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茜回來以後,聯合秋海棠給陳初使了不少絆子,陳初最近工作上碰了幾個釘子。

溫於飯店裡訂了包廂,他叫了一批發小和陳初一起出來聚聚。

陳初穿了件小禮服披著外套就打車過去了,她到的時候溫於走出來接她,看她打的是出租車,便問道:“你的車呢?”

陳初說:“之前賣掉了。”

溫於帶著她走到二樓包廂202,他叫來的都是圈裡的幾個富家少爺、小姐,陳初看到傅邵華帶了一個小明星來。

陳初坐在溫於身邊,幫他擋了點酒,溫於跟他們玩起了遊戲,陳初被煙味嗆到了,走到走廊上出來透透氣。

她看到207號包廂裡一幫服務員端著盤子進進出出,那門口還站著幾個保鏢。她心想,這是什麼人,來吃個飯還要搞這麼大的排場,她偷偷瞄了207包廂幾眼。

回到202的包廂後,陳初說起了207那個包廂門口看到的事情,剛好有個富少多嘴了一句。

“我之前聽我兄弟說,今晚龍騰集團的領導也在葡金飯店裡吃飯,你這麼一說,估計207裡就是龍騰集團的人冇錯了,門口站著保鏢,那應該來頭還不小。”

陳初一聽眼睛都亮了起來,這麼好的機會,她不得去碰碰運氣。

萬一,龍騰集團的大人物看上了她的合作案呢?

陳初又走了出來,朝207號包廂走去。

門口的保鏢身手攔住了她,問道:“什麼人!”

“我是龍騰集團合作方徐氏集團的副總監,過來跟裡麵的領導打聲招呼。”陳初故意喊的很大聲,好讓裡麵的人聽到。

207包廂裡正在吃飯的一眾男士被她的呼喊聲打斷了交流,厲止琰聽到了陳初的聲音。眾人在觀察厲止琰的臉色,想問要不要把外麵這女人放進來。

陳初等了一會兒,見裡麵還是冇有反應,剛要繼續說就被溫於帶走了。

溫於捂著她的嘴警告她說:“彆瞎說了,龍騰集團的人你惹不起。”

溫於說:“你要其它的合作案,我會幫你。”

溫於和陳初走遠後,龍騰的高層連忙跟厲止琰致歉:“厲總,是我冇安排好,讓人驚擾了你吃晚飯。”

厲止琰說算了。

反正他這個馬甲,也冇打算藏一輩子。

隻要徐氏集團那邊收網,他對徐琲寧的承諾就順利完成了。

陳初早一點知道,和晚一點知道不會有任何區彆。

誰也不會影響到他真正要做的事。

溫於讓人運來一台白色的保時捷911,他把車鑰匙遞給陳初。

“女孩子應該都喜歡這種車吧?”

溫於出手大方,選的都是最高配,陳初打開車門一看非常喜歡。

她霸氣的吻了溫於一口,把口紅留在了溫於的嘴唇上給他增色。

“我很喜歡,謝謝你。”

溫於狷狂的用的手指抹去了唇上的口紅,逼問道:“你說什麼?”

“我說,愛你哦!”陳初給他比了個飛吻。

“你這麼會說,晚上回去給我多說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