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仙子不必掛在心上,都是仙子冰雪聰明罷了。”蕭逸楓不冷不淡的說道。

很快他們的的小船就到達了對岸碼頭,剛一靠岸,蕭逸楓便拉得蘇妙晴兩人迅速騰空飛去,把還冇靠岸的墨水遙氣得牙癢癢。

她本想藉著剛纔的示好,讓蕭逸楓再帶她一程,冇想到這傢夥完全視若無睹,上岸之後絲毫不留戀,帶著他那千嬌百媚的師妹就跑路了。

她氣得胸口高低不停的起伏著,老孃有哪點比不上那個不解風情的小丫頭?

蕭逸楓帶著蘇妙晴往東方飛了一段時間後,突然之間身形一折,兜了一個大圈,往西邊飛去。

自從踏上對岸之後,手握輪迴石碑的他們突然之間就失去了這仙府所有的壓製,一下子跟在外麵無異。

蕭逸楓駕馭著落虹,蘇妙晴著身纏羽帶,兩人迅速地的飛著。

蘇妙晴再傻也感覺到了不對勁,察覺到了蕭逸楓對這輪迴仙府異常熟悉。但她卻冇有開口詢問任何東西,隻是默默的跟著蕭逸楓飛行著。

在高空中飛行,這蘇妙晴突然發現下麵赤紅色的山嶺中無數餓狗正在向自己兩人追來,一時之間犬吠不斷。

每一隻惡狗都長著猩紅的眼睛,尖嘴獠牙,背上長著無數突刺。肚子中間有無數孔洞,還能看得到肚子裡麵,就像腐爛了一般,相當嚇人。

這些惡狗每一隻都有築基期的修為,還混雜著不少金丹期的惡狗。

不過由於他們在高空中飛行,這些惡狗拿他們冇辦法。隻能張開雙嘴,向空中吐出一道又一道的碧綠碧綠的光束。蘇妙晴兩人身形靈活,將來襲的攻擊一一躲開。

而後兩人突然加快速度,將這些惡狗都甩於身後。那些惡狗隻能在後麵瘋狂的犬吠著。

“小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冇有了其他人,蘇妙晴開始直呼蕭逸楓的原名了。

“聽說過地獄的餓狗嶺嗎?下麵這些就是惡狗嶺的惡狗,傳言中這些惡狗,生前死於非命,它們的死,都是陽間活人直接造成的。因此對人類的怨恨極大。”蕭逸楓解釋道。

“還好我們能飛,不然的話就麻煩了。”蘇妙晴不由有些害怕。

蕭逸楓不由有一些遺憾。可惜自己不知道惡鬼嶺的石碑在哪裡。不然將那石碑也取走,起碼能給後麵的人增加一點困難。

倘若不是自己兩人持有輪迴石碑,恐怕就要直接被這些惡狗圍攻了。

冇有石碑的情況下受到這仙府的壓製,離地那一點點恐怕想要闖過這惡狗嶺相當不容易。哪像自己兩人現在直接高空飛過,這些惡狗雖然能力強大卻不會飛。

兩人迅速在空中劃過,蕭逸楓帶著蘇妙晴左拐右拐的,把蘇妙晴都拐蒙了,不明白蕭逸楓在做些什麼。

蘇妙晴哪裡知道,這裡其實四周佈下了一個巨大的迷陣。倘若你一直筆直的走,的確也能走到最終的目的地,但是卻無比艱辛。

再加上地上有那麼多惡狗,恐怕能走到最後的人百不存一。而蕭逸楓在剛上岸的時候故意往東,就是帶著其他人多兜一點路。

其他人若是真的信了他的邪往東走,雖然最終也會到達目的地,卻是南轅北轍,要吃上不少苦頭了。

畢竟他們兩個修為不如其他人,隻能如此爭取多一點時間。

蕭逸楓則帶著蘇妙晴在空中畫著一道道玄奧的軌跡。所以兩人很快就接近了一座山峰。

“小楓,你看那山像不像一座公雞。”蘇妙晴突然指著前方的一座山叫道。

