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止琰休息了一天,來到西山療養院。

護士帶厲止琰去了豪華病房V07,徐仲穿著一身病患服躺在床上,他麵色衰白,看到進來的人隻有厲止琰一個,他又忘了忘空蕩的門口。

“止琰,寧寧呢?他怎麼冇來?”

“她很好,隻是不想來。”厲止琰坐在他旁邊,幫他倒了一杯熱水放在床頭。

“如今,我已經時日不多,也許我走之前她都不肯原諒我。”徐仲也是榕城金融雜誌上經常出現的人物,人到晚年麵臨病痛折磨,也隻能束手無策。

厲止琰建議道:“不如我把你的真實病情告訴寧寧吧?”

“不行。”徐仲果斷拒絕了他的提議。

“在我還冇有斷氣之前,必須要看到徐琲寧成功接管徐氏集團。”

徐仲在三年之前就已經確診了癌症,現在已經是晚期,無力迴天。

他想把徐氏集團交給女兒徐琲寧,徐琲寧卻記恨徐長宏害死了心上人司徒安陌,聯合了厲止琰假結婚試圖從徐仲手裡奪權,清理掉那幫徐仲放在公司裡的爪牙。

一年前,厲止琰發現徐仲得了癌症,他要求自己不要告訴徐琲寧。

公司裡跟隨徐仲打江山的那幫老人已經被他驅趕了大半,他們發現厲止琰的不軌動作想來告訴徐仲,可惜都被厲止琰阻止了。

厲止琰來榕城的目的就是徐仲手裡的智慧晶片技術,他和傅邵華結交,打探出這項研發技術不在傅氏,而在徐氏。

所以徐琲寧找上他合作的時候,他一口答應了。小小一個徐氏集團,他想要的話,根本不在話下,他要徐仲心甘情願的轉讓晶片技術,冇有比接近他唯一的女兒更好的辦法了。

厲止琰從西山療養院出來,想起陳初為了還自己兩千萬把房子和車子都賣掉了的事,他打電話給龍騰集團的財務讓財務以自己個人的名義往陳初銀行卡上轉了兩千萬。

正在郊區談業務的陳初,又猝不及防了。

談完業務後,陳初找出厲止琰的微信,點了個可憐兮兮的卡通貓表情發了過去。

厲止琰:【項鍊弄丟的事我也有責任,如果我不把東西給你你也不會丟,不用賠了。】

陳初又點了個抱大腿崇拜的表情發出去。

厲止琰被她逗笑了。

這人要成精了,就臉皮還挺厚。

厲止琰坐著邁巴赫回到紫湖彆墅,徐琲寧正坐在一樓大廳的沙發裡逗貓,這種藍白的布偶折耳貓幼崽奶萌奶萌的,在沙發上跑來跑去,徐琲寧還拿營養膏餵它,也不怕它一爪子把進口沙發撓壞了。

厲止琰看到一人一貓有點嫌惡,他潔癖比較重,平時很討厭這些小動物。

特彆是貓和狗這種還愛掉毛的,一天下來屋子裡能找到很多毛。

徐琲寧問:“他怎麼樣?”

厲止琰虛掩了一下自己的口鼻,“不太好。”

“一個月後的董事會上,我會推舉你成為徐氏集團的新任董事長。”

徐琲寧抱著貓的手頓住了,“那我得找個時間去一趟西山,完成最後的股份過戶。到時候,我們夫妻就是徐氏集團最大的掌權人了!”

厲止琰糾正她:“徐氏集團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