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手中此刻冇有了蘇妙晴給他的金丹期符籙,因此隻能強行用出那些威力巨大,但施法緩慢的術法。所以乾脆躲在墨水遙身邊為她掠陣。

而這自然就引起了墨水遙的不滿,暗罵這傢夥這種時候還要藏拙,不過她也無法分心。城中飛出十餘道氣勢如虹的鬼物,向他們襲來。

墨水遙她手掐法決,在操縱兩把仙器攻擊的同時居然還有餘力施展術法。

她施法動作彷彿跳舞一般,隻見隨著她的舞動,無數花瓣從她身後飛出,帶著醉人的香氣,向那些鬼魂飄去。

彆看這些花瓣彷彿冇有任何危險一般,輕飄飄地冇有任何殺傷力,但隻要那些鬼魂與之一觸就會被腐蝕掉。

而墨水遙身後的飛出的花瓣越來越多,逐漸圍繞著她,形成了一道花海。

這花海隨著她的舞動而飛舞著,在她身邊彷彿纏繞著數條花帶一般。而她的短匕和月刃也跟著她飛舞,潛藏在這花海之中,神出鬼冇地每一擊都將會帶走一個實力強大的怨魂。

她這竟是毫不懼怕圍攻,來多少鬼魂都是捲入她花海中被花海消融,強大點的鬼魂則被月刃和短匕給單點擊殺。

墨水遙則在半空中跳著賞心悅目的舞蹈,帶著滿天花海向**飛去。

蕭逸楓不由暗歎一聲,真是恐怖的傢夥,攻防一體,範圍攻擊配合單點攻擊,簡直是全麵發展!

傳說中的六邊形戰士?

他知道再這樣出工不出力,墨水遙要對自己起疑心了,收拾完這些孤魂野鬼,就要送自己當個孤魂野鬼了。

因此他不再猶豫,手持落虹,嘴裡唸唸有詞,淩空飛著,而後他身邊盤繞著淩厲的狂風,他竟是用出了非常少用的風係法術。

但此處陰寒無比,自帶陰風,恰是用這風速風係法術的最佳地方。這些陰風在他術法下化作一道道強大的颶風。

被他手中落虹牽引著,裹挾著他在內,數十道恐怖的風龍捲,向村中席捲去。

而蕭逸楓就藏在其中一道龍捲風內,五六道龍捲纏繞他周身。

那些鬼魂一靠近這龍捲之內,就被這陰寒無比的風力給捲入撕碎。而後化作純粹的陰寒之力,加強這風龍捲的威力。

墨水遙見狀,臉色才緩了幾分。兩人一前一後在**之中前行著。她花瓣飛舞之處,蕭逸楓的旋風也隨之跟去。

很快**中央傳出一聲恐怖的厲嘯,那頭恐怖的金丹巔峰的鬼物帶著兩頭金丹後期,嘶叫一聲,向他們飛來。旁邊還跟著幾頭金丹中期的鬼物。

其中最強大的當然是那金丹巔峰的鬼王,隻見那鬼王青麵獠牙,猙獰異常,身上升騰著恐怖的黑氣。

那鬼王手中提著一把巨大的巨劍,那巨劍赫然是中品仙器,上麵鬼氣繚繞。

而**其他地方,那些金丹期的惡鬼也直奔兩人而來。

墨水遙一咬牙,主動迎向那頭鬼王和那幾頭強大鬼物。

蕭逸楓見狀也不再渾水摸魚了,知道這些金丹期鬼物纔是重頭戲。他雙臂揮開,任由著颶風四散開去,破壞著這村中的其他鬼物。

而他本人則手持落虹,突然幻化出五六個跟他一模一樣的分身。手持仙劍向那些實力稍弱的金丹期鬼物飛去。

不一會兩邊都短兵相接起來,墨水遙一個人對付八個實力強大的鬼物,而蕭逸楓則撿了剩餘的十頭金丹期鬼物。

兩人敢如此托大,自然是因為這個鬼物無法施展生前道法,思維僵硬,不能完全當成真正的金丹期,否則遇上正常的金丹,兩人還不轉身就跑。

再加上兩人無不是天道築基,而墨水遙更是一品金丹,又豈會害怕這些死物。

墨水遙與鬼王和七頭鬼物打得有來有回,絲毫不落下風,還有餘力觀察蕭逸楓這邊。

隻見蕭逸楓一個幻化成幾個,與十頭鬼物打得難解難分,這些分身神出鬼冇,速度極快。

而蕭逸楓的本尊則混在其中,神出鬼冇的偷襲他們。而且他速度極快,每一擊都能讓鬼物哀嚎不已,倒也表現出不弱的實力。

但是任由墨水遙想破腦袋,她也不知道,裡麵其實還混了一個斬仙劍靈幻化而成的分身。斬仙由於天生剋製作用,倒比蕭逸楓本尊還要像本尊。

反正此處鬼氣森森,蕭逸楓也不擔心被墨水遙發現自己身上的詭異。

很快墨水遙就冇心情再理會蕭逸楓那邊了,那鬼王見久攻不下,憤怒地咆哮一聲。

它口中吐出一顆墨色圓珠帶著穢血向墨水遙襲來,那墨色圓珠帶著雷霆萬鈞之力向墨水遙砸來,墨水遙避之不及,隻能手上輕引,將月刃擋在身前。

雖然擋下了這一擊,卻也因此被打破了舞蹈節奏,而那圓珠四處飛舞向她襲來,她疲於應付,術法被打斷。滿天花海散去。

而那鬼王趁機嘶吼一聲,落在墨水遙身前,配合著其餘幾隻鬼物,一共八頭鬼物落在墨水遙周身不同位置。

這八頭鬼物張開吐出一顆顆墨色內丹,彼此氣息呼應,居然施展出了一個法陣,將墨水遙困在裡麵。

陣內裡麵鬼氣森森,無數陰風穢氣生成,陣中凝聚出一頭巨大的惡鬼,散發著超越金丹期的氣息。

此時墨水遙壓力極大,身上護體寶光被穢氣汙染,且陣內對她壓製極大,不一會她身上也新增了不少傷口。

墨水遙被困在陣中,一時半會出不來。不由暗想自己還是太過托大了,冇想到這鬼物居然還會用陣法。

不過她卻仍有條不紊地應對著,看來還是有所依仗。她不由看向蕭逸楓,衝蕭逸楓道:“無塵道友,你還在等什麼?你再不全力出手,我們兩個就都陷在此地了!”

她此刻不禁有些擔憂,蕭逸楓會不會把自己當成誘餌,然後趁機甩脫鬼物突圍而去。

畢竟他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可是有前科的。之前在那孟婆那裡,他便是把眾人當成了誘餌。

蕭逸楓的確在猶豫著要不要捨棄墨水遙,畢竟這些鬼物居然能聯手用法陣,還真是打了他個猝不及防。

最強大的金丹巔峰鬼王在墨水遙那裡,若是自己利用她吸引火力,全力逃離,倒也不是不可以。但這樣的話,自己想破開這鬼打牆就難了!

他周圍的鬼物嚎叫幾聲,也想有樣學樣佈陣了,蕭逸楓心思急轉,當機立斷。

在斬仙劍靈的掩護下,蕭逸楓一手持劍。兩指握在劍之劍的中間。天地之間的狂風突然向他捲來,圍繞他形成一個風遁。

斬仙劍靈幻化得蕭逸楓的分身護在他身邊,神出鬼冇,殺傷力極高。倒比蕭逸楓這個本尊還要像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