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爬到那個小山坡前,此地種著無數黑鐵木,此木屬於一種常見的靈植,生長極快,門內平常用來煉器,煉丹燒火用,唯一的特點就是硬。

一顆顆黑鐵樹粗的需要兩人環抱才抱得過來,細的也得一人環抱。來到此處蕭逸楓已是上氣不接下氣,而蘇妙晴與小白早已經好整以暇在那裡看他笑話。

蘇妙晴帶著蕭逸楓穿梭林間,走了一會,來到一處黑鐵樹密佈的地方,此處的黑鐵樹一顆顆都有水缸大小,粗得很。

蕭逸楓目瞪口呆。他對此處可是瞭解極了,這麼粗的黑鐵樹,起碼長了百餘年。根本就不是他這種入門弟子能砍得動的。

“就是這裡了,你往後三個月裡每天砍一棵就可以了。”蘇妙晴一本正經地道。

蕭逸楓知道這個砍樹是為了鍛鍊入門弟子的體魄,強身健體。而且讓弟子在砍樹中,感應體內靈氣的循環。但並不是讓自己跟這樹死磕啊。

“師姐,這黑鐵樹這麼粗,我怎麼砍得動,你確定這是入門弟子砍的,是不是搞錯了?”蕭逸楓訝道。

“你的意思是我還會騙你嗎?你怎麼知道這是黑鐵樹的?”蘇妙晴哼了一聲道。

蕭逸楓見狀連連擺手,道:“冇有冇有,我的意思是師姐,我剛剛入門,還得多多鍛鍊才能跟你這般優秀,昨天天歌師兄吃飯時候有跟我提過這個黑鐵樹,屬於極為堅硬的樹木品種。”

他頓了頓,賠笑道:“不是像師姐你這樣道行高深的,根本砍不動,你看我這小胳膊小腿的,你看是不是你記錯了,我要砍的不是這個?”

他算明白了,蘇妙晴孩童心性,現在收了個小師弟,結果老氣橫秋的,讓她想當師姐的派頭冇了,大為不爽,在給自己擺下馬威呢!

“咯咯……,小胳膊小腿……”蘇妙晴見蕭逸楓一邊說一邊捏著自己的胳膊,極為滑稽笑彎了腰,好一會才辛苦地板著臉道。

“好吧,你說得有道理,是我思考不周了,你跟我來吧。”說完笑著轉身帶著蕭逸楓來到另一片小黑鐵樹林裡麵,此處的黑鐵樹都是小樹苗,隻有大腿粗,纖細的很。

蕭逸楓長舒一口氣,他可不願意跟那百年以上黑鐵樹死磕,當即趕緊笑道:“謝師姐!”

蘇妙晴努力擺出一副師姐的樣子,道:“嗯,你就在這砍樹吧!我要去做自己的功課了。”說完笑著轉身離去。

這天早上,蕭逸楓一個人在此麵對著那棵黑鐵樹,磨、壓、砍、劈、鋸、折,就差冇用上牙咬了,還是奈何不了那破樹,雖然有著呼吸法調理氣息,再配上特殊的運力方式。

但是他畢竟身體孱弱,過了兩個時辰,日頭升到了半空,他全身大汗淋淋,手足也痠軟無力,居然也隻把這棵黑鐵樹砍斷一半,還有半截在藕斷絲連。

這時候一陣歌聲傳來,隻見蘇妙晴哼著不知名的曲兒,帶著小白蹦蹦跳跳地走了回來,看到蕭逸楓的狼狽樣子,又看了看那根黑鐵樹,笑盈盈道:“小師弟,要不要幫忙啊?”

“要!師姐救命!”蕭逸楓能屈能伸,毫不客氣!

“弱雞!”蘇妙晴搖了搖頭,舉起柴刀,隻見她手起刀落,刀聲破空,“啪!”一聲,那黑鐵樹就應聲而倒,一臉得意洋洋地看著蕭逸楓。

蕭逸楓連忙道:“師姐真厲害!謝師姐幫忙,我會努力自己一個人搞定的!”

蘇妙晴看了他一眼,老氣橫秋道:“嗯,不錯不錯,孺子可教,回去吧!”

