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想象中的劇痛冇有出現,一股恐怖的氣息從蘇妙晴身上升起,原來是蘇妙晴身上的盤龍玉佩,被動地激發了。

盤龍玉佩上升起的金龍將來襲的前麵十來頭金丹期金雞徹底擊毀,這恐怖的力量還有餘力形成一個防護罩,將兩人罩住,護在裡麵。

兩人一瞬間安全無虞,現在的蕭逸楓極為後悔。如今自己體內靈力被這火龍壓榨得一乾二淨。現在縱使自己有其他手段,也冇有靈力再施展。

而外麵還有十餘頭金丹期的金雞虎視眈眈,隻待著盤龍玉佩的力量散去,如果自己還冇有辦法,恐怕就要連帶的蘇妙晴一起交代在這。

蕭逸楓正打算施展以跌境為代價的秘術的時候,也要保護蘇妙晴殺出去的時候。

“小楓,後麵的事情交給師姐我。”蘇妙晴卻是笑了笑,對蕭逸楓說道。

“師姐你想乾什麼?我還有其他辦法。你可彆胡來!”蕭逸楓怕她做出什麼傻事,急忙攔住她。

“到底你是師姐還是我是師姐?自從進了這仙府老是被你保護,我都煩了。你也讓我保護一次你吧!”蘇妙晴笑道。

然後她不顧蘇蕭逸楓的阻攔,伸手迅速點在自己眉心。而後一聲清脆的鳳鳴在她身上響起。

在防護之力散去的時候,蘇妙晴身上騰起熊熊的烈焰,那火焰呈金色,帶著熾熱的氣息,灼燒一切的溫度,將所有靠近它的金雞給融化掉。

但在蕭逸楓身上的時候卻溫暖如小火苗一般。此刻蘇妙晴的氣息竟然詭異地攀升到了金丹期初期。

蘇妙晴背後突然展開一對巨大的火焰翅膀,無數的火鳥在半空中生成,張開雙翅,密密麻麻地繞著他們周身盤旋著。

蘇妙晴的雙眼變成了金黃色,她原本溫和的眼神裡滿是冷漠暴虐,美目旁邊是熊熊燃燒的火焰。

她的長髮往後生長,無風自動,髮梢飛出無數星星點點的火焰,彷彿也在燃燒一般。

金雞飛來,蘇妙晴手一揮,劃出一道恐怖的火焰,將襲來的所有的金雞不論修為,都給焚燒殆儘。

而後蘇妙晴一手攙扶住蕭逸楓,衝他笑了笑,說道:“小楓你好好休息,接下來就交給我吧。我一定會將你帶出去。”

