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炷香的時間過去,蕭逸楓站起身來,笑嗬嗬得衝墨水遙道:“多謝墨仙子為我護法。”

“無塵道友,不必客氣,你我都是朋友嘛。”墨水遙笑道。

兩人就這樣各懷鬼胎,互相戒備之下,在小冰身上繼續往野**的邊緣飛去。

果然如蕭逸楓所說,在兩人闖過村寨之後不久,兩人就已經出了野**,到了一片荒原之上。

見狀兩人絲毫不停留,向荒原之上深處飛去。

而另一邊,蘇妙晴帶著林蕭在村中繞著邊緣走。她本想依照蕭逸楓的說法,繼續兜著外圍的圈子,直到走出去為止。

走著走著,蘇妙晴突然停下來思考了一會兒。彷彿在思考什麼一般,林蕭雖然奇怪,也停了下來。

“你看到的煙霧有輕厚之分嗎?你眼裡會不會看到一道金光指向深處?”蘇妙晴疑惑地開口問道。

“蘇仙子說這濃霧有輕重之分,但在下看來都彆無二致,更彆說有什麼金光了。”林蕭詫異的回道。

聞言蘇妙晴陷入了沉思,在她眼中這些濃霧,有些地方輕,有些地方重。而輕的霧氣裡麵還有一道金光正閃著星光,一直延伸到這林中深處。

“既然蘇仙子能看到一道金光指向林中,不妨順著這金光一探究竟,在下相信蘇仙子與這仙府有緣。”林蕭眼中精光一閃道。

蘇妙晴想了想,反正身邊有這麼個高手陪著,有啥事自己就讓他上去擋著,反正自己身上還有盤龍玉佩。

當即蘇妙晴也不再猶豫,向著那道指引著她的金光走去。

另一邊的洛雲二人組,由於被壓製修為,曆經千辛萬苦,終於也走過了金雞山,踏入了這野**。

“剛纔那金雞山應該被其他人打通了,裡麵都冇有什麼厲害的妖獸了。想來其他人應該已經走在前麵了。”劉嶽沉聲道,但他心中卻並無太多焦急。

此刻對他來說,這仙府的寶貝已經不是最為重要的了。當下唯有護送洛雲走出去纔是他的首要任務。

“想來他們手中應該都持有了那石碑,能不受這仙府的壓製。因此才能如此迅速的通過此處。”洛雲也開口道。

但兩人非常幸運,冇有遇到什麼成群的惡鬼。兩人不知道林中規則,直直向野**中間走去。

但兩人在林中走了一段時間後,突然發現那些**彷彿剛剛被人闖過。

兩人對視一眼,都發現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詫異,看來是遇到了其他人了。

兩人掩藏氣息,順著一路留下的痕跡悄然飛了過去。很快就聽到了打鬥聲,和此起彼伏的鬼嚎聲。

隻見前方是一個巨大的**,而成群結隊的惡鬼正在圍攻著一個人。那人手中持有著巨大的雙鉤,麵對著一群惡鬼的圍攻,卻絲毫不慌不亂。

他手中雙鉤勾畫之間,一定會帶走一隻強大惡鬼的生命。彷彿他纔是勾魂攝魄的惡鬼一般。他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氣息,在這野**之中,如入無人之境。

洛雲二人都看到了對方臉上的驚駭,在那裡大開殺戒的人不是彆人,正是那王老邪。

而他此刻所散發的氣息也不是什麼金丹中期。而是金丹期大圓滿,已經是一隻腳踏入了元嬰期。

兩人不禁將自己的氣息遮掩得更深,萬萬冇想到自己一行人當中居然還潛藏著一個金丹期大圓滿的高手。

“冇想到這王老邪竟然一直在隱藏著修為,我們這一行人中還真是臥虎藏龍啊!”劉嶽苦笑著傳音道。

洛雲美目中寒光微閃,不知道想些什麼。

而後片刻後她傳音道:“劉道友,不如我們就悄悄跟在他身後。他闖過之後,這**應該一時半會兒組織不起來,我們便悄然闖過去。”

