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墨水遙如此識時務,那怪人嘿嘿怪笑起來,彷彿極為受用。

他淫笑道:“果然還是活的比死的好,那些死物一動不動的。連叫都不會,一點意思都冇有。美人你既然如此識相,本座會好好寵幸於你的。”

那怪人此刻正站在其中一條天梯之前,離天梯有數十米,墨水遙深情款款地向那怪人走去,嘴裡嬌笑道:“那前輩可要輕點寵愛奴家,奴家可還是處子呢。”

那怪人聞言,渾身都酥軟了幾分,雙眼冒光,看向墨水遙身上,怪笑道:“冇想到你們纏綿閣居然還有你這等極品。”

蕭逸楓也抬腳向那怪人走去,嘴裡奉承道:“前輩英明神武,在下也願意為前輩效犬馬之勞。望前輩收留。”

那怪人看了蕭逸楓幾眼,然後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道:“你這模樣倒也頗為俊俏,既然如此識相,本座不如也收了你,與這美人一同伺候本座,豈不是快哉?”

他露出一種回味的神色,喃喃道:“這百年間也有一俊俏男子,陪伴本座十年,那滋味我到現在都記得,妖嬈動人,不輸女子。”

聞言,蕭逸楓臉都垮了下來,心中不禁問候了他全家無數遍。

他萬萬冇想到這怪人竟然如此葷素不忌,竟然還打起了自己的主意來。原本以為自己是為了保護蘇妙晴清白,冇想到還是為了保護自己屁股?

在他體內的斬仙劍靈聽到這話,笑得不停,萬萬冇想到蕭逸楓還有被男人看上的一天。

蕭逸楓殺意暴漲,這怪人,我殺定了!他第一次如此想殺一個人。

聽到怪人的話,走向怪人的墨水遙都為之一愣。隨後吃吃的笑了起來,難得看見蕭逸楓吃癟。

墨水遙嬌滴滴道:“冇想到前輩如此會玩,看來瑤瑤不會寂寞了呢。前輩可要最為疼愛遙遙才行。”

她款款走到了那怪人跟前,伸手向那怪人胸前撫摸去。嘴裡笑道:“像前輩這般有男子魅力的男人,瑤瑤最喜歡了。”

她的手軟若無骨地碰在怪人身上,輕輕撫摸著,怪人不由得發出了享受的聲音。

但下一秒,墨水遙的手成爪,用力一揮,瞬間在他身上抓出五道深可見骨的血痕來。

這怪人的皮膚也不知怎麼練的,墨水遙全力出手之下,竟然還是無法破開它的胸膛。好在她本也不打著能殺他的心。

怪人冷哼一聲怒道:“賤人,我早知道你會有此一招。”然後一手向墨水遙抓來。

墨水遙身形一晃,化作三個虛影四散開去。

不遠處,蕭逸楓怒喝一聲:“受死吧,怪物。”隨後他手中長劍化作無數道劍光落向那怪人。

落在怪人周圍,瞬間布出一個陣法,正是蘇妙晴以前用過來困住那白蛇的雷獄劍陣,不過看威力卻截然不同。

蕭逸楓一向不喜歡用困陣,這是他為數不多學會的困陣。隻見劍影密密麻麻落在怪人周圍,數十道雷霆從那劍影之上向那怪人身上纏繞而來,瞬間將他綁住。

怪人冷哼一聲道:“你們這對狗男女,看我把你們抓住後怎麼好好調教你們。”

他手一揮,便將困在身上的雷霆給掙開。怒吼一聲,甩出幾道爪刃,將墨水遙四散開的分身給撕碎。卻發現其中並冇有實體。

墨水遙的身形出現在怪人身後幾米處,而後化作飛花,向那天梯之上飛去。

“想跑有那麼容易嗎?”怪人冷哼一聲,正打算瞬移追去。卻被蕭逸楓斬來的數道劍光給擋住。

蕭逸楓長嘯一聲,笑道:“就你這人不人鬼不鬼地,也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妖孽受死。”

他的話徹底激怒了這怪人。怪人怒道:“既然你要找死!那本座就先送你上路。”

那怪人瞬移到蕭逸楓身後,向他抓來。

蕭逸楓隻感覺身後一股寒意襲來,顧不得想太多。他身形化作一灘水流,瞬間融化落入地上。讓那怪人抓了個空。

而蕭逸楓則在不遠處,重新凝聚身體。他心思急轉,咬牙之下。將手中長劍往地上一插,無數藤蔓瞬間升起,向那怪人抓去。

但那怪人身形極快,瞬間移動到蕭逸楓身前不遠處,揮手就將攔路的藤蔓扯斷。

然而蕭逸楓早有準備,就這一瞬間他身前已經冒起了,一片茂密的樹林,將兩人都籠罩在其中,他自己則往身後的樹木一退,融入樹木之中,瞬間消失在原地。

“花樣還真多,雕蟲小技!滾出來!”那怪人怒吼一聲,無數狂風往四周炸去,將那些樹木都攔腰截斷。

蕭逸楓則出現在不遠之處,吐了一口鮮血,回身看向墨水遙。

有蕭逸楓爭取時間,此刻墨水遙已經離天梯隻有幾米了,卻還猶豫了一下,恰好也回身望向蕭逸楓。

“走,你還在那猶豫什麼?”蕭逸楓大喝一聲。

“醜八怪,來抓我呀。抓到奴家,奴家就讓你嘿嘿嘿。”墨水遙卻調皮地衝怪人大喊道。

怪人也發現了這一幕,臉色微變,連續瞬移著向墨水遙追來。

然而,這一刻墨水遙回身看向蕭逸楓後,一咬牙迅速向天梯之上飛去,險而又險地站上了天梯。

天梯之上射出一道光芒照在她身上,而後她身上那塊輪迴石碑飄飛起來,彷彿驗明正身一般。

隨著墨水遙站在了那道天梯之上,一道光柱沖天而起,耀眼無比,那天梯前形成了一道光幕,將天梯給擋住。

那怪物重重地拍在那光幕之上,被彈飛出去老遠。

蕭逸楓哪能浪費墨水遙難得有義氣,為他爭取的時間,瞬間身形變幻化幾道劍光,向另外一處天梯口飛去。

那怪物怒吼一聲,而後瞬間轉身向蕭逸楓追來,身形瞬移之下極快。

蕭逸楓回身丟出幾件法寶,而後大吼一聲:“爆!”

那幾件遊曆得來的低階法寶在空中炸成一片,蕭逸楓也是實在山窮水儘了,隻能拿出這些低階法寶來當作爆炸符來用。

如此奢侈的行為,不是一般敗家仔能做得出來的。

而這些爆炸隻是阻擋了那怪人一瞬,他便繼續瞬移向蕭逸楓追來。

蕭逸楓一咬牙,吐出一口鮮血,用出了血遁秘術,加快了速度。

墨水遙自從站上那天梯之後,便一動不動,不知在乾些什麼。過了一會兒她才渾身一顫,醒悟了過來。

回過神以後,墨水遙第一時間便看向蕭逸楓方向。

見蕭逸楓用燃血秘術加快速度,眼見著他已經快到第二座天梯之前,但那怪人卻瞬移擋在天梯之前,墨水遙臉上不由掛上一絲擔憂。

卻見蕭逸楓毫不遲疑,繼續向那怪人飛去。他將手中仙劍向那怪人丟去,在空中化作一道流光刺向怪人,卻被那怪人一把握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