說著就負著小手,趾高氣揚地帶著小白向林外走去。

蕭逸楓歎了口氣,唉,太丟人了……

一天的早課,當然冇有這麼容易結束,蕭逸楓跟著蘇妙晴回到殿內廣場中,向天歌早已等候在此,他如今修為到達瓶頸,蘇千易讓他專門教導師弟師妹,以求觸類旁通。

見兩人回來,向天歌開始言傳身教,教導兩人一套劍法,劍法不複雜,他示範了一次,帶頭舞了起來。

蘇妙晴早學過,蕭逸楓其實也早已經學過,看了一通以後,對向天歌說道:“師兄,我學會了。”

蕭逸楓兩人跟著向天歌舞起了這套劍法,活動起四肢來,向天歌不時指點一二。這就是他們的早操。

早操過後,蘇妙晴頭也不回的跑回自己的小樓,這是去洗漱一番,準備吃早飯去了。

蕭逸楓也向向天歌告辭,回到房內,吩咐月兒為自己打了一桶熱水,把自己一身汗味洗去,換了一身衣物。

不一會兒有月兒進來稟告道:“逸楓師兄,主母差人叫你過去吃早飯了。”她那一臉驚訝,彷彿想不明白明明不是集訓日,為何蕭逸楓會有此殊榮。

蕭逸楓連忙趕去了膳房,早飯期間,蘇千易問了幾句蕭逸楓早上的情況,蘇妙晴添油加醋大大數落了蕭逸楓一番,說得蕭逸楓大為尷尬,不敢看蘇千易一眼。

哪怕再世為人,也架不住這樣的丟人,暗下決心,什麼宏圖偉業都先一邊去,彆再丟這個人了。

蘇千易聽著女兒的話,連連搖頭,末了手一擺,隻說了兩個字:“吃飯。”

林紫韻卻是笑著問了蕭逸楓是否住得慣,有什麼需求向師孃說。

這把蕭逸楓感動得無以言表,上一世自己入門晚,師孃也對自己照顧有加,師孃不管前世今生,對自己仍是這般親和。

早飯以後。向天歌帶著蕭逸楓來到一處偏房,蕭逸楓這一天的早課算是正式開始了,向天歌肅然道:

“小師弟,你初入我仙門,我給你講講我修真的常識,本派不傳的秘法乃是問天九卷,乃我門派立門之根本。”

“問天九卷,每一卷對應著修真的一重境界,我們修道之人分為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出竅,合體,洞虛,大乘,度劫九層境界,每層境界又細分為九個小境界。小師弟,你初學切忌急躁,要穩紮穩打!”

“師兄,我知道了”蕭逸楓連連點頭。

向天歌臉色一整,正色道:“之所以讓你穩紮穩打,是因為每個境界突破後,實力並不是都固定的,根據你的突破方式而改變,比如練氣突破至築基,就分為天道築基,地脈築基,人道築基。”

“其中以天道築基成就最高,不僅靈力身體等增強更多,而且會獲得罕見的天賦,比如師兄我的天賦大道親火,便可以讓我的火屬性法術威力強上三分和吸收火元靈力更快。”

“每個人獲得的天賦都不一樣,有些很雞肋,有些則強得逆天。你彆小看這點差彆,可能一境兩境相差不多,一層層疊下來,到了修道後期,一個根基紮實的金丹都可能按著元嬰低頭。”

“所以小師弟,你要切忌心浮氣躁,要將根基打得結實!修真門派如此多為何單獨我問天宗,玄月宮,無相寺獨領風騷,就是因為我們注重根基。可能在進展不快,卻勝在結實。”

“另有一事,我不得不正告於你:本門奇術,精深神妙,邪魔妖人,多有窺探。你需立下重誓,學成之後,若非本門弟子,絕不傳於外人。立誓以後一旦泄密,將會有心魔滋生。大道難成!”

蕭逸楓心中一動,上一世,自己叛出師門時候隻有金丹修為,導致隻學會了問天九卷中前四卷,而後隻能主修星辰真解,冇想到這一世,還有機會繼續三教合一修煉。

但他隨即清醒,斬釘截鐵道:“是。蒼天在上,弟子蕭逸楓日後若泄露問天宗道法秘密,必遭五雷轟頂,死無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