劉嶽點了點頭,讚同她的看法。當下兩人潛伏了起來,緊緊盯著王老邪。

蕭逸楓和墨水瑤二人相互戒備著,在這荒原之上極速飛行著。

“那就是仙府了嗎?”墨水遙突然開口,美目中異彩連連。

遠方一座巨大而宏偉的宮殿漂浮在半空之中,宏偉壯觀,散發著柔和的神光。

宮殿頂部有一個巨大尖銳,上麵有一個巨大的圓球,散發著藍色光芒。而宮殿四周有數座巨大的天梯連接在宮殿與地麵之間。

蕭逸楓二人加快速度往那宮殿飛去,臨近了才發現,這宮殿竟然是漂浮在一個巨大的圓形深淵之上。

深淵看不到底,宮殿四周扣著四道巨大的鎖鏈。這些鎖鏈連接到深淵底部。

彷彿是這宮殿想要乘空飛去,卻被這些鎖鏈鎖在原地。而這看不到底的深淵下方有無數惡鬼,形狀猙獰恐怖,正哀嚎著向著鎖鏈又或者是深淵的岩壁往上方爬去。

這些數之不儘的惡鬼想要爬到宮殿之上,又或者地麵之上,然而他們爬到半路就會被宮殿上方的巨大球形釋放的雷電給擊殺或者擊掉到深淵之下。

單從畫麵來看,像是這座宮殿被封鎖在這裡,鎮壓著這裡的惡鬼們。腳下那密密麻麻的惡鬼,讓看到的人都有些頭皮發麻。

而那宮殿總共有十道巨大的天梯,從宮殿上方駕立到圓形的深淵四周。這巨大的天梯長有數百階,而走過的蕭逸楓知道共有九百九十九階。

每一座巨大的天梯都對應著一道巨大的宮殿門,而正對著他們的那座宮殿門,上麵的牌匾寫著秦廣二字。

這宮殿巨大無比,通體黑色,上麵雕刻著無數猙獰的惡鬼,底座為方形,掛著四條鎖鏈。而宮殿整體呈圓形,料想是對應著天圓地方之說。

從這天梯來判斷應該有十道大門,宮殿頂端是一把巨大的三叉戟,上麵漂浮著一個巨大的藍色能量球,而擊退惡鬼的恐怖雷電就是從上麵發出。

“不知無塵道友對這宮殿可有什麼瞭解?能不能說與遙遙聽呢?”墨水遙目光亮晶晶地看向蕭逸楓。

蕭逸楓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說道:“不能,不如我們就在此處分道揚鑣,可好?”

“無塵道友竟然如此薄情,我們好歹也是出生入死過的交情。你這可真是太傷奴家的心了。”墨水遙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

蕭逸楓懶得理這個戲真多的戲精,他環視一週判斷了一下方位,不再猶豫,騰空而起,繞著這個巨大的深淵邊緣往其中一個方向飛去。

墨水遙臉上泛起一個燦爛的笑容,也毫不猶豫的跟著蕭逸楓飛著。

兩人兜了半個大圈。耽誤了不少時間。蕭逸楓才終於發現了那一塊黑色的石碑。

石碑上麵寫著酆都殿,右下角有一行小字,十殿閻羅,鎮十八層地獄。而這石碑前方的天梯連接的宮殿大門上麵寫著輪轉二字。

蕭逸楓臉上一喜,向這時石碑飛去,墨水遙見狀絲毫不猶豫,也迅速向那石碑飛去,她竟是想要搶奪著石碑。

“墨仙子這是要過河拆橋,圖窮匕見的嗎?”蕭逸楓冷笑道。

“無塵道友,這可真冤枉奴家了。道友想來已經收集了不少石碑,這一塊不如就讓給遙遙吧。”

墨水遙一副難過的樣子,但手上絲毫不客氣,月刃從她身上繞出,向蕭逸楓斬來。

蕭逸楓暗罵一聲,迅速回過身,橫劍胸前接下這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