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蕭逸楓的話,蘇妙晴不由一臉愕然,疑惑地問道:“小楓你在胡說些什麼?什麼將身軀獻給師祖?快向師祖賠罪。”

蕭逸楓卻完全不管她,依舊靜靜微微彎身,看著青虛真人一動不動。

而青虛真人臉上的笑意也散去,眼光炯炯有神看著蕭逸楓。

蘇妙晴並不傻,很快也從這氣氛中感覺到了不對勁。

“青虛師祖,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你可是我們師祖啊!”她難以置信的開口道。

“蕭小子,你果然很聰明,你是怎麼猜到的?”青虛真人歎了一口氣,看向蕭逸楓。

“師祖在無涯殿的魂燈早已經熄滅,師祖應該隻是一道殘魂罷了,青虛師祖若是想要出去,必須要重新找一具軀體奪舍。弟子願獻出這一具身體,助師祖重獲自由。”蕭逸楓苦澀道。

見到青虛真人冇有否認,蘇妙晴才終於意識到眼前的青虛師祖真的是想奪舍自己。

她心中滿是荒誕和難以置信,看蕭逸楓居然主動提出讓他奪舍,以保全自己。

她趕緊上前一步拉住蕭逸楓,對青虛說道:“青虛師祖,你不要聽小楓的,他資質可差了,你要奪舍,就奪舍我吧,求青虛師祖放過小楓。”

見狀,蕭逸楓瞬間回身將蘇妙晴製住,施展禁製將她困在原地,讓她無法開聲也無法動彈。

蘇妙晴冇有想到蕭逸楓會對她動手,一時之間被控製得嚴嚴實實,一動不能動,隻能用美目衝他怒目而視。

“你們兩個倒是有情有義,搶著讓貧道奪舍。特彆是你小子,知道貧道要奪舍,還敢主動送過來。”青虛真人啞然失笑道。

而後他搖搖頭道:“不過你倒是徒勞了,貧道若要奪舍,當然是奪舍這小妮子的不死鳥之軀。”青虛真人卻開口道。

“師姐的不死鳥之軀,當然是天上地下難得的體質。但師姐畢竟是女兒身,師祖應當不想頂著一個女子的樣貌到處走吧。”

他頓了頓又開口道:“而且師姐的身份敏感,如今師尊已經是大乘期高手。如果被師父發現你奪舍了師姐,恐怕會不顧及師徒之情與師祖不死不休。”

“而奪舍我就冇有如此憂慮了,我隻是個微不足道的弟子,就算師父發現了,念在師徒之情上也不會對青虛師祖怎麼樣!”

“你說得倒頗為有理,但這不死鳥之軀,還是誘惑太大了。我輩修道之人,區區男女之彆,早已經看透。”青虛真人卻是不為所動。

蕭逸楓無語了,我說破了天,你還是要當女裝大佬?

“若是有更好的體質呢?弟子有信心,在體質上會比師姐更有優勢。”蕭逸楓說道。

“就憑你這雜靈根?雖然你修為不錯,但長遠來說肯定還是這丫頭更好。”青虛真人啞然失笑,搖頭道。

蕭逸楓不再多說伸開雙手,隻見他渾身的穴道一一亮起,多如繁星,而且儘數被點亮。

在三種頂級功法多年潛移默化下,他體內的經脈粗大而又結實,真氣更是浩瀚如星海,一身的根基厚實的嚇人。

青虛真人何等眼力,也被他這前所未見的厚實根基給嚇到了。

蕭逸楓知道僅憑這些還無法打動他,微微一笑道:“青虛師祖請再看。”他渾身亮起,將行功路線毫不掩飾地展示在青虛真人麵前。

他先是運起了問天九卷在體內運轉,正當青虛真人有些疑惑的時候,他突然無縫切換到了無相心經的功法。

青虛真人被他這詭異的切換給嚇了一跳,但他的展示還冇有結束,蕭逸楓又將自己體內的真氣給轉換成了星辰真解。

這下子青虛真人是真的被他給嚇到了,眼前這小子在他麵前施展了三種截然不同的頂尖功法,且彼此融洽無比,渾然一體,彷彿本就應該如此一般。他神色凝重。

“相信以青虛師祖的眼力,能看得出我這具身體的奧妙和潛力。我這身體繼續修煉下去,不弱於任何人!”蕭逸楓自信的笑道。

“你這身體倒頗為有意思,你這想法也頗為異想天開,更難得的是你機緣逆天,居然得到了這些。”青虛真人點了點頭。

“隻要青虛師祖答應能放過師姐,弟子願意將剩下的後續秘密一併送與師祖!當然,青虛師祖需要立下心魔之誓。弟子信不過師祖!”蕭逸楓沉聲道。

蘇妙晴從後麵看不見蕭逸楓的功法變化,但卻知道他們兩個彷彿要達成協議,焦急得在那拚命的眨眼使眼色。

卻不料青虛語氣一轉道:“若不是貧道能夠看到整個仙府的情況,對你小子一路所作所為瞭如指掌。恐怕就答應你了!你似乎從來不做冇有把握的事情,又豈會這般好心?”

蕭逸楓冇有想到自己入仙府後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監控之下,知道這老狐狸不是這麼好對付的。

自己一路過來的表現,已經引起了他的警戒。若是給不出一個完美的理由,他是斷然不會奪舍自己。

“弟子隻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師父師孃從小對弟子關懷備至。蕭逸楓無法回報,自當護師姐性命,不知這理由,青虛師祖可滿意?”蕭逸楓回答道。

“當然不滿意,我從你小子行為舉止看乃是鐵石心腸之人,又豈會因這小恩小惠而斷送性命?”青虛真人搖搖頭道。

蕭逸楓歎了口氣,然後回身看向蘇妙晴,深情款款地說道:“我能對所有人都斷情絕義,唯獨對師姐不能。我自小孤苦,與師姐一起長大,她對我來說與彆人不一樣。”

他輕輕撫上蘇妙晴的臉,苦澀笑道:

“或許師姐隻是把我當成一個小跟班,但在我心中,她是從小照進我心中的白月光。我隻願能夠終生陪伴著在她身邊就心滿意足了,如果我們隻能活一個,那隻能是她。”

聞言蘇妙晴,眼中眼淚不斷滑落,臉上露出掙紮的神色。

蕭逸楓麵向青虛真人躬身,行一禮道:“或許師祖無法理解,但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情深。弟子不求其他,隻求青虛師祖在我死後。隻抹去師姐的記憶,不傷她性命。弟子便滿足了,求師祖成全!”

說罷他最後再回頭,望向蘇妙晴眼中有釋然,有遺憾,還有深深的眷戀。

他開口說道:“師姐永彆了!往後餘生我不能再陪你走了。以後就不要再任性了,再惹禍可冇有我給你背鍋了。”

彷彿預感到了什麼一般,蘇妙晴眼中滿是乞求。

青虛本來不相信他,還想讓他彆惺惺作態了。

卻見蕭逸楓果斷抬手一掌拍在自己額頭上,隻見無數魂光從他身上冒出四散去。

他竟然主動散去靈魂,這一舉動,把青虛真人和蘇妙晴都給鎮住了。

蘇妙晴眼神呆滯,隻有淚水如泉水般湧出,彷彿靈魂也一起消散了一般。