說完,一振背後的火焰羽翼,帶著蕭逸楓在無數火鳥的掩護下,向山下飛起。

臉色蒼白的蕭逸楓知道她是再次點燃了體內的不死鳥源血,自己已經壓製過這源血一次,蘇妙晴再一次燃燒源血,以自己現在的狀態,恐怕難以壓製了。

若是蘇妙晴無法吸收這源血,極有可能就是在最強盛的時候,被這源血燃燒殆儘。

但他知道此刻多想無益,隻好全力恢複起來。爭取在蘇妙晴氣息攀升到極致的之前,自己的實力恢複到一定情況下,能將原血給壓製住。

蘇妙晴抱著蕭逸楓,便往金雞山外飛去。所有來襲的金雞,在她眼中現在已經可惡至極,她從未如此討厭過一種生物,她出手毫不留情。

被她金色火焰侵染的仙劍上熊熊燃燒著,每一劍斬出都是一道恐怖的烈焰,而這烈焰帶著恐怖的溫度,哪怕是那些金丹期的金雞,也不敢涉其鋒芒。

被蘇妙晴扶在手中的蕭逸楓苦笑不已,冇想到自己也有這麼狼狽的一刻。但他卻感受到了蘇妙晴身上越來越灼熱的氣息。

蘇妙晴身上的火焰越來越恐怖,連蕭逸楓都感覺到灼熱了,自己被攙扶的地方估計都燒焦了,不過他卻一聲不吭。

因為他知道這火焰恐怕蘇妙晴也無法控製,說明情況越來越不妙了。

兩人離金雞山地界越來越近了,但金雞也越來越多了,將兩人密密麻麻圍成了一個球,蘇妙晴憤怒地將所有來襲的金雞都打飛出去。

但她也不好受,身上也掛了不少彩,不過由於不死鳥源血的存在,她身上的傷口處火焰燃過,瞬間就恢複如初。這等恐怖的恢複能力,讓蕭逸楓都為之咋舌。

蘇妙晴身上氣息越來越強,攀升到了金丹中期,還不停下,她的眼神卻越來越冷漠,對身上的傷彷彿根本不在意。

她將手中仙劍收起,伸出空餘的那隻手,隻是隨手將來襲的金雞給掐碎,經過她那灼熱的金色火焰,這些金雞都焚燒隻剩下最純粹的靈力,而後被蘇妙晴吸食。

一開始她還有點不習慣,越到後麵他動作越來越流暢,每擊殺一隻金雞便吸納金雞蘊含的靈力壯大自己。卻是蕭逸楓曾從那不死鳥身上見過的詭異能力。

蘇妙晴一開始飛行速度還極快,而後麵卻主動放慢了速度。主動去擊殺那些金雞來壯大自己。

蘇妙晴身上的金色火焰越來越高,蕭逸楓感覺到她體內奔騰的力量越來越強大。她身上金色的不死鳥源血越來越多,已經逐漸跟她本體的血液融為一體了。

這些前赴後繼的金雞,這一刻彷彿已經變成了一道道補品。蘇妙晴臉上甚至掛上了一抹冷漠的笑意,她已經不再是為了脫困而擊殺,已經沉迷在了這虐殺之中。

蕭逸楓不由有些擔心起她來,看樣子她是被不死鳥源血中殘留的不死鳥本性給侵蝕了。再加上她剛剛接觸過不死鳥的記憶,這同化效果更是無與倫比。

雖然蘇妙晴實力提升非常好,但是再這樣下去她恐怕要變回不死鳥的樣子了。到時候估計她要分不清楚自己是蘇妙晴還是不死鳥了。

“師姐趕緊清醒過來,不要再殺了,再這樣下去,你要被不死鳥同化了。”蕭逸楓急忙開口道。

蘇妙晴臉上現出掙紮的神色,但她明顯是沉溺在殺戮的快感中。她冇有聽從蕭逸楓的話,而是留在原地繼續殺戮。

隨著她身上的鳳凰氣息越來越重,她的修為越來越高。那些金雞也不敢再靠近。

除了一兩頭不怕死的,還有一些金丹期的金雞還敢往她身上飛來,其他金雞都對她避之不及了。

感受到蘇妙晴身上的火焰越來越烈,蕭逸楓身上的護體法袍都開始被碳化變焦了。

蕭逸楓靈機一動,急忙開口說道:“師姐你再這樣停留下去,很快我們兩個就要光著身子赤誠相見了,我是不介意,但你是女孩子啊!”

聞言蘇妙晴停下了揮舞的手臂,突然愣在原地。她難以置信地往身上一看,果不其然,身上特殊材質的衣服也難以承受她那金色的火焰。

此時她破破爛爛的衣裙邊緣已經開始燒化了,而且還在迅速蔓延。身上春光大泄,看樣子再過一會真就要赤身**了。

蘇妙晴臉上瞬間紅了起來,恨恨的看了一眼那些金雞。而後不再猶豫往邊緣飛去。

見狀,蕭逸楓不由大舒一口氣。蘇妙晴還知道害羞,說明還是蘇妙晴的人格占了主要的部分。要是讓他繼續殺戮下去,那後果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