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看清楚女子的真容的那一刹那,蕭逸楓彷彿化作了一塊石頭,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他不再反抗,任由那鏈條把他往那女子身邊拉,那離女子咫尺的巨大的火龍發出一聲哀鳴,失去了他的靈力支援也化作一團團火焰消散在世間。

“清妍,你冇死?你怎麼會變成這樣?”他神色悲哀的說道。而後他認真道:“如果這就是清妍你所求,我願意!”

阻撓神識的血霧被驅散開來,他的神識一下子掃過,就知道眼前自己虧欠一生的女子不再是人類,而是鬼物。

她的身體此時看著凝實,但在他看來卻是猶如霧氣一般是虛幻的。

但那熟悉的靈魂波動瞞不過他,這就是他曾經的戀人,無數次救他於水火的,讓他朝思暮想,魂牽夢縈的林清妍。

見他竟真的毫不反抗,林清妍衝他展顏一笑,四周都彷彿被照亮了起來,她張開雙手,一把抱住了被拉到眼前被捆得嚴嚴實實的蕭逸楓。

在他耳邊輕輕說道:“你真的願意放棄一切,與我共赴黃泉?你的寒煙仙子呢?”

“我……我願意!”提到柳寒煙,蕭逸楓猶豫了一下,卻還是堅定地答道。

一雙眼睛隻顧著呆呆看著林清妍近在眼前的臉龐,彷彿怕一眨眼她就消失不見了一般。

對於林清妍,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感覺,愛肯定是有的,畢竟那是為了他而死去的戀人。自己能有今天,她絕對是最為居功至偉的一個。

但驅使他為林清妍而去死的,不一定隻有愛,還有愧疚,遺憾,還有想替她解脫的想法。

若她不是想與自己一同赴死,而是讓自己在她和柳寒煙之間選一個,自己恐怕會兩難吧。

但自己這命,本來就是她三番四次救的,還給她,自己一點都不會猶豫。

“可是我不願意了啊……不管你做過什麼,我都原諒你了!你自由了,我不怪你。”

林清妍彷彿得到了滿意的答案,俏皮地笑了起來,眼淚卻不住地往下流,說罷一反手一把斬斷了束縛蕭逸楓的鎖鏈,用力將他往回一推。

“永彆了,逸楓,快走吧!我要控製不住自己了。小心宿命……”

林清妍渾身透出一道道灰色的光,恐怖的氣息瀰漫開來,天地之間無儘的狂風開始呼嘯,她竟然想要自爆。

但是就在她話音剛落的一瞬間,背後的石門突然伸出一道鎖鏈從她背後透體而入,她的眼神一下子變得呆滯起來,彷彿為人所操縱。

卻依舊無法停止那自爆的氣息越來越強。一道又一道鎖鏈氣急敗壞般從石門後伸出,纏繞住她的身軀,想阻止她的自毀。

隨著鏈條的加多,竟真的壓製住了她的自爆。

那一道道鎖鏈竟然還有餘力,飛速向蕭逸楓纏繞而來,不消片刻,天地間遍佈密密麻麻的鎖鏈,封鎖了此處空間。

蕭逸楓知道此刻自己是逃不掉了。對方實力極為恐怖,恐怕已經渡劫期了,自己竟連他是是人是鬼,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就被逼到如此境地。

對方所圖甚大,不僅控製了林清妍,竟然還將自己視為目標,想將自己也拖入到這道巨大的石門之中為他所用,自己是怎麼都不會任由他驅使的。

蕭逸楓騰挪躲閃間與變小後的小冰彙合,他右手掐訣,斬仙劍黑光大盛,他把肩膀上的小冰用力丟到斬仙劍上,然後將斬仙往遠處扔去。

斬仙劍裹挾著小冰破開血霧而去。小冰在斬仙劍上來回沖撞,卻撞不開蕭逸楓佈下的結界,那鎖鏈並未阻攔斬仙劍帶著小冰離去。

蕭逸楓轉身往林清妍飛去,看著她曾經靈動的眼中如今滿是木然。

蕭逸楓目中露出悲哀之色,渾身突然燃起道道血色火焰,無數血液從他周身滲出,他氣息一下子大漲了起來。

筆直衝向林清妍,任由鎖鏈一道道纏繞自己,他拖著無數鎖鏈,如同飛蛾撲火一樣來到林清妍麵前,一把抱住了她的嬌軀。

“不管是誰在你死後還要操縱你的靈魂。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繼續被人生不如死操縱著。清妍,當年冇能與你一同赴死,這次,我不會在讓你一個人孤零零走了!”

蕭逸楓雖然渾身鮮血淋漓,卻還是笑得很燦爛,溫柔地看著眼前的佳人。

彷彿聽到了他的話,兩行清淚默默從林清妍呆滯的眼中滑落,不知是為自己而流還是為兩人而流。

蕭逸楓的神魂,靈力,以及渾身的血液都在燃燒,連帶著林清妍本來已經被壓製下來的自爆也再次被引動。

無數鎖鏈密密麻麻將二人纏繞,卻無法再靠近兩人,隻能將他們包成一個巨繭,將二人拉向石門。

蕭逸楓血紅的雙眼中流出了紅色的淚,淌過他的臉頰。但他卻笑了起來,溫柔地看向林清妍。

他的身體已經開始崩潰,卻笑得很溫柔,如果能將她從這半死不死的狀態中解脫出來,哪怕兩人都一起魂飛魄散,也好過為人所驅使。

感受到懷中的嬌軀越來越熱,知道時間不多了,他抬頭望向問天宗那一邊,心中不禁愧疚道:

“寒煙,對不起。原諒我無法與你一起歸隱了,我已經丟下她一次,不能再丟下她第二次了!”

想到這裡,突然蕭逸楓心中咯噔一聲,這熟悉的感覺,為什麼自己會有種熟悉的感覺,這場麵,自己曾經做過一次!

對了,自己是在輪迴仙府之中,這一切都是幻境!

這是自己上一世死亡時候的場景。想到這裡,他發現了這個世界開始奔潰。

他再一次深深地看了懷裡的林清妍一眼,歎了一口氣。鬆開雙手,從鎖鏈大繭中脫出,那大繭居然無法阻攔他。

蕭逸楓知道,這說明這個世界果然是虛幻的。一旦自己識破,就不具有任何威脅。他往後退了幾步。

“你又要丟下我走了嗎?逸楓!”呆滯的林清妍開口道。

“如果你是真的清妍,我自然不會再丟下你。”蕭逸楓神色溫柔,開口道。

“真的嗎?說好了哦!”那假的林清妍笑道。

隻見轟隆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臨近石門的大繭炸裂開來,石門也被大乘期圓滿的自爆給炸得裂紋遍佈。

哪怕在高空之中,引起的狂風餘震亦是駭人至極,遠處的問天宗與望天城都能感覺到劇烈的地動山搖,狂風捲動,萬裡的雲氣被炸散。

整個世界開始崩塌,蕭逸楓隻聽到了一聲氣急敗壞的怒吼從石門中傳出,便陷入了無儘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