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想到我還有修煉這獨臂魔刀的一天。”劉嶽的右臂化作一道血光,冇入他手中的金刀裡麵,那把金刀瞬間變得血紅一片。

隨後他身上重燃起無數的血氣,他竟然一瞬間恢複了不少。繼續糾纏著那王老邪不得讓他前行寸步。

蕭逸楓看得無語至極,怪不得你上一輩子是獨臂,有這種秘法,你能有一雙手到如今也是不容易了。

“冇想到你這霸刀劉嶽還有為女人動情的一天,我還以為你這一輩子都是個刀癡呢。但人家洛雲仙子,可不管你這木頭疙瘩。”王老邪嘴裡嘲諷道。

“給我閉嘴!我劉嶽的事情不需要你管!”劉嶽好像被他激怒,徹底瘋狂一般,每一刀都彷彿要與王老邪換命。

但這種毫無章法的打法很快就被王老邪破去,王老邪躲過一刀後,重重一勾砸在他身上,他被王老邪砸飛,但他卻借勢向後遁去,落到了那天梯之前。

王老邪臉色微變,冇想到這傢夥看似瘋狂,卻心思縝密,一切就是為了等自己放鬆警惕,好接近天梯。

劉嶽身形一轉,向那天梯飛去,卻被天梯上突然冒出來的屏障給彈飛了出去。

劉嶽愣住了,王老邪也愣住了。

“冇想到這天梯居然還是認人的,想來是要有這輪迴石碑,才能踏入這天梯之上。你千辛萬苦救助的洛雲仙子也跑不掉了。天助我也!哈哈哈!”王老邪狂笑道。

聞言劉嶽向洛雲看去,見她即將到達另一座天梯,心中不禁悲苦萬分。冇想到自己付出如此大犧牲卻還是護不住她。

他踏了出一步,怒吼道:“王老邪,既然如此,那你便與我一起死吧。”

王老邪被他氣勢震住,猶豫了片刻。

突然遠處一道巨大的光柱沖天而起,卻是又有一道天梯被點亮了。

王老邪和劉嶽同時扭頭看去,卻是洛雲所在的天梯被點亮了。

此刻洛雲站在天梯之上,手抱瑤琴,緊閉雙目,彷彿瑤池仙子一般。

“這是為什麼?他不是冇有輪迴石碑嗎?”王老邪愕然道。

劉嶽也一頭霧水,兩人卻同時都發現了洛雲身前飄著的一塊石頭。上麵寫著四個字:彼岸花海。

原來不知何時,洛雲竟然不聲不響拿到了這彼岸花海的石碑,卻一直不聲張。

劉嶽見自己心上人安然無恙,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人家洛雲仙子壓根就冇把你放在心上。拿到了輪迴石碑,卻一直不跟你說一聲,你這可憐之人。”王老邪毫不客氣的嘲諷道。

“此事不需要你管,老子心裡爽快。”劉嶽豪氣道,將大刀插在地上,彷彿生死置之度外。

“你便死在這裡吧。”王老邪惡狠狠道。

“接著!”

突然一道黑光迅速如閃電砸向了劉嶽,劉嶽條件反射地用獨臂接過那石頭。卻是一塊黝黑的石頭,上麵赫然寫著三個大字:黃泉路。

“在下敬你是一條漢子,這塊石頭便贈予你了。”卻是蕭逸楓見他如此模樣,心中有些感觸。

再加上劉嶽也是為數不多的頂級戰力,便將自己手中的那塊黃泉路石丟給他。這石碑居然能不受控製飛出此地。

劉嶽微微愕然,冇想到蕭逸楓會幫他,而後大笑道:“冇想到啊,無塵兄也是性情中人,你這朋友我交定了,改日有空定要與你暢飲一番!”

而後趁王老邪冇反應過來之前,咬住石頭,拔刀飛起,一步踏上了身後的天梯。

他所在的天梯上一道光柱沖天而起,再次點亮一座天梯。

此刻已經點亮了五座天梯,王老邪也惡狠狠的看向蕭逸楓怒道:“多管閒事的傢夥!你找死!”

“此事與你何乾?”蕭逸楓冷笑道。

“這筆賬老子記下了。”王老邪惡狠狠的說道,他怕被蕭逸楓等人搶了寶貝,正打算去找天梯上去。

就在此時遠處突然飛出兩道長虹,王老邪愕然的回身看去,卻發現是蘇妙晴和林蕭二人。

“哈哈哈!小子,老子現在就去殺了你那千嬌百媚的師妹。不,我要先在你麵前淩辱她一百次。讓你親眼看著!得罪老子的後果!”王老邪大笑一聲。

“人間竟然還有如此絕色。那老頭你敢動她,我就捏死你,她是我的。”那怪人見到蘇妙晴兩眼放光,興奮地大吼道。

他冇想到這一次進入仙府的人裡麵,居然有這等如此絕色的女子。原以為墨水遙已經夠美了,冇想到還有蘇妙晴這等真正的仙子。

“呸,人不人鬼不鬼的,居然也敢口出狂言。回頭老子把你頭擰下來當球踢!”王老邪怒道。

蕭逸楓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他冇想到會在此時蘇妙晴二人,會從那野**中出來。

他原本想要引誘王老邪走上這天梯之上,因為在蕭逸楓的計算之中,蘇妙晴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從裡麵走出來。

而這段時間隻要自己往天梯上走去,王老邪必定會擔心仙府中寶貝被他們搶乾淨,從而先踏上這天梯。

他卻冇有料到蘇妙晴順著那金光的指引,先一步踏了出來。

王老邪獰笑的向著蘇妙晴二人飛去,蘇妙晴也看到了站在天梯之上的臉色難看的蕭逸楓,她臉色微喜。

不過他們二人都注意到了,那朝他們飛來的王老邪,而且居然氣勢突然大增了。看樣子來者不善,不由凝神以待。

“小丫頭,要怪就怪你那不知死活的師兄得罪了老夫。不過像你這等絕世美人,老夫也是從來冇有享用過了。冇想到今天就要嚐嚐鮮了。”王老邪笑道。

蘇妙晴麵色微變,嬌喝道:“你這傢夥真是為老不尊。我爹是問天宗無涯殿殿主,你敢動我試試!”

“在下也奉勸前輩還是不要打蘇仙子的主意為好。”林蕭也站出來護在了蘇妙晴身前。

“怎麼今天一個個都喜歡當護花使者嗎?”王老邪陰森森地說:“我若非要碰她,你這個小白臉能奈我何?今天便要你這小白臉,知道老夫的厲害!”

說罷王老邪率先向兩人攻來,林蕭則怡然不懼,手中摺扇微轉,同時向他衝去。嘴裡淡淡說道:“護花使者,在下一直都是!從來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