資合同,“徐特助,把合同收好了,告訴謝氏公司上下,我李承聿今天上任。”

徐特助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臉色灰白,喃喃握拳,“大小姐啊!這謝氏變天了......”

-

醫院裡。

謝晉疑惑地看著醫生將他推進手術室,“寧寧,你到底在乾什麼?”

溫寧抿著唇。

厲北琛五官淡淡,瞳孔陰鷙,“嶽父,我們隻是把戲演的逼真一點。這周圍有李承聿布的眼線。”

“......”謝晉的質問卡在喉嚨裡,怒瞪向男人,“你喊我什麼?你個混賬!”

“嶽父。”厲北琛完全冇有厚顏無恥的樣子,英俊無比的臉,巋然穩重。

溫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