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身形閃動,快速退走,避其鋒芒。對方劍勢犀利,威力強勁,一點都不遜色於自己,這樣下去絕對討不到好處。

追逐之中,蕭逸楓眉頭緊鎖,身後之人修為不比自己低,對自己更是隱隱有些壓製,想來是大乘期高手,急切間也看不清他用何法寶,甚至是男是女都看不出來。

但那股血氣之烈,還有血霧中的陣陣哀嚎,卻是明白無誤,多半便是魔教中人了。

自己太久冇有出世,天底下何時又出了這樣的一個厲害人物?

蕭逸楓見狀,手中斬仙劍往半空中一扔,一分為多,一個巨大的陣圖瞬間鋪開,成千上萬的劍影圍繞著他。

他竟以一人之力展開了個需要數千人才能施展的巨型護山劍陣,此時劍陣護住周身,安全無憂。

他心思急轉,好整以暇道:“閣下堂堂大乘期的高手,竟藏頭露尾不敢見人,難道是我所認識的人?卻不知是哪位故人?”

對方哈哈大笑道:“堂堂血劍魔君就隻有這麼點本事嗎?就這也想留下我?至於我是誰,你到地獄裡麵就知道了!”

話畢,一條滾滾的黃河水在半空中向劍陣襲來,河水中翻滾著無數冤魂,無數厲鬼在河下發出無儘的哀號,這河水竟全是冤魂組成。

片刻間這附近血氣頓時翻湧開去,河水一下子澆在劍陣之上,觸碰到的劍影瞬間就化作虛無,此河水竟然有汙染寶物之能。

蕭逸楓不敢掉以輕心,全力運轉劍陣,無數劍光從陣內飛出,形成一條劍影長河,與那迎麵而來的河水碰上,一時間河水四濺,劍光熄滅。

隻是那些冤魂四散開後又被黃河捲入,重新化為黃河的一份子,劍影竟無法傷害這些冤魂,雙方僵持不下,蕭逸楓心一橫,大喝一聲:“爆”

劍陣炸裂開來,巨大的衝擊將血霧和那黃河水都逼退開去,而後他身化一尊巨大的金色佛像,佛光萬丈。

一隻巨大的佛手抓向那無數冤魂組成的黃河,將它抓在手中,刺耳的冤魂哀號傳來,無數冤魂在接觸瞬間被度化。

“轟隆!”

那人果斷將那黃河引爆,巨佛猝不及防被炸得四分五裂。

一條巨大的白色蛟龍出現在天地間,卻是小冰現出了原形接住了倒飛回來的蕭逸楓。

蕭逸楓站在碩大的蛟頭上,隻是臉色蒼白,看來受傷不輕,但身前的那道黑影也是大震倒飛,血霧之中似有人哼了一聲,顯然也不好過。

“居然能破我的黃泉秘法,你果然成了氣候了。不過也無妨,反正我也冇想過要獨活,逸楓,跟我一起死吧!九死通幽冥!”

那血霧中那人的聲音幽幽傳出來,這次卻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那女子聲音動聽至極,傳到蕭逸楓耳邊卻讓他如遭雷擊,整個人一下子呆住了,似喜又似悲!

忽地,一聲厲嘯,一道血光直沖天際,血霧被破開,破空銳嘯,瞬間刺破雲層,高懸空中,在天上化作一道巨大的月牙形陣圖籠罩四周。

血霧突然劇烈翻滾,全部往兩人中間收縮,蕭逸楓此時伸手不見五指,隻覺得四麵八方都是厲鬼哀嚎。

這次蕭逸楓終於看清天上的那件的法寶,那是一道猶如月牙般的半輪狀法寶。

斬相思!這個一下子冒上心頭的名字,讓蕭逸楓心如墜冰窖,愣愣地看著上空大放異彩的正極速旋轉的斬相思。

“不可能,她已經死了,不管你是誰,敢冒充她,你死定了!”

蕭逸楓隻是愣了一下,就幡然醒悟,他雙目血紅,怒目圓睜。但同時又陷入了沉思中,為什麼熟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在他呆呆愣住的那一刹那,此時半空中的那一輪月影已經籠罩了所有地方,將附近的空間徹底被封鎖了。

隻見那道血影背後出現了一道巨大的石門聳立在天地之間,上麵雕滿了各種各樣複雜的雕刻,龍鳳,人妖,仙魔,各式各樣的人與妖都雕刻在石門上。

一股古樸蠻荒的氣息撲麵而來,鎮壓著四麵八方的靈力,這道大門給蕭逸楓異常熟悉的感覺。

來不及多想,此刻大門後微微打開一道道巨大的鎖鏈從裡麵伸出來,向蕭逸楓鎖來。

那鎖鏈速度極快,蕭逸楓數劍斬去,劍氣卻都從鎖鏈間穿過,蕭逸楓猝不及防被一條鎖鏈鎖住左手,隻覺得一股寒氣直衝靈魂,身形被鎖鏈拉著往那巨門飛去。

他雖驚不慌,一手持劍向天!一道道火紅紋路在天空中迅速組成一張的神秘萬分的陣圖,而後一條巨大的火龍從中伸出一隻巨大的腦袋。

火龍飛撲而出,張牙舞爪朝著那正在施法的血影撲去,無窮無儘的金色火焰從天上落下,化為一團團的天火,砸向那神秘的黑衣人。

蕭逸楓身上的鎖鏈越來越多,密密麻麻的鏈條遍佈周身,那鏈條視小冰為無物。

小冰的攻擊也傷不到那些鏈條,眼睜睜看著蕭逸楓被拖向那大門,隻得著急在旁邊飛舞。

巨大的火龍帶著焚滅一切的力量衝向巨門前的血影,攻以自救,隻要殺了對方,想必這鏈條也會消散。

漫天的血霧被灼熱的火焰衝散開來,那金色火焰彷彿無物不燒,連血霧都給燃燒了起來,將天地間燒出了一片清明。也將附近燒得彷彿末日一般。

所幸此山山腳一直冇有其他居民,不然如此大劫,恐怕無一倖免。

那神秘的血影也終於露出了她的真麵目。在石門之前淩空而立著一道紅色的絕世身姿,彷彿天地間所有的靈氣都彙聚在了她的身上。

數道鬼霧環繞著她飛舞,紅色衣裙在烈焰間飄動,勾勒出了魔鬼般的婀娜多姿的身材,裙襬飄動間露出一雙如玉的美腿,胸前更是展露出了大片大片的雪白。

在這樣一副末世景象中,恍若天上仙子,又彷彿來著地獄的使者。

“現在你可願意與我一起永墮閻羅?我的魔君大人?”女子絕美的臉上帶著譏諷的笑意。

一雙美目隻是直勾勾望著被鏈條不斷拉近的蕭逸楓,無視那已經來到眼前的火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