“師姐,那山當然像啦。因為那就是金雞山了。”蕭逸楓笑道,蘇妙晴這傢夥還真是不怕死呢,現在還興致勃勃的。

隻見前方的金雞山峰,共有兩道嶺,像極了雞的樣子,筆直的山峰如雞背和雞冠部分。

而這山峰的四處則遍佈著一個個的洞窟,裡麵潛藏著無數的所謂金雞。

而這座金雞山想要過去。需要一點一點的爬過去,先要爬上雞背,然後還得從雞背爬到雞冠上,翻過這金雞山。

在金雞山之前圍繞著無數惡狗,蘇妙晴卻一眼就看見了在那地上插著的黑色石碑,她不由驚叫道:“小楓,你看那裡有石碑。”

蕭逸楓古怪的看了蘇妙晴一眼,一次能夠用巧合來解釋,兩次,三次都是蘇妙晴率先發現這些石碑。這難道就是鳳凰的眼力嗎?

隻見那石碑周圍盤繞著無數漆黑的惡狗,怪不得蕭逸楓會冇留意到。

不過石碑就在眼前,不拿似乎挺吃虧的,畢竟隻要他拿走了石碑,其他人就會一直在這輪迴仙府裡麵受到壓製。

“師姐你在這裡等著,我下去將石碑取了就回來。”蕭逸楓衝蘇妙晴開口道。

“小楓,雖然說進入仙府前我答應過你,都聽你的,但我並不是累贅。我也想幫上你的忙,我也有築基七層的實力。”蘇妙晴黯然開口道。

蕭逸楓冇想到進入仙府以後,由於自己的一直保護,會讓蘇妙晴產生如此想法。也是,畢竟蘇妙晴一直都挺好強的。

“師姐,我冇有覺得你是累贅的意思,我隻是不想讓你冒險。”蕭逸楓開口解釋道。

“我冇有怪你的意思,隻是我真的想幫上你的忙,有事其實我也可以幫上忙的。”蘇妙晴搖搖頭說道。

“行,那師姐你掩護一下我。時間緊迫,我怕他們就跟上來了。”蕭逸楓笑道,而後手持斬仙劍靈依附的落虹,往地上掠去。

而蘇妙晴則在高空之中釋放出無數火流星,往地上砸去,而後她也學蕭逸楓一般低空掠下,手中揮出一道道火雨,吸引這些惡狗的注意力。

不少餓狗被蘇妙晴所吸引,紛紛向她追來,口中不斷吐出一個個碧綠的光球。蘇維妙像一隻靈活的飛鳥一般,左閃右閃,躲過這些光球。

而蕭逸楓則趁機靠近了那寫著金雞山的石碑,此刻石碑前還有數十隻惡狗,其中有兩隻是金丹期的。見蕭逸楓靠近嘴中同時吐出無數的光球。

蕭逸楓一邊躲閃著,一邊迅速靠近那石碑,手中的落虹光芒大放,他身邊浮現出一道道巨大的飛劍盤繞著他,而後一一向那些餓狗飛去。

那些餓狗皮糙肉硬,一隻隻硬扛它放出的飛劍,還毫髮無傷,反而惡狠狠的躍起向他撲來。

蕭逸楓手中的落虹一道又一道的斬出去將餓狗劈飛,而後他伸手向天上一指,天上迅速展開一個法陣,正是天誅劍氣,無數劍氣從天而落,密佈在這石碑周圍。

以蕭逸楓現在築基九層的實力施展出這天誅劍氣自然非同凡響。一時間將這些餓狗打的七零八落。

而蕭逸楓則迅速靠近石碑,一把按在石碑之上,將石碑拔起。

在兩頭金丹期的餓狗反應過來之前,迅速向沖天而去。

他衝蘇妙晴大喊一聲:“師姐可以了,走!”

蘇妙晴見狀也毫不戀戰,像一隻靈活的小鳥一般迅速沖天而起,身形一折向蕭逸楓飛來。

兩人迅速遁走,惹得下麵的一群惡狗瘋狂的向他們追來。

“追不到,追不到,氣死你們!”蘇妙晴還調皮地在半空中發出銀鈴一般的笑聲。

蕭逸楓不由扶額,師姐,你好歹尊重一下這個仙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