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繼續往前走,走了好一會兒。這回終於又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石頭。

走近一看,這塊石頭跟之前的石頭不一樣,這是一塊青色的巨石,上麵書寫著四個大字:早登彼岸。

這四個大字鮮紅如血,彷彿剛剛寫就一樣,鮮血要滲下來一般,讓人看著毛骨悚然。

“這就是三生石嗎?”洛雲開口說道。

“可是這上麵寫著的是早登彼岸啊,怎麼就是三生石呢?”蘇妙晴開口道。

“這位仙子有所不知,三生石上麵刻的字並不是三生石,而是早登彼岸這四字。傳言三生石能照應人的前世,今生,和來世。”洛雲開口解釋道。

蘇妙晴定眼一看,果然也在右下角發現了一行小字:

今生的果,宿命輪迴,緣起緣滅。

“三生石都在這裡了,看來奈何橋離這裡不遠了。”林蕭收起摺扇笑道。

就在蕭逸楓正打算往前走一步檢視時,一旁的淩雲老道看見了,急忙突然往前麵向大石頭跑去。

淩雲老道速度極快,一邊跑在最前麵,嘴裡一邊笑道:“無塵道友,這塊石頭可不能再讓給你了!”

“不可。快回來。”蕭逸楓臉色微變,想要拉住他。

卻不料淩雲老道以為他要來搶他的寶貝,三步並作兩步,衝到石頭旁邊,一掌按了上去。

“無塵道友,可不要想著搶我的!”淩雲老道大聲笑道,而後他的表情突然變得恐懼了起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我的精血在被抽走?我的神識,精氣神都被抽走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救我!”

在眾人眼裡淩雲老道,突然之間變得乾枯了起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血液被這所謂的三生石抽走。而後他一動不動的在原地。

“無塵道友,這是怎麼一回事?”劉嶽開口問道。

“三生石能映照三生,他這自然是在映照三生中,經曆他的三生三世。如果他能夠通過三生石的考驗,這些精氣神自然會三倍返還於他,並且三生的神識集於一身。”蕭逸楓冷聲道。

“還有這等好事?想必這當中一定有危險吧。”林蕭疑問道。

“若是無法從三生石上下來,他將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誰。搞不清楚到底什麼是前世,什麼是今生。最大的可能就是道心崩潰了。若不是心智堅定的人,輕易嘗試這三生石隻會死得更快。”蕭逸楓搖了搖頭道。

很快三生石上麵開始飛快地投映出淩雲的前世今生,這畫麵飛速一般的閃過,幾人隻捕捉到幾幅畫麵。

可以看出淩雲老道的所謂的上一世,過得十分淒涼,是一個秀才,終身鬱鬱,不得誌。而投到他的今生時,則迅速閃過了他的前半生。

看得出淩雲老道前半生過得頗為淒涼,妻離子散才換得加入星門的機會,相當於在眾人麵前揭露了過去。

將來的畫麵隻是一閃而過。而最後一個畫麵卻是他在這忘川河中沉入河底的畫麵。

淩雲的來生則是投生成了一個女子,由於相貌醜陋嫁給夫家以後飽受欺淩。好不容易碰到了孩子,卻又早早夭折。一生無比淒苦。

蕭逸楓都無意吐槽了,這三生石是故意的吧。經曆這麼三生對淩雲來說一點也冇有好處。

三生閃過完畢,開始有血氣往淩雲老道身上返回。卻不足以他之前的三分之一,隻見他重重的吐出一口鮮血。

三生石上的四個血字居然融化了,化作八個大字:螻蟻爭命,徒勞一世。

“哈哈哈哈……”看見八個大字,淩雲老道踉踉蹌蹌的往回跌坐在地上,整個人蒼老了數十歲。嘴裡發出淒涼的慘笑聲。

“淩雲道友,你冇有事吧?”劉嶽急忙上前扶起他。

“怪不得彆人都是我自己貪唸作祟。”淩雲老道搖搖頭,苦笑道。

蕭逸楓見他如此神態,知道他的心境已經毀了。這輩子恐怕大道無望,他搖搖頭歎了一口氣。

“這個三生石上麵的東西是真的嗎?”蘇妙晴開口問道。

“你若信他為真,那就是真,你若不信,那他就是給你虛構了一個虛假的三生。隻要你能接受並熬過這三生就可以獲得三倍的精氣神反饋。隻是一場賭博罷了!”蕭逸楓沉聲道。

這個世間就是這樣,不管是修仙與否,一切都是公平的交換。想要獲得,就得要有付出。哪有什麼真正的以小博大?

剩下的幾人一時之間都陷入了沉默,三生石的回報很誘人,但失敗的懲罰也很大,而且這個回報是真是假還是個未知數。隻是蕭逸楓的一麵之詞。

一時之間冇有人再敢上前,所有人都在原地沉思著。

“這三生石道頗有意思,奴家倒想試一試。”第一個站出來再次嘗試的居然是墨水遙。

隻見輕移蓮步,慢慢走到三生石前,伸出一隻如玉般的玉手,輕輕的放在三生石上麵。

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的看著她,蕭逸楓也不例外,他想看一看墨水遙的全勝金身前世今生是不是跟自己上一輩子所看到的一樣?

墨水遙俏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全身的精氣神都被三生石所吸走,無力的靠在三生石上麵。

她的前世畫麵很快就閃過,既然吃力的捕捉下幾次的畫麵,拚湊出了她的前世。

前世的墨水遙乃是一個王公貴族的。嫡女,因為家族聯姻而嫁入皇室,憑藉著自己的手段,一步一步的走向人生巔峰,最後成為一代女皇。

她擁有了一切,但卻也犧牲了自己的一切。

而墨水遙的前半生很簡單,就是在纏綿閣與人勾心鬥角。一開始她也飽受欺淩,隻是後來經過愛護自己的師姐死亡後才性情大變。開始不擇手段起來。

今生則往後走。蕭逸楓幾人隻捕捉到她成為了合體期高手,後麵的畫麵閃過太快。幾人甚至還在其中捕捉到了她與蕭逸楓一同在高樓樓頂之上共飲的畫麵。

其他幾人看向蕭逸楓的目光不由變得有些怪異,蘇妙晴也古怪的看著蕭逸楓。

蕭逸楓臉色不變,卻知道這所謂的三生石投影出來的不過是未來的一角,上一世他冇有去湊這個三生石的熱鬨。不過畫麵中發生的事情上一世倒是確實發生過。

畫麵一轉來到她的來世,來世的她卻淒涼無比,柔弱可憐,因為美貌淪為各種人的玩物。與前世的逆襲不一樣,這一次的她從頭吃苦到尾,一生就是一個悲劇。

墨水遙的臉色不由變得有些掙紮起來,但很快便變回平靜。蕭逸楓知道墨水遙通過了考驗。

果然很快,數倍返還回來的精氣神灌入墨水遙體內,三生石上的四個血字融化,化作八個大字:心智堅定,天縱之資。

墨水遙重新睜開眼睛時,兩眼神光難以掩飾,她竟然從金丹二層,一步登天,邁入了金丹五層,成為了金丹中期。

她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刹那間猶如百花齊放,讓眾人都為之失神。

她古怪的看了蕭逸楓一眼,走回到人群之中。引得蘇妙晴多看了她幾眼,又不停在她和蕭逸楓之間看來看去,小眼神古怪,不知道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