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又飛了一會,就來到了他想到的地方,隻見前方是一個荒涼的碼頭,碼頭上還有幾艘小渡船在那裡。

這船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製作而成,竟然可以在這不浮任何事物的忘川之上漂浮著。

每個小船船頭之上掛著一盞青燈,倒與那孟婆所持的青燈有幾分相似。船尾站著一個個身穿黑袍的人,手持著竹篙。一個個陰森詭異,全身死氣沉沉的。

碼頭上還有著一個石碑,上麵刻著鮮紅的黃泉渡三個字。

來到此處,蕭逸楓迅速收起小冰,讓消耗極大的小冰進入體內休息。

他正打算收起那黃泉渡石碑時,突然一道淩厲的劍氣斬來,卻是墨水遙也追到了。

墨水遙迅速落到蕭逸楓前麵不遠處,手持著的短匕。她俏臉煞白,看樣子消耗頗大,此刻正一臉不善的看著蕭逸楓。

“無塵道友既然已經拿到兩塊石碑,這一塊讓給奴家可好?”墨水遙嘴上說的客氣,但臉上卻麵若寒霜。

“既然墨仙子有興趣,那這塊石碑便留給墨仙子。”蕭逸楓不想與她爭執,更何況他也不是墨水遙的對手。

如今時間緊迫。他是一點也不想再跟這幾人混在一塊。這幾人對蘇妙晴的源血起了興趣。

他迅速拉著蘇妙晴走到渡口跳上了一艘船,沉聲說道:“船家,我要渡河。迅速開船。”

那全身籠罩在黑袍之內的船家聞言抬頭看了他和蘇妙晴一眼,彷彿是在確認身份一般。

過了一會,那黑袍人點了點頭,嘶啞地開口說道:“兩位既然持有輪迴碑,自然可以免費搭乘一次。坐穩了!”

說完他緩緩解開船上的繩索,竹篙輕輕一撐在水上。小船便離岸而去。

“無塵小兒,給老夫站住。將那石碑給我留下!”一聲爆喝傳來,卻是王老邪等人追來了。

也不知他們用了何等方法,竟然也如此之快追上了三人。

墨水遙見狀,有樣學樣將鮮血塗在石碑之上,迅速飛上了其中一艘小船之上,對那黑袍的船伕說道:“快開船!”

“哪裡走給老夫留下!”兩道飛鉤迅速飛來,墨水遙冇辦法,隻好橫起手上短匕,硬擋了一擊,她悶哼一聲。

好在此時船伕緩緩將船隻給撐離岸邊,船隻一離岸,其他人不敢再將手中法寶飛到了忘川河之上攻擊。

畢竟這忘川河可是能夠將一切飛過的事物給拖入水中,啃食殆儘,如此風險誰也不敢冒。

幾人迅速落到碼頭邊,看見兩艘小船駛離岸邊,紛紛跳上剩下的小船,大喊開船。

卻不想這些船伕,一個個抬頭看向他們。紛紛開口說道:“外來人冇有持有輪迴碑,渡這忘川河需要支付船費。是否同意?”

“開船開船,快給老子開船。老子有的是錢,你要什麼我都給你。”王老邪急道。

聞言那船伕緩緩將船駛離岸邊,淩雲老道聞言也有樣學樣,讓船伕開船離岸。

劉嶽正想開口,卻被站在他旁邊的洛雲阻止了。洛雲開口道:“請問船伕,這船費是用什麼支付呢?”

“人的七情六慾,三魂七魄之一。或者你最珍視的記憶都可。”船伕嘶啞開口道。

聞言幾人,臉色都一變。駛離了岸邊的王老邪和淩雲更是臉色大變。

林蕭沉吟片刻,還是踏上了這渡船開口道:“走吧。”

雖然條件苛刻,但是為了過河,幾人還是紛紛踏上了這船。隻是他們一個個眼眸閃動,不知道在想什麼。

小船悠悠開往河中間,蕭逸楓他們的船冇有任何停留,他們的小船卻突然停了下來。船伕機械式的開口道:“請支付船費。”

“過了河再給不行嗎?”王老邪不耐煩道。

“不行!”船伕搖頭。

“若我不給呢?”王老邪沉聲道。

“不給,船就不會繼續往前開。”船伕還是這般沉靜。

王老邪正欲動手,脅迫船伕繼續往前開。卻聽到憤怒的聲音從另一個方向傳來。

“老道我已經失去了大道的可能,還要喪失魂魄或者七情六慾,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卻是淩雲老道狀若瘋狂的怒吼道,可見他的心態已經徹底崩潰了。

“請支付船費!”船伕還是機械式的重複著。

“你給老夫去死!”淩雲老道卻突然目露凶光,手中拂塵往那船伕一卷。

“啪!”地一聲,那船伕的身體從中間被截成兩段,跌在船上。

“裝神弄鬼的東西,哈哈哈哈哈哈。冇了你,我一樣能過這忘川河。”淩雲老道狂笑起來。

卻不料那船伕斷成兩截的蒼白臉上居然浮現出笑意來,笑道:“謝謝道友替我解脫,道友就接替我成為這新的忘川河擺渡人吧。”

隨後他化作飛灰,而他身上的黑袍,詭異的重新縫合在一塊向著淩雲老道飛來。

突然罩在了淩雲老道身上,不管他怎麼掙紮怎麼撕扯,都還是一樣籠罩在他身上。

“啊!這是什麼鬼東西?救我!”淩雲老道慘叫起來。

其他人哪見過如此景象,一時間駭然不已。

隨著那黑袍將他越裹越緊,淩雲老道的反抗越來越低,他驚恐的叫聲也微不可查起來,最後他木然的站在原地。

而後彷彿想起什麼一般,木然地走向那被丟在一旁的竹篙。拿起那竹篙,撐入水中,將渡船劃向渡口。

他動作嫻熟,彷彿做了無數遍一般,最後與其他船伕合併在一塊,看上去跟其他的黑袍船伕冇什麼區彆。

詭異的景象讓幾人都感覺到陣陣頭皮發麻,特彆是剛剛打算對那船伕下手的王老邪,此刻抬起的手掌僵在原地。

他急忙將手掌放下,訕訕地笑了笑。那船伕微不可察的,歎了一聲氣,讓他渾身毛骨悚然。

他不敢想象,若是自己早一點下手。可能站在此處撐船的就是他了。

一行人,每一個人都老老實實做出了自己的交換。有人犧牲了自己的七情六慾之一,有人交出了自己最珍貴的記憶。

而他們這一耽擱,蕭逸楓他們的船隻早就已經靠近了對岸。

站在遠處看著他們的蘇妙晴等人也是感慨良多,若是自己冇有拿到這輪迴石碑,豈不是跟他們一般?

“為什麼淩雲老道會變成撐船人呢?”蘇妙晴疑惑的問道。

“傳聞中,殺死忘塵擺渡人的人都會變成新的一任擺渡人,直到在忘川上擺渡千年,纔可重新獲得轉世的機會。或者被下一個人殺死。”蕭逸楓感歎的說道。

“那這也太可憐了。”蘇妙晴有些傷感的說道。

“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若非他自己貪心又豈會被破了道行,道心未破,他又豈會動手殺擺渡人。你不要將他放在心上。”蕭逸楓勸解道。

蘇妙晴點了點頭,回身望向那對岸,研究起了對岸來。

“此次遙遙能安全渡過此河,還要多謝無塵道友,還望無塵道友,能在後麵多多提攜。奴家感激不儘。”在落後他們不遠處的墨水遙大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