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卻拿出了兩塊輪迴石碑,赫然是寫著野**和金雞山的石碑。笑道:“諸位,想不想要這天命之書?”

所有人為之愕然,冇想到蕭逸楓居然還有兩塊輪迴石碑,繼而狂喜。

眼看時間快到,蕭逸楓咬破手指在那兩塊輪迴石碑上融入自己的血液,留下神魂之後。將那兩塊輪迴石碑用力一拋。

兩塊輪迴石碑彷彿受到牽引一般,一左一右飛向剩下的兩道天梯,瞬間兩道金光沖天而起。

十道沖天的光柱彼此呼應,天空之中捲動一個巨大的旋渦,轟隆隆的聲音中。伴隨著電閃雷鳴,一道巨大的金光從天上砸入神殿之內。

圓形的神殿突然被染成金色,上麵的惡鬼同時仰天長嘯,神殿開始轉動起來,在轉動過程中,變得更加高大宏偉,而神殿頂端的那塊能量球都被染成了金色。

神殿開始往高空之上繼續飛起,拉動著鎖鏈嘩嘩作響。

仙府中那個宏大而威嚴的聲音響徹所有人的耳邊:十塊輪迴石齊聚,輪迴試煉開始。輪迴之路開啟,輪迴之門開啟。踏入輪迴之門者獲得天命之書。

所有人都狂喜不已,眼中一片火熱。冇想到自己還能有機會得到這傳說中的天命之書。

而這東西居然還真的還留在這仙府之內,要知道這天命之書可是連大乘期高手都為之打破頭的寶物。

而那怪人也是滿臉欣喜,天命之書要是讓自己得到,他豈不是也可以離開這仙府,不用再被困於此地。

神殿突然一震,突然蕭逸楓他們腳下的天梯也開始旋轉起來。

很快蕭逸楓腳下的天梯就與旁邊的那怪人的天梯合併在一塊,又繼續往墨水遙腳上的天梯合併去。

蕭逸楓嚇了一大跳,冇想到十塊輪迴石碑聚在一塊,居然會讓這些天梯都合併成一條。

而他此刻正在第一個石階上,那怪人站在第三個石碑上麵。好在合併後,石碑變得高大而寬廣,彷彿巨人走的一般,兩人隻差兩個階梯,居然隔著二十來米!

怪人見狀想回頭向蕭逸楓飛來,卻發現根本無法走回頭。原來在這天梯之上,也還遵循著這黃泉路莫回頭的規則。隻能往上走,根本回不了頭。

墨水遙的石梯很快與兩人的石梯合併,不過由於墨水遙走的時間比較早,早已經走到了前麵的第七梯。倒也不會與怪人相遇。

其他幾人見狀,哪裡還不知道這天梯的規則,一個個都老實本分,根本不敢再往前走。怕與那怪人撞在一塊。

隻有王老邪,由於心急早已經踏到了第三個天梯之上。他凝神小心戒備著。

很快十條天梯都已經合併成為了一條,整個天梯變得更加寬闊。神殿高居天際,天梯高聳入雲,真成了名副其實的天梯。

而那十個宮殿門也合併成了一個金燦燦的大門,上麵的字變成了輪迴之門。

第三個階梯上,王老邪小心謹慎地盯著對麵的那怪人道:“裝神弄鬼的東西。”

那怪人雖然最恨的是蕭逸楓,但眼下這人居然敢打他看上的女人主意,還敢罵他,也是他的眼中釘。

怪人獰笑一聲道:“像你這樣子的老頭,連當奴仆都冇有資格!”說罷他想瞬移而去,卻發現在這石梯之上根本無法瞬移,也無法飛行。

王老邪怒極反笑說道:“老夫倒要看看你這不人不鬼的怪物有什麼本領。”說罷單手持著鉤子向那怪人衝來。

怪人放棄瞬移,身形彷彿瞬移一般化作一道殘影,瞬間來到王老邪麵前,一掌向他胸口抓去。

王老邪被嚇了一跳,他冇想到這怪物的速度如此之快。

他一隻手被那金光給擊毀,隻得單鉤橫於胸前。隻聽鐺的一聲,王老邪被擊得倒飛出去。

在半空之中,王老邪手中單鉤不斷地揮舞著。化作一道道溝影向那怪人攻去。

怪人卻不管不顧地橫衝直撞,也不躲他的鉤子。王老邪的勾畫落在他身上,居然像不痛不癢一般。

怪人吐出一口濃鬱的綠氣,裡麵有個小小的身影,向他襲來。

“元嬰離體!”王老邪手中的鉤子瞬間被打碎,王老邪被嚇得亡魂直冒眼前,這人竟真的是元嬰期。

他不敢再停留,狼狽的往前麵的天梯一滾,卻又瞬間愣在原地。蕭逸楓知道他這是落在了這石梯之上的幻境考驗中。

怪人冷笑一聲吞回元嬰,也向前走一步,兩人並肩站到了第四個石階之上。現在就看誰醒得更早了。

在第七個石階上的墨水遙見那怪人向她追來,哪裡還敢猶豫,繼續向前走去。自己若是落到這怪人手裡,那可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第一個石階之上的蕭逸楓幾人對視一眼。所有人都陷入了兩難的抉擇之中。

前方有那怪人堵路,無法再上前,若怪人不走,他們根本就冇辦法繼續往前。

現在唯一有資格繼續向前的就隻有在第七個石階上的墨水遙了。

眾人緊張地盯著王老邪和那怪人,突然之間那怪人渾身一震,醒了過來。

他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走到王老邪身後,一爪穿透了王老邪的後心,手裡捏著王老邪的金丹。

王老邪這才如夢初醒般醒了過來,張口吐出大口大口的鮮血,艱難的回身望向那怪人,臉上滿是不甘。

他想要自曝。但金丹卻已經捏在那怪人手中,還被那怪人丟進嘴裡嚼了起來。

王老邪無力的倒在了那石階之上,怪人輕蔑地看了他一眼,冷聲道:“就你這點實力也敢跟本座搶女人,不知死活的傢夥。”

隨後怪人取走他身上的儲物戒,一腳將王老邪踢下天梯,王老邪的屍體在半空中翻轉著落入深淵之中。無數惡鬼見狀撲向他的屍體,瞬間就將他給瓜分了。

蕭逸楓倒一點不同情這老貨,居然敢打蘇妙晴主意,隻是遺憾不能親手將他挫骨揚灰了。

怪人回身望向蕭逸楓等人,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他一時之間有些猶豫,到底是上去追墨水遙還是說留在原地守株待兔,等蕭逸楓等人。

林蕭洛雲幾人都臉色難看,特彆是洛雲,花容失色。她冇想到這怪人竟真的是元嬰期的高手,若是落在他手裡,自己恐怕絕無倖免的道理。

蕭逸楓此刻則在擔憂蘇妙晴的安危,到底是什麼東西將她給牽引到神殿中,那東西的目的是什麼?到底蘇妙晴身上有什麼值得他如此做的?

他百思不得其解,迫不及待的想去救蘇妙晴。但前麵又有這怪人攔路。他強製讓自己鎮定下來。

回想蘇妙晴身上值得對方看重的東西,難道是不死鳥源血?

不對!蘇妙晴的詭異從一開始就出現了,一開始就是她頻頻發現那些石碑。

蕭逸楓突然想到一種可能性!青虛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