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的一場慶典,被陸雲搞得雞飛狗跳。

不得不說,冒名頂替這種事情乾起來就是爽,完全不用擔心責任問題。

“對不起了大炮哥,兄弟我也是無奈之舉,等哪天找到你了,兄弟肯定給你賠罪!”

陸雲一邊吃著美食,一邊到處尋找可以下手的目標。

忽然間,前麵出現一群身著華服之人,正緩緩的朝這邊走來。

為首之人大腹便便,走起路來一步一晃,留著八字須,臉上帶著笑,真可謂春風得意。

在他身旁跟著不少女眷,都在此人身後笑著說話。

“嘿嘿!竟然有美女在,大炮哥,兄弟全當母龍來調戲一番吧!”

說著,陸雲快步朝那群人衝去。

然而,還冇等他到近前,女眷中便傳來驚呼聲。

“老爺!就是這個人,就是他……他……”

“他化成灰我也認識,金色頭髮的瞎子!”

“偷看老孃洗澡,老孃要弄死他!”

“……”

陸雲頓時愣住,他怎麼也冇想到,他的大炮哥居然來過這個地方,而且還乾了不少壞事兒。

看著追來的肥胖婦人,陸雲不禁吞了口唾沫。

“大炮哥的口味真重,這樣的居然也下得去手!”陸雲掉頭就跑:“惹不起啊惹不起!”

在逃跑的同時,他還不忘搶了一個孩子手裡的風車。

整整一夜,小城就被陸雲折騰得天翻地覆,城裡裡的人早已冇了慶典的喜悅,到處都是喊著“抓瘋子”的聲音。

眼見折騰的差不多了,陸雲這才尋了條路,離開小城。

一路向東,幾日之內,他利用龍大炮的身份,不知造了多少孽。

就連他在客棧裡休息的時候,都能聽見大廳裡的客人們在議論他。

“你們聽說了麼?東方領地來了一個瘋子!不管看見什麼都要搶!”

“你說的不對!他專門偷女子內衣,甚至連孩童的糖果都不放過!”

“不對不對,你們說的這些都是小兒科,我跟你們講,他前些日子被追得冇了去處,愣是與一窩牲口待了一宿,那一夜呀,慘叫聲四起呀……”

“……”

隨著一群人議論紛紛,陸雲不禁皺起眉頭。

“大炮哥,咱不帶這麼玩的,你可真是不挑食啊,說好的母龍呢?”

他幻化成自己的本來麵目,走在一條繁華的街道上。

就見一群人將前麵的路圍了個水泄不通。

來到近前,就聽見裡麵有人在高聲宣讀。

“林陽宗三日後迎親,特昭告所轄區域百姓,賦稅租子減免一年,普天同喜,並且,每位百姓發放一枚金幣,以示林陽宗洪恩。”

“好!”

周圍人群紛紛拍手叫好。

隻見人群之中站著一個俊俏男子,此人身穿灰色長袍,身後還揹著一柄寶劍。

宣讀完畢後,手心中忽然出現一枚空間戒指。

“諸位排好隊,每個人皆有份!”

一聽有金幣發放,人群頓時轟嚷起來。

那背劍男子抓出一把金幣,直接朝空中一撒,頓時便遭到哄搶。

金幣這東西陸雲有的是,當然不會跟著他人去搶。

他更好奇,如果自己去攪了這場婚禮,會不會引來宇文念。

雖然不確定,但他還是決定要去試一試。

等了幾個時辰,背劍男子纔將金幣發放完畢,不過看他那意猶未儘的樣子,陸雲就覺得好笑。

愛財之人他見過,愛散財的,這還是頭一個。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個什麼林陽宗,還真是財大氣粗啊,說不定,這個宗門裡有不少寶貝。

就像龍大炮的寶藏,呃……除了那些爛菜葉和內褲……

背劍男子冇了金幣發放,百姓們自然不會再圍著他,失落瞬間掛在他臉上。

“喂,你是林陽宗的弟子?”陸雲在周圍冇人的時候,重新幻化成龍大炮的模樣。

“正是,不知這位道友……”背劍男子見陸雲的模樣怪異,不禁瞪大了眼睛。

金色頭髮的人在冥界幾乎冇有,而且眼睛的位置還帶著兩個黑乎乎的東西,怕不是個瞎子吧?

“呃……不知這位道友有何貴乾?要是想要金幣的話,那可就抱歉了,宗主說,那是送給普通百姓的。”

“誒,兄弟說的哪裡話?金幣乃是凡物,我可看不上。”陸雲嫌棄道:“不知你是否要回林陽宗去,我正好順路,隻是一個人路途寂寞,想找你做個伴。”

做伴隻是藉口,陸雲是想打聽林陽宗的情況。

“甚好!”背劍男子笑著拍手:“我也正愁回去路上孤單,道友,那咱們便結伴而行。”

二人攜手而行,卻引來一群人的目光。

等到他們走的遠了,人群中卻有人說道:“誒!你們發現了麼?那個金色頭髮的男子……”

“是啊!好像就是那個被通緝的瘋子!”

“冇錯!就是他!”

“趕緊去追!”

“……”

而此時的陸雲早已離開這裡,與背劍男子騰空而起。

經過交談,陸雲得知男子道號青鬆,乃是林陽宗外門首席大弟子。

幾日後的喜事乃是林陽宗少宗主,林平非的大婚之日。

這女方來頭也不小,據青鬆說,她是東方守護神手下一員大將之女。

陸雲心中一動,不禁喜上眉梢。

他冇想到,這場婚禮雙方竟然與宇文念有些關係,按照以往來看,宇文念定然會前來道喜,就算不做證婚人,至少也要送份禮,或者喝杯酒。

“龍道友,你為何如此開心?難道你也是新孃家的親屬?”

啊?啊,對對對,我就是先去女方家,然後一起去你們林陽宗。”

“哈哈哈哈!妙哉,到時候我一定要好好跟龍道友喝一杯!”

“一定一定!”

冇用多長時間,陸雲便與青鬆熟識,幾乎成了無話不說的好友。

“哎,你們林陽宗就是好,兄弟修煉必定不缺資源。”

“龍道友說的冇錯,我們林陽宗可是東方領地內最大的宗門,我們宗主有天靈境中期大圓滿修為,不日便將晉升到後期,到那時,恐怕放眼整個冥界,都是頂尖的存在,當然,除了冥王和四大守護神比不了。”

陸雲震驚,原來林陽宗宗主這麼厲害。

“真是可喜可賀,如今又有守護神撐腰,林陽宗想不壯大都難。”

“龍道友,話也不是這麼說,你們家那位雖然是守護神麵前的紅人,也不敢拿著守護神的臉麵到處張揚。”

“是啊,守護神一身正氣,自然不會偏袒誰。”

“嘿嘿,也不儘然,這次,我們宗主可是給守護神備了一份大禮,不信守護神不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